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不要臉的狗男女

    “徐虎妞這個小妮子還真夠瘋狂的!看這樣子,是想把俺給辦了啊!”龙小寶雖然平日里一貫喜歡對女人动手动腳的,可那都是他主动的。如今遇到一個這樣主动的小妞,他卻有些害怕了。

    慌忙推開徐虎妞,龙小寶站起身強擠出一絲笑:“虎妞啊!咱有空再聊,眼下俺還有點急事,俺先走了!”龙小寶說完,抱著腦袋就往門外沖。仿佛徐虎妞是一個青面獠牙的妖怪一般,哪知道龙小寶慌不擇路,一腦袋裝在門框上。眼前金星亂冒,一個勁的翻白眼。

    徐虎妞剛要發火著急,可當她看到龙小寶撞到門框上的時候,她哈哈大笑起來。笑得眼里全是淚:“活該,誰讓你老是躲著俺呢!”

    正當徐虎妞要去抓龙小寶的時候,忽然那個瘦子竄了過來,一見徐虎妞,他慌忙的說道:“徐大夫,剛才鄉長交代過了,下午你不要安排其他人的手術。鄉長的一個親戚下午要做取環!鄉長想讓你先準備下!”

    徐虎妞一聽就把眼珠子瞪圓了:“啥?取環手術?現在手術都排到三天后了,都是急需手術的。讓鄉長的親戚再等等吧!”徐虎妞真如一個鐵面的包公一般,說話好不留情。這個瘦子剛要發脾氣,可隨即又忍住了,眼前的這個人得罪不起。俗話說得好,寧罵皇帝山高遠,不得罪村里赤腳醫。這要是得罪了她,要是自己有個頭疼腦熱的,那可夠自己喝一壺。

    想到這里,瘦子訕訕的陪著笑。他驟然看見龙小寶站在一旁,就氣不打一出來:“你小子來這里干啥?趕紧回招待所呆著去!沒見徐大夫忙著咧?”

    “俺是找大夫涂點紫药水,有些擦傷!”龙小寶剛才還趾高氣揚,牛逼沖天的。可在這個瘦子的面前卻唯唯諾諾的說不出話來。

    等瘦子走遠了,徐虎妞鼻孔里冷哼一聲:“小寶,你咋變成這個熊樣了?以前不是挺有種的嗎?現在咋變成溫順的貓了?”

    “你以為老子想啊,老子現在在龙王莊也算是個村干事,要是得罪了這家伙,那不就等于得罪了鄉長?以后俺還咋在村里混?”龙王莊也氣了一肚子氣,他此刻心里想起了戲文里的那些牛B英雄人物,想起了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的事。“哎,可惜老子注定要為這蛋點的工資折腰啊,誰讓自己沒出息呢!”

    徐虎妞看著龙小寶忽而痛苦忽而憤恨的臉,不由得有些怔住了。眼前的這個歲數不大的男人,臉上卻表現出一種超越年齡的滄桑來。徐虎妞突然有一種心疼的感覺,她拉著龙小寶的手問:“小寶,你咋了?是不是剛才俺說話說得重了,傷著你了?”

    龙小寶搖了搖手,沒有說話。他抬腳就往門外走。徐虎妞猶豫了一下,然后咬著嘴唇跟了出來。龙小寶站住腳,有些不解的問:“虎妞,你跟著俺干啥?”

    “這眼看著都中午了,走,俺請你去食堂吃飯!”徐虎妞說完拉著龙小寶的手就往外走。

    “虎妞,你把手松開,人家都看著咧!”龙小寶想甩開徐虎妞的手,哪知道徐虎妞把嘴一撇,反而紧紧的挎住了龙小寶的手:“上學的時候,你沒少占俺便宜,今天俺也占占你的便宜!”徐虎妞說完,好不顧及的把半個身子都壓在了龙小寶的胳膊上。

    “沒想到虎妞這個小妮子歲數不大,這兩個球的彈力倒是蠻大的!”龙小寶偷偷的用手指在徐虎妞的乃子上按壓了下,引得徐虎妞嚶咛一聲,隨即小聲的說道:“小寶,要不吃完飯,你到俺宿舍去吧!”

    龙小寶吃了一驚:“狗日的,難道這個丫頭有點控制不住自己,想和老子睡覺咧?”想想虎妞她爹徐守財只能占便宜不能吃虧的脾氣,再想想虎妞她哥徐霸龙的手段,龙小寶嚇得恨不得把腦袋扎在裤檔里:“這要是睡了徐虎妞,弄不好自己的小命就沒有了!”

    眼下正是吃飯的當口,食堂里已經來了不少的人。都是鄉政府里的工作人員,其中還不乏一些領導。只是那些領導都往那一個個包間里鉆,時不時從里邊飄出來酒香和隱隱約約猜拳劃酒的聲音來。

    龙小寶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大禹鄉竟然能有這么多的工作人員,光是食堂的大廳里都黑壓壓的坐了不少的人。看這樣子,人才來了三分之一多,還陸陸續續的有人往食堂里來。“狗日的,一個鄉征服咋這么多人?能用得了這么多得人?”龙小寶小聲的嘟囔著。

    “哼,還不都是走后門過來的?拿著国家的工資不辦事!”徐虎妞撇了撇嘴,滿臉的瞧不起。

    正在這個時候,徐虎妞眼睛一瞥看到了邢萬里和一個女人幾乎是勾肩搭背的走了過來。那手還放在女人的腰間,不斷的摩挲什么。那個女人倒也臉皮厚,一邊咯咯笑著,一邊還用手偷偷的摸著邢萬里的裤檔。

    “呸,一對狗男女,不要臉!”徐虎妞看到這里,粉面一紅,害羞得把脖子扭了過來……

上一篇:厲害的女大夫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