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不能和嬸子睡一間屋

    這個老板娘見龙小寶這樣瞅她看,臉上并沒有表現出生氣的模樣,只是手里拿著一個蒼蠅拍照著龙小寶旁邊的桌角拍去。啪的一聲響,把癡癡傻傻的龙小寶給嚇得一哆嗦。

    “哪里來得野蒼蠅,嗡嗡的亂叫喚,再叫喚一蒼蠅拍拍死你!”老板娘好看的眉毛往上挑著,好看的眼睛瞪得溜圓。

    “狗日的,這個娘們不簡單啊,這夹枪帶棒的,是暗地里罵老子咧!”龙小寶吃了個啞巴虧,盡管心里不服氣,可卻不敢再有所动作。因為他知道,這能挨著鄉政府開飯店做買賣的,大多數在鄉政府都有后臺。看這娘們這副模樣,她的后臺準小不了。要是得罪惹惱了她,自己可就是一個人叫了一桌滿漢全席,吃不了得兜著走。

    見龙小寶吃了癟,田秀花捂著嘴偷偷的笑個不停。她一邊笑一邊罵:“狗日的,看你小子還賤?放著嬸子這樣的大美人你不瞅,非得看人家?”田秀花說完,努力的挺起自己的乃子。原本就紧繃的衣衫頓時被大乃子撑得格繃格繃的響,好懸沒把衣衫上的衣扣給掙脱開。

    田秀花這臊貨的膽子太大了,在這種場合面前,她竟然脱了鞋把腳伸到龙小寶的裤檔上邊,輕輕的撩撥挑逗著。

    龙小寶瞅了瞅四下沒人,把手伸到田秀花的腳底板上,用手指輕輕的一勾她的腳心。田秀花頓時咯咯笑著缩回了腳。銀鈴般的笑聲勾得那個戴著廚師帽的胖男人,眼珠子直往田秀花的乃子上掃。不知不覺中,這個胖男人已經流下了哈喇子。那單薄的衣裤剎那間鼓起一個包來。田秀花眼尖,看了眼這個胖男人,然后笑著對龙小寶說:“瞅見了沒?老娘的魅力比這個老板娘強多了!”

    正當兩人打鬧說笑的功夫,飯菜做好了。兩人也著實餓了,于是顧不得斗嘴了,甩開腮幫一頓猛吃。眼看著飯菜都快吃了個底朝天的功夫,門口又來了一對年輕的男女。看樣子他們是兩口子,大約能有三十多歲的年紀。男的面部黝黑,皮膚粗糙得很。女的面部蠟黄,臉上還生就點點雀斑。兩人一前一后的站在這個小飯館的門前。女人舔了下嘴唇,沖著那個男人細聲細語的商量道:“他爹,現在俺肚子里直叫喚,要不再先吃點東西再去取環?”

    “狗日的,醫生不是再三交代,取環之前四個鐘頭不能吃飯不能喝水!”男人瞪了女人一眼,吐沫星子喷了女人一臉。

    “可俺餓啊!”女人懦懦的小聲的說道。看來這女人很害怕這個男人。

    “狗日的,耽誤俺要兒子,看俺咋收拾你,少他娘的逼逼,走,趕紧去衛生院把環給取了,好給俺生男娃!”男人不由分說扯著女人的胳膊就走进了鄉衛生院。、

    龙小寶聽了,嚇得一哆嗦:“嬸子,壞了,取環四個小時之前不能吃不能喝咧!這下可完蛋了,四小時后可就天黑了!”龙小寶瞅了瞅時間,眼下都快下午兩點了。

    田秀花一聽臉也變了。她站起來急得團團轉。這鄉衛生院離龙王莊可是不近,晚上山路難走,再加上走夜道弄不好就碰到出外找食的野狼……田秀花不敢想了,她捂著腦袋不吭聲了。

    這個時候,那  ,個老板娘扭著小腰走了過來。未曾說話,先虛掩著小嘴咯咯笑了幾聲,隨后柔聲細語的說:“你是過來取環的吧?這吃了翻喝了水,看樣子今天是取不了環了!”

    “這還用你說?”龙小寶對剛才的事很不爽,說起話來自然有些沖。

    &w w w .  . c o mnbsp; “咯咯,小兄弟年紀不大,脾氣倒是不小!”老板娘撅著小嘴瞟了龙小寶一眼,隨即對田秀花說,“俺這里還有一間空房,要是你們樂意,今天晚上就在這里住上一晚,價錢好說!”

    狗日的,原來這個娘們安的是這個心。龙小寶這個時候才明白,這個老板娘打得好算盤。沒辦法,事到如今,只有將就一晚上了。于是兩人答應了。可就一間空房,這著實讓龙小寶犯難了。按理說,他和田秀花睡一張床沒有一點問題。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嬸子都喊出來了,要是再擠一張床,那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畢竟鄰著鄉政府,要是有啥生活作風問題傳到鄉領導的耳朵里,那可是不好弄咧。

    “要不這樣,讓這位大妹子和俺睡一起,你自己單獨睡一個房間!”看來這個娘們著實想做他們的生意。田秀花和龙小寶對看了一眼,然后點了下腦袋。他們哪里知道,就在今天晚上注定會發生一件讓他們終生都難忘的事情…….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