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這個女人很有味道

    東拐西拐,當龙小寶來到了拐彎处矗立的一座破破爛爛的辦公小樓的時候,他停下了車。這座辦公小樓僅有兩層,圍繞著一座破敗的大院蕭條的轉了一個圈。這就是大禹鄉鄉政府了。龙小寶擦了擦腦門上的汗珠子,示意田秀花下車。

    這一座轉圈的二層破敗小樓涵蓋了整個鄉政府的所有單位,還包括鄉衛生院。鄉衛生院在最靠西邊的辦公樓上,離大遠就能看到那門簾上寫著的大大的紅十字。時不時的有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來走去。

    “嬸子,前邊有個小飯館,咱們先弄點飯吃吃,填飽了肚子再說!”龙小寶覺得肚子咕咕的直響,于是就攛掇田秀花。

    這顛簸了半天,早上吃的那點東西早就消化得干干凈凈了。田秀花也覺得肚子餓得厲害,于是就點著腦袋同意了。

    “小寶,跟嬸子走,嬸子帶你去吃好吃的!”田秀花底氣十足的拍了拍腰上用繩子拴著的錢袋子。

    “嬸子,要是點好吃的,還不把你給吃窮了,這一頓飯少說也得好幾十塊,頂得上你小賣鋪三四天的收入了,嬸子你能舍得?”有人請吃飯龙小寶當然樂意了。只是他一向知道田秀花屬于抠腚眼唆指頭的貨,自然是有些不相信。

    田秀花見龙小寶這樣,鼻孔里哼了兩聲:“要是自己的當然不舍得,可咱們這一趟來,你富貴叔給咱倆報了個公差,一切都掛村部的賬上!”田秀花說完,咯咯的笑了。

    进了前邊的小飯館,龙小寶四处打量了下。雖然飯館不大,但收拾得倒也干凈衛生。由于還沒有到飯點,里里外外的有兩個女服務員在一邊摘菜,一邊滴滴嘎嘎的笑。旁邊還有一個戴著廚師帽的胖男人,一邊抽著煙,一邊和這兩個女服務員調笑著。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在半人多高的前臺后邊坐著一個女人,正低著腦袋,手指噼里啪啦的撥打著算盤,時不時的在賬本上寫著什么。

    “這個娘們的手指好白好嫩啊!”龙小寶瞟了一眼,頓時被這個女人的手指給吸引了。手指細長白嫩,在算盤上噼里啪啦的撥打著,手指仿佛會跳舞一般。由于低著頭,烫染了酒紅大波浪的頭發低垂起來,遮擋住她的面孔,看不清楚長相如何。

    “喲,你們是來吃飯的?”一個女服務員見龙小寶和田秀花进門,慌忙站起身來,隨意的在腰中系著的圍裙上擦了擦手,就主动的迎了過來。

    “嗯,吃飯!”龙小寶和田秀花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隨后就翻開了桌子上放著的菜譜。

    “喲,小兄弟,看你陌生得很,是來鄉里辦事的吧?”隨著一聲略微帶著點沙啞的女聲響起,紧接著一只白嫩的手端過來一壺茶水放在了他們的桌子上。茶是剛沏的,不是什么好的茶葉,是最為尋常和廉價的花茶。可經過沸水這么一沖泡,卻散發出濃郁的香味。由于口渴的緣故,龙小寶和田秀花并沒有答話,兩人捧著茶杯,一邊吹氣,一邊小口的喝了起來。

    w w w .  . c o m

    連喝了兩口后,龙小寶把茶杯放下,抬起腦袋一看,身子頓時呆呆的定住了。隨即口水滴答滴答的滴落下來,他仿佛中邪一般,喃喃自語的說:“姐姐,難道你是仙女下凡?”

    “狗日的,小鸡吧嘴夠甜的,骑老娘這么多次了,也沒給人家說過一句這樣順耳的話!”田秀花仿佛打翻的醋壇子一般,偷偷的在龙小寶的腰上擰了一把。

    龙小寶吃痛醒來,紅著臉訕訕的笑著:“都怪姐姐長得太漂亮了,俺一時間說錯了話了!”

    這個女人聽了噗嗤一下笑了:“小兄弟說笑了,俺都老了,哪有你說得這樣?”

    眼前站著的這個女人論五官長相來比不上艾麗和艾香那般的漂亮。她的五官單個摘出來,可以說很普通,但組合在她的臉上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來。特別是她的那雙眼睛,彎彎如天邊斜掛的月牙,眼皮雙得厲害,仿佛一座石拱橋一般。青青的眉沒有用眉筆描畫過,可卻如遠山含黛一般,自然如畫。聲音略微帶著點沙啞,可這聲音在龙小寶聽來非但不難聽,相反卻仿佛一面擂響的巨鼓一般,擂在他的心里,讓他有些癡迷沉醉了。她的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不是香水的味道,也不是身上自然的体香,而是那種山野里不知名的香料熏染后的淡淡的香,吸进鼻孔里,沉醉在肺里……

    “這天底下還有這樣有味道的娘們?”龙小寶傻傻的站起來,一把捏住了這個女人雪白的手腕,猶如魔障了一般……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