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強拉妹子屋里拽

    邢萬里瞇縫著眼睛,享受著眼前這個風韻猶存的女人那兩個大球傳來擠壓的溫熱。,鄉了。他時常懷念當初下鄉視察的日子,懷念那鄉下一提名字就饞得流口水的山珍野味,還有那在身下扭动得仿佛一條泥鰍,嗷嗷叫野味十足的鄉下娘們。

    當邢萬里看到田秀花的時候,他那顆原本枯寂的心仿佛干草遇到了火星一邊,噗嗤的冒出一縷青煙。這青煙在他的心里仿佛勾人的饞蟲一般,慢慢的發酵。

    “大妹子,原來是你啊,真是殺豬的遇到了宰羊的,一家人不識一家人了!”邢萬里這狗日的還說了個俏皮話,引得田秀花咯咯捂著兇脯咯咯的笑個不停,雙手擠壓下,那兩個大球越發的被擠壓出一道深溝來。

    邢萬里偷眼瞅了田秀花一眼,哈喇子好懸沒流出來。好歹他是鄉長,自控能力還是比較強的。他見田秀花一臉關切的模樣看著龙小寶的時候。這狗日的先咳嗽了兩下:“大妹子啊,這個小兄弟是?”

    “哦,邢鄉長,這是俺村里一個后生,陪俺來鄉里辦點事。這都是誤會,要不,你把他給放了吧!他還是個娃子不懂事咧!”田秀花也搞不懂龙小寶怎么就惹到了這個黑胖子,看黑胖子眼里冒出的兇狠,田秀花就心里一個勁的噗通。

    “哦,原來是這樣啊!”邢萬里摸著下巴頦考慮了下,隨即不懷好意的對田秀花說,“大妹子,不打不相識,都是誤會!”邢萬里說完,一擺手,那些摁著龙小寶的人就把他給放了。

    龙小寶心里很是惱火,這要是在龙王莊,龙小寶一準抄起斧頭玩命。可眼下是在鄉政府的旁邊,而自己也不知道為啥莫名其妙的得罪了這個黑胖子。聽田秀花的話頭,這個狗日的還是大禹鄉的鄉長邢萬里。想到這里,龙小寶仿佛破氣球又被人給踩了一腳一般,徹底的沒了氣。他耷拉著腦袋,曬蔫的莊稼一般,往田秀花身后一站,一句話不說。

    “大妹子,要不去俺辦公室坐坐?”邢萬里沖著田秀花笑嘻嘻的邀請。看這貨的模樣,準時沒憋著好P。龙小寶一驚,趕紧拽了拽田秀花的衣角。

    田秀花是過來人,見這個黑胖子這個樣子,就知道沒安好心眼。于是她掩著嘴輕笑道:“邢鄉長啊,不是俺不肯。是俺確實有事,要去鄉衛生院咧!”

    “去鄉衛生院?干啥?”邢萬里一聽來了精神。這鄉衛生院他熟,這院長平日里和他稱兄道弟的,沒少在一起喝酒嫖女人。

    “這個?”田秀花有些說不出口,“這女人的事咋能對一個不熟悉的男人講!”

    “你說說,說不定俺能幫你忙咧!”邢萬里嘿嘿的笑著,仿佛三月天里的公狗見到母狗一般,彎著身哈著腰的巴結田秀花。

    田秀花見躲不掉了,就低聲的說道:“俺要去取環!”

    “啥?取環?”邢萬里聽到這里,眼珠子一轉,立刻收起了笑,滿臉的嚴肅,“秀花啊,不是俺批評你,你們不是有一個兒子嗎?身為一個国家的干部,哪里能帶頭違反計劃生育這一項国策啊!”

    田秀花聽了邢萬里的這一番話,嚇得一哆嗦。邢萬里的這一番話一出口,田秀花就知道要壞事。這狗日的沒安好心,這抓住了自己的把柄,想甩就甩不掉了。

    果不其然,邢萬里唬著臉,滿臉的義正詞嚴。田秀花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來。邢萬里得意的瞅了瞅田秀花,有斜著眼瞅了眼龙小寶笑道:“秀花啊,這個事俺給你想想辦法,你先來俺辦公室坐坐吧!”

    “那他咋辦?”田秀花徹底的妥協了。她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龙小寶。在鄉長面前,龙小寶哪里敢多說話。更何況田秀花又不是自己的女人,誰想骑誰骑,和老子有啥關系?龙小寶打定注意,一句話不吭。“狗日的,老子就是三国里邊的徐庶,进了曹營,一句話不吭!”龙小寶這個時候,竟然想到了戲文里的徐庶往自己的臉上貼金。要是讓田秀花知道他內心的想法,非大嘴巴子抽他臉上。

    “你們真鸡吧不是東西,看把小兄弟給打成啥了?你們趕紧帶這個小兄弟去衛生院看看,抹點药水,記住,醫药費掛俺的醫保卡上的賬!”邢萬里沖著那個瘦猴一嚷嚷。這個瘦猴心領神會,伙同那些人半架著龙小寶就走了。

    “嘻嘻,大妹子,來吧,到俺房間里談談心!”邢萬里猥瑣的笑著拉著田秀花的手就往自己的辦公室里拉……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