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粗筷子水中立

    約摸過了半個小時,這個小家伙已經啃掉了少半個西瓜,小肚皮被撑得溜圓。這小家伙摸著肚皮,連連打嗝。忽然小家伙眉頭一皺扯著小嗓子嚷嚷:“爹、娘俺要噓噓!”

    “快點,給他準備個臉盆,都接好了,別浪費了!”龙小寶眼睛突然的睜開,指揮著那兩個飯館打雜的小姑娘開始接尿。這小家伙一口氣放了不少的水這才止住了。龙小寶點了點頭,“夠了,夠了!去再給俺準備三根筷子,一盆清水,記得要方頭的筷子!”

    誰也不知道龙小寶要做什么,就連對龙小寶比較了解的田秀花也一頭霧水:“這狗日的神神叨叨的要干啥?沒聽說過這家伙還會黄半仙的手藝啊!”

    不大一會的功夫,所有龙小寶要的東西都準備妥當了。龙小寶神秘的一笑,然后突然身子哆嗦了起來,他嘴里念念有詞:“狐黄白柳灰,嗷嗷聚成堆;邪物莫猖狂,筷立化成灰!喝!”龙小寶念完后,拿起這三根筷子,學著唱戲的銅錘花臉快步的饒場一周,走起路來,肩晃腚搖的,仿佛一個發臊的娘們一般。

    還別說,龙小寶這一架勢還真唬人,一些膽小的圍觀的人,特別是那些上了歲數的人一見,立刻噗通噗通的跪倒在地,雙手合實朝著天直念叨:“神仙附体了!大神仙靈了!”這些老家伙一跪,那些年輕的后生被嚇得一愣怔,隨即也都趕紧跪下跟著念叨。

    龙小寶看了,暗地里擦了下腦門上的汗,心里暗自得意:“他妈的老子還真是個人才,不管干哪一行,老子都是小母牛翻跟頭,牛B哄哄!”

    圍繞著場子轉了一圈后,龙小寶仿佛被踩了尾巴一般嗷嗷叫了起來。這聲音凄慘得很,大白天的讓人聽了脊梁骨直竄涼氣。

    “喝,喝,喝,筷立化成灰!”龙小寶把三根筷子并攏在一起,筷子頭尾各在盆中沾了下水。然后三根筷子被紧紧的并攏在一起。方頭朝下,慢慢的往盆底放。

    “喲,這怎么可能呢?水中立筷!”不少人已經嚷嚷出聲了。

    “筷立清水中,邪祛魂來風;東西南北招,人醒歡如龙!立!”龙小寶手穩穩的拿著這三根筷子,在水中停頓了一小會,隨即慢慢的松開了手。

    “筷子立起來了,立起來了!”隨著周圍圍觀人們的一陣歡呼,只見那立在水中的筷子搖了三搖晃了三晃,隨即啪嗒的穩穩的立在了那里。

    龙小寶這一手玩得漂亮,看著周圍人們那目瞪口呆的模樣。龙小寶心里暗笑。但此刻戲還得繼續做下去。龙小寶裝模作樣的又念叨開了:“筷子水中立  ,,女人男人骑;啪嗒倒下去,滿天散妖氣!”念完這些,龙小寶丹田發出一聲大吼,“收!”隨即他抄起放在腳下放著童子尿的臉盆照著那個依然不斷聳动的胖廚師頭上潑去。

    “噗嗤!”一股白色的煙霧升騰,隨即就見那個胖廚師突然停止了动作,隨即慢慢的蘇醒了起來。

    “俺這是咋了?俺這是咋了?”當胖廚師看到自己一絲不掛的趴在大街上的時候,他猶如遇見了惡鬼一般,嚇得嗷嗷叫了起來。

    “沒事了,沒事了,你剛才被妖怪附体了,多虧了這位大師!”周圍看熱鬧的人紛紛說道。這個胖廚師驚魂未定,抓起放在一旁的臉盆,跳起身來。用臉盆擋住要害,仿佛蛤蟆蹦一般的竄进了小飯館。那滑稽的模樣引來圍觀看熱鬧的人一陣的哄笑。

    “對虧小哥了,沒想到小哥這么厲害!”老板娘被龙小寶這一手給鎮住了,說起話來也帶著萬般的客氣。

    “小事一樁,小事一樁!”龙小寶擺擺手,眼珠子卻四处打量著。

    “小哥你是在看啥?”老板娘不解的問。

    龙小寶沒有吭聲,而是朝著旁邊的兩棵樹走去。一棵柳樹一棵白楊樹。他圍繞著兩棵樹各自轉了好幾圈。猛然他發現,在這兩棵樹的旁邊各有一個洞。洞口不一般的大。柳樹旁邊的這個洞細長并且很深,黑乎乎的看不見底。周圍有一圈的浮土,上邊有动物爬過的清晰痕跡。龙小寶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一個蛇洞。白楊樹旁邊的這個洞能有碗口大小,雖然不深但也不淺,周圍旁邊有些干枯的雜草和樹枝,看來是這里邊的畜生弄來做窩用的。

    “果真不假啊,看來昨天晚上真遇到邪物了。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柳樹下邊的是蛇洞,白楊樹下邊的是刺猬窩!”龙小寶看后,嚇得出了一身冷汗。他恭恭敬敬的朝著這兩個洞拜了又拜,一臉的恭敬。

    周圍的人看了都不解,田秀花上前拉住他問:“狗日的,你這是干啥?難道有邪物附体了!”

    “哎,嬸子,你也來拜一拜吧,對你有好处!”龙小寶悄聲的說道。

    田秀花見龙小寶說得鄭重其事,不敢不聽,也恭恭敬敬的拜了又拜。那老板娘還有周圍看熱鬧的人見大師如此詭異的行為,也都心里害怕了。都沖著這兩棵樹拜了起來。

    “還算這些人都識相,得罪了五大仙家——狐、黄、白、柳、灰中的白和柳。也就是刺猬和蛇,那可是要丟小命的大事!絲毫馬虎不得!”龙小寶脊梁骨冒著冷汗,他拽著田秀花就要快速的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哪知道就在這個時候,卻被一群人給攔住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