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俺不光會騎女人

    老  板娘拽著龙小寶的胳膊,仿佛死了親爹娘一般的哀嚎。俊俏的臉蛋哭得仿佛花貓一般,鼻腔里的鼻涕不要錢的往外淌。龙小寶直懷疑,這鼻窟窿里是不是安了一個功率強勁的小馬達。

    “娘了個逼的,老子的心腸天生就软。吃燒鸡不敢殺鸡,吃豬蹄見不得殺豬的哀嚎,就是偷個女人睡一覺也是走路摸腚溝,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了!老子真是個好人啊!”龙小寶在心里無恥的夸著自己,這一刻他仿佛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

    “哎,讓俺想想辦法吧!好歹老子也讀過幾本書,對這驅邪的歧黄之術并不陌生!”龙小寶想到這里,伸手攙扶哭得快要背過氣的老板娘。哪知道手卻正好按在老板娘肥甸甸的兩乃上。老板娘突然被龙小寶這樣一襲擊,頓時止住了哭聲。粉面通紅的嬰寧一聲,仿佛三月天深夜不安分的母貓被公貓撩撥一般。

    “嘿嘿!”龙小寶低頭一看,只見老板娘的兩只乃子在他的手里變幻著形狀,那櫻紅得乃頭若隱若現。龙小寶趕紧松開了手。眼下和這個娘們還沒有到隨便骑的地步,所以龙小寶倒不敢太過分。生怕這個娘們一發神經病,再一個大嘴巴子扇來。那可真是黄泥巴掉裤檔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龙小寶訕訕的沖著已經咬著牙坚持的老板娘嘿嘿一笑。然后突然變得一本正經:“老板娘,你去給我尋一個五六歲的男童來!”

    “你…你要五六歲的男童干啥?”老板娘不解,眼角還含著淚,仿佛雨打海棠一般,越發顯得風情萬種。龙小寶只看了一眼,便又有些癡傻了。他嚇得趕紧低下腦袋,心里暗自吃驚:“狗日的,該不是這個娘們還有妖精附体吧?咋俺就看了一眼,魂兒就差點被勾走咧?”

    等了沒有二十分鐘,就見老板娘帶著一個五六歲的小男童上樓了。這個小男童長得虎頭虎腦的,剃了一個鍋蓋頭。兩只眼珠子黑的多,白的少。嘰里咕嚕的轉动著,一看就是個聰明的娃。

    “小兄弟,你看他行嗎?”老板娘怯怯的問。

    “嗯,很好!”龙小寶點了點腦袋。

    “不會有啥麻煩吧?俺看這里怪}人的,要不這五十塊錢俺們不掙了!”旁邊站著一對年輕的夫妻。一看就是老實巴交的莊稼人,男人手中捏著五十塊錢,哆里哆嗦的往老板娘的手里一塞,拉著這個小男孩就要走。

    “這位大哥,你放心,沒有一點事!”龙小寶說完沖著老板娘一使小动作。老板娘倒也機靈,又掏出五十塊錢塞到了這個男人的手中,“大哥,你放心,保證沒事咧!這個可是俺專門從省城請來的大師,道行高著咧!”

    這一轉眼的功夫,龙小寶就從小兄弟變成了大師。龙小寶倒也機靈,立刻裝出一副神棍的模樣,用力的咳嗽一下:“你放心,本法師自九華山學藝歸來,千年的妖精都降服了,這些才百年道行的小妖翻不起大浪來!”

    這一對年輕沒有見過大世面的夫妻見龙小寶一副道行高深莫測的樣子,再看看手中的一百塊錢,心不由得动了。他們恭敬的朝著龙小寶一鞠躬:“那就有勞大師了!”

    “把他給弄倒大街上去,這里太狹窄了,打不開場,妨礙本大師施法!”龙小寶人來瘋的毛病犯了,他捋胳膊挽袖子的來了勁。

    &nbsw w w .  . c o mp;田秀花在一旁看得直皺眉:“小寶,狗日的,你這是干啥?沒聽說過你會這些玩意啊!咱們還有正事要辦,要不咱們走吧。要是萬一你弄砸了,咱們可下不來臺!”

    “你放心吧,嬸子。咱小寶的能耐大著咧,不光會骑女人!”龙小寶越發來勁了。隨即他蹬蹬的下了閣樓,來到了小飯館門口的大街上。龙小寶要驅邪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鬧得人人皆知了。很多人都圍攏了過來。龙小寶拉過飯館里的一個打雜的小姑娘,讓她去多準備點西瓜。這個小姑娘會意,不大一會的功夫就搬過來。咔嚓一聲,切開。沙紅瓤,龙小寶嘗了一口,差點沒甜掉牙。

    “來,小家伙,吃西瓜!”誰也不知道龙小寶葫蘆里賣的什么药。

    這個小男孩一見西瓜,笑嘎嘎的跑了過來。一手拿一塊就往嘴里塞。“慢點,慢點,小家伙,這些都是你的!”龙小寶高深莫測的一笑,接下來他拉了把椅子往蔭涼的地方一坐,就閉目養神起來……

下一篇:粗筷子水中立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