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到處都是血

    這喊叫起初還是一兩個人,可還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仿佛炸了鍋一般,大堂里的食客們紛紛的往外跑。就連笑容一直掛在臉上的老板娘也仿佛腚上著火一般的跑到了龙小寶的雅間。一見面,她噗通就給龙小寶跪下了,紧紧的搂著龙小寶的大腿,鼓鼓的乃子摩擦擠壓著龙小寶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嚎:“大師,你快出去看看吧!那幫畜生在鋸樹,樹大仙仙靈了!它們竟然……”老板娘說到這里,突然捂住了臉不敢說下去了。她的身体哆嗦成一團,臉蒼白得厲害,腦門上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龙小寶一看這老板娘嚇得確實不輕,瞳孔仿佛泡了一夜的綠豆一般,隱隱有放大的趨勢。趕紧扶起老板娘,龙小寶問:“到底咋回事?”

    “大師,你去看看吧!”老板娘到最后竟然癱软在地上。空氣中突然彌漫著一股尿臊的味,龙小寶低頭一看,發現老板娘竟然嚇尿了。

    “小寶,俺害怕!”徐虎妞也嚇得夠嗆,她紧紧的拽住龙小寶的胳膊,一步也不肯離開。

    “呼啦…呼啦…呼啦…!”轉眼間,外邊起風了。這風來得很是怪異邪乎而且陡然,剛才的晴空萬里轉瞬間就烏云密布。原本還炙烤得人汗流浹背的天氣仿佛老天爺陡然打了一個冷喷嚏一般,忽然變得冷颼颼的。這風越來越大,到最后,竟然飛沙走石一般,柏油路上的小石子被這風給刮得打著旋兒的飛到了半空,隨后打在玻璃窗上,噼里啪啦的作響。

    龙小寶拉著徐虎妞剛走出沒一步,就趕紧缩了回去。“呸呸!”吐掉刮在嘴里的土沙,龙小寶擦了擦嘴,喃喃自語道,“狗日的,這是惹天怒了!”

    透過滿天飛舞的黄土,龙小寶看到那飯館旁邊的那兩棵樹,已經被攔腰鋸斷。更讓龙小寶感到頭皮發麻的是那兩棵樹的斷口处正汩汩的喷著血。血咕嘟咕嘟的往外喷冒,仿佛是過去被砍了腦殼的囚犯一般,只剩下一個矮矮的脖腔。

    “呀,大事不好了!”龙小寶顧不上漫天飛舞的黄土,連滾帶爬的來到這兩棵樹的旁邊,看看這個,又瞅了瞅這個。他猛的一捶地,憤憤的罵道:“狗日的,是誰把這兩棵樹給鋸了?”

    “是鄉政府里的那個曹司機帶人拿電鋸干的!”不知道什么時候,老板娘也爬到了龙小寶的身邊,當她看到這兩個斷頭樹的怪異之处,嚇得一翻眼睛,好懸沒暈倒。

    “操他娘的逼,大事不好啊,大事不好啊!”龙小寶癱坐在地上,嘴里神神叨叨的念道:“狐黄白灰柳,斷頭血染丘;一叫天人怨,二哭血濺首!”龙小寶的話還沒念完,就先聽到一長一短,一粗一細的兩聲叫。“嘶嘶!嘰嘰!”這叫聲在這刺耳的風中竟然頗為的清晰刺耳,所有的人都聽清楚了。

    “壞了,壞了!”龙小寶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仿佛傻了一般。

    “哈哈,哈哈,啥鳥大師?這不過是正常的天氣現象罷了,裝神弄鬼!要不是邢鄉長交代了,老子今天非把這狗東西給弄到鄉派出所去。蠱惑人心,造謠生事!”不知道啥時候,那幾個拿著電鋸鋸樹的幾個人拎著電鋸走了過來。雖然他們一個個都戰戰兢兢的,但卻裝作一副強橫的模樣。特別是那個為首的瘦子。龙小寶太熟悉了,正是邢萬里的曹姓司機。

    這個曹姓司機來到龙小寶的面前。用腳踢了龙小寶一腳:“你狗日的不在招待所呆著,跑這里干鸡吧啥咧?趕紧給我滾回去!”

    這個瘦子說完,就揮手帶著手下的幾個人拎著電鋸就奔著兩個樹樁了。“給老子鋸,把這樹樁也給老子鋸了,一寸不留!”瘦子下命令的時候,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聲音已經有些哆嗦了。

    “這太怪了,是不是咱們真的觸犯了神靈了?”手下的幾個人哆里哆嗦的不敢动手。

    “怕個鸡吧毛咧?咱們都是黨員,還信這牛鬼蛇神?”瘦子奪過電鋸,卯足力氣照著其中一個樹樁狠狠的劈來。“咣當”一聲,紧接著,龙小寶清晰的看到這個曹姓的司機突然身体一抖,紧接著,龙小寶就看到曹姓司機的腦袋化作一條血線飛了出去。

    “一叫天人怨,二哭血濺首!哈哈,哈哈,應驗了,應驗了!”龙小寶這一刻如怪物附体一般,大哭大笑,大喊大叫,忽然不敢自己眼角已經流出了兩道長長的血痕.

    “噗,噗,噗…”那些參與鋸樹的人的腦袋一個接一個的飛了出去。轉眼間,兩個樹樁的周圍到处都是血。“嘶嘶,嘰嘰!”一長一短,粗如漢子喘,細如娘們叫…….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