《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4章 不是你的菜你別夾

    酒席吃到了一半,龙小寶還是沒看到馬小妮的身影。西屋里預備的那一桌酒席還是遲遲未開席。龙小寶幾次忍不住的想跑到馬建国那里問個清楚,可想想又覺得太冒失了,無奈只得坐下心不在焉的吃飯。

    “小寶,你狗日的有心事啊?”田秀花見龙小寶抓耳撓腮的,就悄悄的問。

    “沒事,嬸子!”龙小寶搖搖頭。

    “狗日的,還和嬸子裝,是不是剛才嬸子撩撥得你想干那事啦!”田秀花看了看正舉著酒杯喝得歡實的王富貴,隨即壓低聲音說,“小寶,你富貴叔今天準喝多,一喝多就醉成一灘泥!要不你今天晚上來家找嬸子,嬸子讓你好好弄弄!”田秀花說著話,手又不著痕跡的揉了下龙小寶的裤/裆。

    龙小寶聽田秀花這樣一說,心里也是一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年輕力壯的緣故,一天不弄這事就想得慌!”龙小寶斜眼瞥了下田秀花的衣服領。田秀花淡薄的汗衫被兩坨子大球給撑起多高。由于今天是正式的場合,所以田秀花破天荒的戴了個黑色的罩罩,雖然看不到那兩顆迷人的暗紅,但由于乃子被罩罩束縛著,反而擠弄出一條深深的溝來,龙小寶看得心頭火熱,一個勁的吞口水。

    就在這個時候,猛然就聽見馬建国說:“小妮,你回來了,縣城里的同學都接過來了?”

    “爹,都接過來了!”院子里響起馬小妮脆脆的聲音,仿佛深谷里的百靈鳥一般,說不出來的动聽。

    龙小寶聽到這熟悉又陌生的聲音,仿佛中了魔怔一般站起身來,扭著脖子往聲音处看著。當他看到馬小妮的時候,呼吸忽然急促了起來。龙小寶紧紧的握紧拳頭,他感覺手心里全是汗。

    一年多沒見過馬小妮了,今天看到馬小妮后。龙小寶突然有些癡傻了。馬小妮上身隨意的穿著一件素白的T恤,下邊穿著一條牛仔裤,特別搭配她高挑的身材。腳上一雙可爱的涼鞋,露出了粉嫩的小腳,腳趾頭上涂抹著紅色的指甲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一年前那里還是兩顆小饅頭的馬小妮,一年多不見,那兩顆小饅頭竟然變成了顫巍巍的大球,隨著她的走动,波濤洶涌的上下抖顫著。精致的五官褪去了幾分青澀,多了幾分迷人的光暈,還有多了幾分自信和成熟。那一雙充滿著睿智和理性的大眼睛散發出來的光芒,讓這些正在吃酒劃拳的糙爺們也變得小心翼翼來,生怕褻瀆了這個美麗的姑娘一般。

    “喲!喲!喲!小心眼珠子掉进去出不來!人家都进西屋吃酒席了,還站那里瞅咧!再瞅也不是你盤里的菜!田秀花見龙小寶這幅魂不守舍的模樣,心里竟然涌起了強烈的吃味。她偷偷的擰了一下龙小寶的腰。龙小寶疼得一咧嘴,總算收回來了心神。

    “不是你的菜你別夹!這才是你的菜!別吃著這個看哪個!”田秀花給龙小寶夹了一筷子的肥肉,然后把桌子下邊的腿紧紧的貼在龙小寶的腿上。

    “小兔崽子,死了這條心吧,別惦記著人家馬小妮了!你是蟲,人家是鳳,你是在地上爬著走咧,人家是在天上頂著七彩云彩飛。”田秀花毫不客氣的小聲打擊著龙小寶。

    龙小寶聽完后很平靜,他點了點頭:“放心,嬸子,你可比馬小妮那個黄毛丫頭強上一百倍,就你的那些缠男人的功夫,這小妮子就是學到老也學不全!”龙小寶恢復了平日里吊兒郎當的模樣,趁著人不注意,把手摸上田秀花的白玉磨盤,手指在那山溝里來回的摩挲著   ……

    “小寶啊,你個狗日的,你把嬸子給弄得走不动路了,要不咱們不吃席面出去吧!”田秀花小聲的說道。

    “去哪兒啊,這天還沒擦黑咧,要是給人撞見,那可就不好了!”龙小寶的手指不但沒停反而又往下摸,當摸到田秀花那條溝縫的時候,田秀花的身子都在輕微的顫抖。

    “馬建国的屋后就是大片的莊稼地,鉆进去就是叫破舔,也沒有人能發現!”田秀花仿佛患了心臟病一般,呼吸越來越急促,就連光潔的額頭也冒出來汗來,白皙的臉透出特有的紅。

    “秀華嬸,你這是咋了!”姜小娥見田秀花有些異常,還以為她不舒服呢。

    “沒事,俺沒事,就是這天有點熱,俺有點上不來氣!”田秀花說著話的功夫,就把龙小寶作怪的手給拍掉。

    “啪!”輕微的響聲本來一點也引起不了人的注意。可姜小娥就在田秀花的旁邊,聽得清清楚楚,順著聲音一瞅,正好看見龙小寶把手從田秀花的裤子里抽了出來。

    “這狗日的,滿肚子的花花腸子!難道他和田秀花有一腿?”姜小娥皺著好看的眉毛,一時間也沒有了吃飯的心思。

    “嬸子,你等我一下,俺先去給馬小妮打個招呼,好歹也是同學一場,不見面不打招呼就走,這樣太失禮數了!   。”龙小寶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站起身就朝著西屋走去……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