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1章 小黑屋里泄泄火

    俗話說得好好,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當龙小寶咋呼著要去找馬建国的老婆的時候,馬建国頓時是公鸡踩到了麻椒醬里——麻爪了。這要是讓自己家的那個潑婦知道,抓花他的臉倒是小事,弄不好還得用剪刀剪了自己的是非/根。

    眼見著龙小寶出門了,馬建国趕紧跑出門,拽著了龙小寶的手:“大侄子,不用了,不用了,你看俺現在不是挺好的!”

    龙小寶斜眼看了下馬建国一眼,又朝著里邊勾著頭瞅了一眼,低聲的說道:“馬叔,那個娘們長得可比俺嬸子強多了,要不俺要嬸子過來瞅瞅?”

    “別,別,別!小寶啊,你叔知道錯了,知道錯了!”馬建国此刻被龙小寶給抓住了把柄,哪里還有往日的威風?

    馬建国哭喪著臉:“小寶啊,你就是不看叔的這張老臉,也得為馬小妮想想吧,她可是剛考上了大學,要是讓她知道了這件事,那可不得了,不得了啊!”看得出來,馬建国真怕龙小寶把這事給捅出去。

    龙小寶捏著下巴轉著眼珠子尋思:“自己好不容易抓住了馬建国的小辮子,不能就這么算了!”于是他有些為難的說,“叔,你也知道俺龙小寶是個實誠的人,俺不是那種抓住了人家的小辮子就往死里整的人,不過,你看……”龙小寶捏著兩個手指頭,皺著眉頭……

    “大侄子,叔懂,叔懂!”馬建国此刻心里恨得牙根都痒痒,可臉上卻賠著笑,從兜里掏出一張百元大鈔塞到了龙小寶的手里,“拿去買盒好煙抽!”

    “馬叔,這俺哪里能要咧!”龙小寶義正詞嚴的把錢推了回去。

    這下馬建国可真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龙小寶這狗日的到底想要啥?”

    “馬叔,你看你能不能給俺在村部找個事做?”龙小寶的小算盤早就打得噼里啪啦的,“你看俺年輕腦瓜子好使,有文化,有能力,能寫會算,還能寫得一手的好大字!”

    龙小寶說得倒是實情,別看龙小寶上學的時候成績不好,可一手毛筆字寫得可是相當的有水準,在上高一的時候,就被縣書法協會給破格吸取會協會會員。

    馬建国聽了一愣,隨即心里罵開了:“狗日的,就你這個熊樣還想到村部去謀個差事吃公糧?”但有把柄在這兔崽子手里,馬建国不能當場翻臉,于是就應付著點了點頭,“沒問題,包在叔身上,有空缺叔就讓你頂上去!”

    龙小寶別看歲數小,可卻不是那容易糊弄的主。他笑嘻嘻的返回理發店,照著剛才和馬建国膩歪的那個女人的乃子摸了一把:“去,給我那紙筆來!”

    “小寶,你狗日的這是要干啥?”馬建国見龙小寶把紙筆遞給了自己,猜不透他葫蘆里到底買的什么药。

    “空口無憑,立字為證!”龙小寶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鼻孔望著屋頂,滿臉的得意。

    “你,你,你狗日的可真夠阴的!”馬建国沒辦法,氣呼呼的寫了個保證書,簽上了自己的大名。就這,龙小寶還不罷休,就又用娜娜美發屋染頭發h油用的東西當印泥,又讓馬建国按了手印。

    龙小寶把這保證書揣在懷里,拍了拍:“妥了,妥了,馬叔,俺走了,晚上見!”

    “這個小兔崽子倒也是個人物,腦瓜子好使!”娜娜這個時候湊了上來,瞪著好看的大眼睛望著龙小寶的背影。她對這個屁點大的娃子能有這樣的損招的龙小寶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馬建国無可奈何的苦笑了下,隨即,他一把搂住了娜娜細細的腰,伸嘴就要去啃娜娜的臉蛋:“狗日的臊貨,來給我泄泄火!”

    “馬支書,這里的規矩你是知道的,我不干這種事,你要是想瀉火還是找她們!”娜娜嬌笑著往旁邊一躲,隨手一指那已經出來看熱鬧的五六個女人。馬建国悻悻的收了手,“你,你,陪老子玩!”馬建国說完,掏出一百塊錢往桌子上一拍,搂著那兩個風臊的女人就奔了后院。

    到了后院,推開門。馬建国就麻溜的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快點脱,快點脱,連個布片都別留!”看得出來,馬建国心里很不爽。

    也許這兩個女人知道馬建国是龙王莊村里的土皇帝,倒也非常的配合。當馬建国看著那兩個女人脱得光/溜溜的,卻故作矜持一手捂著乃子,一手捂著下邊的時候。馬建国心頭的火升騰而起。“過來,趴下去好好給我弄弄,還有你,把你的大乃給我咂咂。”說話的功夫,這個小黑屋里就傳來馬建国老貓一般的叫聲,還有那兩個女人嬌滴滴的喘叫聲:“啊,支書啊,你好會弄人家啊!啊,支書啊,人家的身子都化成一灘水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