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見男人就劈腿的貨

    無廣告無彈窗。                 這狗日的田秀花明擺著是攆自己回去,省得自己在這礙眼。龙小寶聽了有些氣急,他一把拉住田秀花的手腕子拽到了一旁,臉頓時耷拉了下來:“秀花嬸子,你這是啥意思?攆走俺,好給這個邢鄉長睡對嗎?”

    田秀花得意洋洋的說道:“是又咋樣?沒曾想,俺田秀花時來運轉,竟然能把這個邢大鄉長給迷惑得團團轉,看來俺還是很勾男人的!”田秀花說完,竟然捂著嘴哈哈大笑起來。

    “不要臉的娘們,咱么倆之間關于借種懷娃的事作廢了,老子不伺候了!”龙小寶臉黑了下來,咣當撂出句狠話來。龙小寶本來以為這句狠話撂出后,田秀花會苦苦的哀求自己。哪知道田秀花卻笑嘻嘻的說:“狗日的,別仗著自己的家伙好用,就來威脅嬸子!俺實話給你說吧,邢鄉長給俺拍著兇脯保證了。保證讓俺懷上種!”田秀花說到這里,自己忍不住的先哈哈大笑起來。笑罷多時,田秀花挺著兩個大乃子說:“小寶啊,不是嬸子說你,你的種和邢鄉長的種差遠了,人家可是官種,你呢?估計生個娃也是戳牛腚的貨!”

    田秀花的這句話可真夠損的,龙小寶聽了,差點沒喷出二兩血來。到這個時候,他才算看出來,田秀花這狗日的臊貨屬于典型的狼心狗肺,就是個見到男人就劈腿的貨。對于這樣的貨,龙小寶一句話都不想多說,他冷笑著走到徐虎妞的旁邊。扯著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不吃飯了?”徐虎妞嘟囔道。

    “咋不吃飯?走,老子請你吃館子!”龙小寶難得好爽一次。

    “等等!”正在這個時候,邢萬里喊住了龙小寶。

    “有事?”龙小寶一皺眉。

    “聽說小兄弟現在是龙王莊的村干事?”邢萬里點起一根煙,喷了一口濃霧的問。龙小寶斜眼一瞅,這狗日的竟然抽的是大中華,還是软包的。一個小鄉長能抽得上這種煙,不是別人送禮送的,就是這貨貪污了公款。

    “嗯!沒事瞎混!”龙小寶摸不清邢萬里到底想說啥。

    “好好干,只要干得好,做人有眼力價,知道啥話該說,啥話不該說。前途還是有的!”邢萬里說著話,就從兜里掏出一百塊錢塞到了龙小寶的手里,“拿著去吃點飯,隨后你就回龙王莊吧。遇到王富貴問你就說鄉衛生院做手術的多,得十天半個月的  ,排號。另外,你讓王富貴放心,就說俺邢萬里會好好的照顧弟妹的!”邢萬里說完,又在龙小寶的手背上很有深意的拍了兩下,隨即轉身就離去了。

    “你們倆嘀嘀咕咕說得啥?”徐虎妞有些害怕這個邢萬里,所以當他和龙小寶說話的時候,她躲得遠遠的。見邢萬里走了,徐虎妞才走了過來問。

    “沒啥,沒啥,和戲文里唱得一樣,官大一級壓死人,更何況這狗日的比俺大了不知道多少級啊!”龙小寶重重的嘆了口氣,隨即用手指一彈手里的百元大鈔。鈔票發出清脆的響聲。“走,俺請你吃大餐去!”

    兩人走出食堂,已經是快下午一點了。這個時候的的日頭正是毒辣無比,大地仿佛蒸饃鍋上的蒸籠,把兩人全部籠罩进去。滾烫的柏油路仿佛烈火炙烤著一般,穿鞋踩上去還覺得有些熏腳。要是光腳踩上去,準能熏出一溜的水泡來。還沒走幾步路,兩人就熱出了一身汗。幸好那個小飯館就在鄉政府的邊上,兩人出了鄉政府的大門一拐彎就到了。

    眼下正是飯口,所以小飯館里的生意倒也熱鬧。小小的飯館竟然坐滿了。迫不得已,老板娘又在小飯館的門口支了一個大帳篷。龙小寶剛走进去,老板娘眼尖趕紧迎了上來:“大師,你咋來了?”

    龙小寶立刻裝作一副寶相莊嚴的模樣,故作深沉的說道:“大師也要填飽肚子啊!”

    “快點,里邊請,還有一個雅間!”老板娘趕紧往里邊讓龙小寶。

    時間不大,飯菜擺了上來。一碟蒜泥拍黄瓜、一碟水煮花生米、一碟五香醬牛肉,兩瓶泡在涼井水里侵润多時的啤酒外加兩碗過了涼水的鸡蛋撈面條。龙小寶也著實餓了,甩開腮幫子一頓猛吃。徐虎妞在一旁看得一個勁的笑:“你慢點,又沒人和你搶!”

    吃過飯,老板娘又給他們上了一壺涼涼的菊花茶。龙小寶美滋滋的喝上一口,從喉嚨里涼到心里,真叫一個爽。剛才的不快也隨著這口菊花茶慢慢消散了不少。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飯館里傳來了陣陣的躁动。紧接著就有人帶著哭腔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樹大仙顯靈了!”

下一篇:到處都是血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