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有一種想摸的渴望

    這一幫人野蠻的拉著龙小寶往鄉政府大院走去。院門口站著兩個穿著制服的保安,正在笑嘻嘻的打著撲克,嘴里叼著煙卷,大聲的談論著哪個小娘皮夠勁。一見這伙人來了,這兩個保安慌忙的把撲克給扔下,慌忙的敬禮。

    這個為首的瘦子罵罵咧咧道:“娘了個逼的,你們上班時間又打牌,要是讓邢鄉長知道了,準扒了你門的皮!”|

    這兩個保安嚇得一吐舌:“邢鄉長剛才不是出去了,沒個把個鐘頭回不來!“

    “收了,都收了,鄉長馬上就來!不想干的趁早給老子滾蛋!”聽這個瘦子的語氣,在這鄉政府大院里也算上一號人物。龙小寶瞇縫著眼睛瞅著,只見這兩個保安嚇得面皮更變,手腳麻利的把撲克牌給收到了抽屜里。

    瘦子帶著一幫子人把龙小寶領到鄉政府招待所的一間小屋里,揮揮手,讓其他的人退下。屋里就剩下了龙小寶和這個瘦子。這個瘦子嘿嘿笑了一聲,順手摸出一根煙卷叼在嘴上:“小子,你小子今天運氣還算不錯!多虧了那個娘們和鄉長熟,看在那個娘們的面子上,俺就不和你計較啥了,聽哥哥的話,好生的在這里呆著,啥都不要管,啥都不要問,要不然,可沒兄弟你的好果子吃!”瘦子這幾句話說得語氣很狠毒,聽得龙小寶脊梁骨直冒涼氣。

    “看樣子,這個鄉長對田秀花有些其他的意思,這瘦子是警告自己咧!”想到這里,龙小寶機靈的站起身,順手從懷里掏出一盒十渠強塞到瘦子的手里:“大哥,俺年輕啥都不懂,你多多關照,多多關照!”

    瘦子見這個年輕的后生一點就透,又給自己塞了一盒煙。說話的語氣不由得柔了下來,拍了拍龙小寶的肩膀:“小兄弟,看你也是個明事理的人!這樣就好,這樣就好!等會俺安排食堂給兄弟準備  點飯菜,你就先在這招待所住下。至于其他的事,等俺的消息。記住了,這里是鄉政府,不是你們的龙王莊,本分點!”

    瘦子正說著話,就見有一個人慌里慌張的跑了进來。一見瘦子就大聲的說道:“曹司機,你咋還在這里咧?邢鄉長找你咧!”

    瘦子聽了一皺眉:“妈了個逼的,啥事?這么急?趕著投胎咧?”

    “你快點去鄉長辦公室吧,看樣子十萬火急!”這個人抹著臉上的汗焦急的催促道。

    瘦子一聽,不敢耽誤。沖著龙小寶揮了揮手,就跟著這個家伙跑了出去。龙小寶聽了瘦子剛才的話,仔細琢磨了一番。然后一腦袋扎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剛才就那幾下,龙小寶感到后背火辣辣的疼,起來對著鏡子掀開衣服瞅了瞅,一大片的淤青還有血印子。“妈了個逼的,下手夠狠的,老子張這么大還沒吃過這虧!”龙小寶有些咽不下這口氣,但他深知道人在矮檐下哪能不低頭的道理。想了想,最終又把沖到腦門子上的火給壓了下來。

    躺不住,坐不住。后背上的傷害疼得厲害,仿佛抹了火烈的辣椒油一般。龙小寶實在受不了了,決定去鄉衛生院弄點药水抹抹。于是他溜溜達達的出門了。鄉政府他不很熟悉,但好在門牌上都有字。龙小寶根據門牌上的提示,一路朝著鄉衛生院的這棟樓上摸來。上了樓梯,直奔二樓。

    “就是這了!”龙小寶上到二樓,看著一見門房虛掩的屋子輕微的喘了口氣。

    由于在鄉下習慣了,龙小寶沒有敲門的習慣。信手推開虛w w w .  . c o m掩的門,就进了屋里。門吱呀響了一聲。剛进了屋門,就聽見套間里邊傳來嘩啦嘩啦的聲音。還沒等龙小寶說話,里邊就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小紅,你來了,快點进來!幫姐姐拉住點領口的衣服!”

    龙小寶納悶,于是就往里屋摸去。一进里間,龙小寶發現有一個年輕的女人正彎腰在水盆里洗頭。可能是由于穿得衣服太過于松大了,領口上的衣服往下耷拉著,隨著动作著實的不方便。

    “看來這個娘們是認錯人了!”龙小寶剛要出聲說話。哪知道這個時候,這個女人又催了起來,“小紅,磨蹭啥,快點幫俺拉住領口的衣服,要不然又进水了!”這個女人說完,又撅著腚把腦袋扎进臉盆里。圓润的腚把牛仔裤繃得紧紧的,腚很好看,形成了一個蘋果一般的圓。看到這個女人的腚,龙小寶突然有了一種渴望,他想摸一摸這個女人的腚……

下一篇:厲害的女大夫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