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鄉牌坊下的趣事

    當龙小寶蹬著自行車蹬得腿抽筋了三次,再也沒有一絲力氣的時候。他終于看到了通往鄉政府的那條柏油馬路。這條柏油馬路是十年前修的,到現在已經變得坑坑洼洼,破爛不堪了。但饒是這樣,當龙小寶骑著自行車上了柏油路后,立刻仿佛七月天吃了冰塊一樣的舒服。原本蹬上幾圈才往前竄一竄的自行車一上泊油路仿佛男人吃了美国藍色小药丸一般,腳剛往下一踩腳蹬,就嗷嗷叫的往前沖。

    “狗日的,等明天老子當了龙王莊的村長,老子也得在龙王莊的村里修一條泊油路,要比這還要寬上一倍!”龙王莊豪氣沖天的嗷嗷著。

    田秀花坐在后邊聽了噗嗤一笑:“狗日的,看把你給能的!你富貴叔當了快二十年的村長了,龙王莊不還是那個樣子!小心說大話,把牛皮吹上了天!”

    龙小寶扭著腦袋瞅了瞅田秀花,嘴一撇:“嬸子,你還別瞧不起俺,你男人能和俺比,俺年紀輕輕的就能把你給日上天,他這一輩子估計一次也沒把你日舒服過!”

    “狗日的,一碼歸一碼,你呀!就上邊張了一張好嘴,下邊張了一根好棍!”田秀花說到這里,伸手照著龙小寶的裤檔抓了一把。

    龙小寶沒有防備,這紧要的地方一受到田秀花這臊貨的襲擊,頓時把持不住起來。車把歪歪扭扭的亂晃,好懸沒一腦搜索“”看最新章節袋扎进路旁的深溝里。龙小寶果斷的捏了車閘,從車上跳了下來,擦著腦門子上的汗珠子抱怨:“嬸子,你能不能不這樣臊?這大馬路上,讓人家看見影響可不好!”

    “狗日的,這個時候你嫌影響不好了,你把嬸子骑在你的小木屋里,打夯一般的往嬸子的嬸子里捅的時候你咋不抱怨?”田秀花聽了,立刻眼珠子瞪圓了。

    “嬸子,你別生氣,俺這是和你鬧著玩咧!”龙小寶生怕被來往的行人看熱鬧,連忙服了软。

    “咯咯,狗日的,嬸子也是和你鬧著玩咧!小寶,你放心,等嬸子取了環,就搬到你的果園里住,天天挨你日,啥時候把嬸子的肚皮給日起來,你小子就立了大功了!”田秀花抖著兩坨子大乃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龙小寶聽了嚇得心里一哆嗦。看這樣子,不把這個狗日的娘們給肚皮搞大,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啊。龙小寶頓時腦仁疼得厲害。再也沒心思和田秀花斗嘴了,跨上自行車就朝鄉里骑去。

    “小寶啊,只要你能讓嬸子的肚皮有动靜,俺就讓你富貴叔給你往上升官,說不準等你富貴叔退休了,你小子還真能弄個村長當當!”田秀花見龙小寶興致有些不高,氣氛有些沉悶。于是她就開起了空頭支票。

    龙小寶機靈得和猴子一般,哪里不知道田秀花這是給自己畫餅呢。于是他少氣無力的應答著。當看到鄉里的那個巨大的牌坊的時候,龙小寶的興致上來了,他嗷嗷叫著說:“嬸子,你看,到了——大禹鄉!”

    “乖乖,如今的大禹鄉發展可是不小啊,小寶,你看這牌坊上邊的大畫,看得嬸子的心騰騰的條,羞死人了!”田秀花用手一指,然后臉紅得捂住了眼。

    龙小寶停住自行車用腳點地,仰著腦袋看了下,只見上邊掛著一幅巨大的廣告牌,牌上掛著一幅巨大的廣告畫。畫面上有一個搔首弄姿的女人,戴著個布條一樣的小乃罩,而且還隱隱的透明,上邊的凸點幾乎都清晰可見。再看下邊穿著一個小裤/衩,這玩意倒是稀罕得很,幾乎是用繩子編制而成,那黑乎乎的雜草幾乎都能看個正著。

    “這一年多沒來鄉里,鄉里咋變化這么大?”龙小寶往地上吐了口濃痰,又扭著脖子看了看捂著眼睛的田秀花噗嗤一下笑了,“嬸子,你裝啥咧?就你在床上扭腰晃腚的勁,可比這個畫上的娘們臊多了!”

    “再說嬸子撕你的嘴!”田秀花作勢就想撕龙小寶的嘴。哪知道就在這個時候,龙小寶突然一拍腦袋:“嬸子,你看這個企業的名字好熟悉啊,高大壯?”

    “高大壯?高大壯?狗日的,這不是鄉長邢萬里的小舅子嗎?”田秀花到底比龙小寶見多識廣,略微的一想就明白是咋回事了。

    “妈了個逼的,朝里有人好辦事啊!”龙小寶又往地上吐了口,沖著田秀花喊了一聲,“嬸子,坐穩了,俺這就帶你去鄉衛生院!”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