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懷里扭動的老板娘

    小飯館樓上別有洞天。一層閣樓,兩間房子。最為難得的是閣樓的每間房子都有一個寬敞明亮的窗戶。昏黄的太阳灑下千萬條光線透過明亮的玻璃窗投射进來,劃出一圈又一圈的光影。

    龙小寶被安排在閣樓左邊的房間,這房間里邊剛剛用白灰粉刷過,推門进去提鼻子一聞還有一股白灰的味道。墻上的白灰并沒有完全的干透,發出一種偏灰白的光澤來。靠著窗戶生長著一棵歪脖的大柳樹。這棵柳樹應該有許久的年頭了,粗糙的樹皮刀刻一般記載著無盡的滄桑。柳樹的枝葉倒也茂盛,條條枝枝迎風揮舞,仿佛女人飛舞的長發一般。

    透過窗戶往右看,右邊有一棵白楊樹,雖然沒有這棵柳樹這么滄桑,但看年頭也有七八年頭了。在兩棵樹中間,拉著一條用紅布條搓揉成的晾衣繩。晾衣繩上搭滿花花綠綠的衣服,其中還有幾條女人穿的小裤/衩和乃罩。龙小寶揉了揉眼睛一看,這些內/衣裤竟然都是很前衛時尚的透明蕾絲。

    “狗日的,沒想到這個飯館的老板娘還是風臊的人兒!”龙小寶伸手夠到一條小裤/衩,放到鼻子里深深的嗅,“狗日的,上邊還灑著濃烈的玫瑰香水的味道,這么濃烈,這個老板娘一定是個很猛的妙人!”龙小寶攤開來細細的瞅,發現上邊竟然有一兩根棕色的毛發。“難道這毛發是老板娘的那個地方的?”龙小寶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根,迎著昏黄的薄暮,看得是心潮澎湃,熱血沸騰,這要不是天還沒有黑,龙小寶一準會把這件妙物裹缠在自己的那活兒上,好好的擼上那么一擼。

    “咚咚咚咚!”門外傳來輕輕的抠門聲,不急不躁的,雖然用力很輕柔,但由于閣樓上太過于安靜了,所以顯得格外的響。

    龙小寶慌亂的把手中拿著的妙物給掖藏在被子下邊,穩了穩心神就去開門。隨著門一開,先是一股濃烈的玫瑰香水的味道仿佛山洪爆發往下沖一般,鋪面而來。

    “阿嚏,阿嚏!”龙小寶忍不住的打了幾個喷嚏。

    “小兄弟,晚上有點涼,俺來給你送一條被子!”老板娘笑呵呵的进來了,懷里抱著一條藕荷的被子。

    “不用了,現在天燥得很,用不著!”龙小寶客氣的推辭。

    “小兄弟,你不知道,這閣樓有些邪門,一到晚上就冷得厲害,到后半夜,能讓你脊梁骨冒寒氣咧!”這個老板娘看歲數不大,但說起話來老氣橫秋的,仿佛七老八十的婆婆一般。

    龙小寶聽了半信半疑,他正要用手去接被子。哪知道老板娘卻沒遞給他,而是徑直朝里邊走去。到了窗戶旁邊,她把懷里的被子放在桌子上,隨即彎腰伸手就要去掀疊放得整整齊齊的被子。龙小寶嚇得趕紧上前制止了:“你這事干啥咧?”

    “俺幫你鋪鋪被褥!”老板娘咯咯一笑,“你這樣紧張,莫不是你做了啥虧心見不得人的事?”

    龙小寶訕訕的笑:“看嫂子你說的,俺哪有那些見不得人的事?”

    “這是啥?”老板娘掀開被子,猛然一愣,隨即發現了一條窄小透明的裤/衩躺在那里。這正是自己的衣物。老板娘并沒有龙小寶擔心的那種瘋狂的嘶吼,只是冷笑著盯著龙小寶,齜著滿嘴的小白牙,仿佛一頭馬上要攻擊人的野兽。

    “哦,哦,剛才風大,估計是刮到這里了,俺也不知道!”龙小寶心撲通撲通的跳,但臉上卻一點都沒有變化。

    “咯咯,咯咯,小兄弟,你是個不老實的壞人!臭流氓!”老板娘捂著嘴笑完,然后詭異的沖著龙小寶招了招手。等龙小寶走进,老板娘仰著手中她的貼身裤/衩笑道:“好看嗎?俺男人給俺買的!”

    “好看,老板娘的這身材穿上去肯定讓整個大禹鄉的老爺們都流鼻血!”龙小寶看著老板娘笑得前仰后合的,那兩只不大不小的乃子亂顫,心里就一陣的火熱:“這個娘們,要是能骑在身上弄上一弄,肯定是妙不可言!”

    “男人笑瞇瞇,不是好東西!看你這嬉皮笑臉的模樣,就知道你肯定不是個好東西。你是不是想讓嫂子陪你睡,給你骑咧?”老板娘說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伸出舌舔了下豐盈的嘴唇,隨即咯咯的笑了起來。

    “你聞聞這香水的味道好聞嗎?”笑罷多時,這個老板娘竟然站起身來,拿著貼身的裤/衩往龙小寶的臉上送,“這可是俺男人從法国給俺帶來的,金貴著咧,一滴都能抵得上一頭羊了,不過已經快用完了!”老板娘此刻的身子已經紧紧的貼在龙小寶的懷里,身子仿佛受驚的蛇一般的扭动著,鼓涨的乃子在龙小寶的懷里蹭來蹭去。

    “老板娘,不要這樣,你不要這樣!天還沒有黑咧,俺嬸子還在隔壁咧!”龙小寶第一次有一種手腳無处放的感覺。

    “不要喊俺老板娘,俺有名字,俺姓柳,和窗前的這棵樹一個姓,俺叫柳如煙!”老板娘的雙手此刻已經搂在了龙小寶的后腰,臉蛋已經紧紧的貼在龙小寶的臉上。呼出來得氣息冷颼颼的,仿佛是寒冬臘月吹過來的山風一般。

    龙小寶總感覺到這個老板娘渾身透著無數的詭異,低下腦袋仔細的看懷中喘息扭动的老板娘。不看則已,龙小寶這一看頓時嚇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