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地板恨不得戳個窟窿

    龙小寶捏起這根頭發放在窗戶下觀看,哪知道剛來到窗戶旁邊,就見這根紅頭發無緣無故的冒出一股煙,隨即噗的冒出一團明火。龙小寶嚇得趕紧甩手,就見這頭發已化作灰燼飄落到地下。

    “狗日的,看來是撞上邪物了!”龙小寶精通周易算經,自然對這些神鬼之物也略有耳聞。仔細回想回想昨晚發生的情景,龙小寶又看了看被褥上那一片片的穢物,不由得老臉一紅:“狗日的,弄了半天腰都快斷了,原來是中了邪!”聽老人說,人中邪后,如果沒有人叫,是醒不過來的。對于自己為啥能自行過來的事,龙小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低頭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一絲不掛。掰弄著自己的那活兒仔細研究了下,發現并沒有啥異常,龙小寶這才放下心來。雖然天尚早,但這個地方龙小寶已不敢呆了,他只想喊上田秀花趕紧離開這個地方。要是晚了一會,指不定自己的小命就要丟到這里。

    “咦?妈了個逼的,老子的裤/衩誰拿了?”龙小寶轉著圈在房間里翻了個底朝天,依然找不到。就在這個時候,龙小寶忽然聽到門外傳來“咚咚咚咚”的聲音。龙小寶正在煩當中,不由得破口大罵:“誰他娘的在外邊?”罵了半天,那“咚咚咚咚”的聲音依  無廣告無彈窗。然響個不停。龙小寶氣急,顧不得穿衣服,就開門出去了。

    剛一出門,龙小寶就呆住了。只見在老板娘和田秀花的房間門口,那個胖廚師一絲不掛的爬在地上,一邊不斷的運动著自己的身体往閣樓的地板上砸,一邊伸著舌仿佛狗一般的舔著一個黑蕾的乃罩。邊舔邊發出哦,哦,哦的聲音。

    “咦?該不會這貨也中了邪了吧?”龙小寶嚇得頭皮發麻,急忙往后跳了幾步。

    “秀花嬸!秀花嬸!”龙小寶猛然想起房間里的田秀花,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顧不上害怕,龙小寶就推門进了屋。

    “呃?”屋里的情景讓龙小寶的下巴頦差點掉地上。寬大的床上,田秀花和那個老板娘正躺在床上不斷的扭动著。田秀花手里拿著一個廚師帽,正閉著眼睛吃得歡,她一邊吃一邊用手扣著自己下邊那妙物,一邊抠一邊嗷嗷叫:“哦,哦,再用力點,再用力點,小寶,嬸子快被你給弄死了,快點,快點,再用力,嬸子要來去了,哦!”

    再看那個老板娘則頭上戴著一個龙小寶熟悉的玩意:“狗日的,這不是老子的裤/衩子嗎?咋被這個娘們戴在腦袋上?”這個老板娘仿佛瘋了一般,伸出柔紅的舌不斷的舔著龙小寶那臭烘烘的玩意。還不斷的用手抓揉著自己的兩個乃子,邊抓邊大叫:“小兄弟啊,你的玩意好大啊,弄得人家好舒服啊,比俺死去的男人弄俺要舒服一百倍咧!”

    龙小寶看到這個場景,嚇得脊梁骨冒涼氣。他想大叫,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喊不出聲來。“這閣樓太詭異了,要趕紧離開這里!”龙小寶雖然不能喊叫,但行动卻還自由,他快步的走到窗戶旁邊,唰得拉開了窗簾,紧接著他又推開  ,了窗。當那初升的太阳發出千百道光芒照进這閣樓的房間里的時候。只聽見房間里傳來一聲凄厲的叫聲,隨即就整個的安靜下來。

    “俺這是咋了?咋流了這么多水?”田秀花仿佛做了一場艷夢一般,隨即傳來她驚奇的叫聲。

    “啊,這是誰的臭裤/衩?呸呸!呀!俺的乃子好疼!”隨后,那個老板娘也發出驚恐的叫聲。

    當兩人看到龙小寶光著身子,挺著他棒槌一般的玩意杵在他們面前的時候。田秀花一撇嘴:“狗日的,嬸子不是和你說過嗎?取環之前別想碰嬸子。快把你那玩意給收了!”

    而那個老板娘則是滿臉恐懼的缩在墻角里,用驚恐的語氣指著龙小寶:“你要干啥?趕紧出去,再不出去,俺喊警察過來抓你了!”

    龙小寶冷笑一聲:“你們倆傻娘們,中了邪了還不知道,看你們這臊樣?”

    一句話點醒夢中人,兩女聞聽,嚇得尖叫一聲,眼睛一翻好懸沒暈倒。龙小寶也不吭聲,從老板娘的手里奪過裤/衩套在了身上。

    “外邊啥聲音?”老板娘聽到外邊有动靜,嚇得臉都綠了。

    “是那個胖廚師,他也中邪了,你們起來看看!”龙小寶嘿嘿的笑道。

    當田秀花和這個老板娘穿好衣服走到門外后。田秀花一看那個胖廚師手里拿著的乃罩,不由得大罵道:“狗日的,老娘的這玩意也是你能舔的?”田秀花說完就從胖廚師的手里奪了過來。

    “快點把他給弄醒,他這樣子丑死了,你看他那里都流血了!”老板娘羞得仿佛發燒一般,俊俏的笑臉通紅。

    “狗日的,這家伙還真猛,地板恨不得戳個窟窿!”龙小寶用力的晃了晃胖廚師。胖廚師依然如故,沒有任何反應。

    “這該咋弄啊?小兄弟,你救救他,他可是俺花大價錢從縣城請來的大廚啊,小店的聲音全靠他了!”老板娘拉著龙小寶的胳膊,帶著哭腔求龙小寶……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