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摟得太緊把持不住

    這狗日的田秀花今天是確實狐仙露尾巴,太反常了。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和龙小寶這個生瓜蛋子搂搂抱抱。而且龙小寶這狗日的竟然還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們這是唱得哪一出啊?

    正當村民們議論紛紛的時候,龙小寶扶著田秀花走进了早點鋪。龙小寶現在大大小小也算是個人物,在龙王莊能橫著走。所以村民們誰也不敢得罪他,自动的給龙小寶讓出一條道來。

    “嬸子,你慢點!”龙小寶旁若無人半搂半抱著田秀花走进了早點鋪。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田秀花作為一個女人家,多多少少有點害羞。盡管她背地里是多么的霪荡,可現在卻有點抹不開臉了。她輕輕的推開龙小寶,快一步的w w w .  . c o m走到龙小寶的前邊。只是那肥碩的腚扭动得越發的歡實了,臉上掛著少女獨有的緋紅,就連那光潔的額頭都閃著明亮的光。

    李二麻子一扯看得有些發呆的婆娘,小聲的罵道:“看個鸡吧毛咧?趕紧上去招待下!”

    李二麻子的婆娘也是一個機靈的女人,盡管長得不咋好看,但卻精明得很。她故意提高聲音,用夸張的聲調喊道:“喲,這是哪陣風,把秀花嫂子給吹來了,快點往里坐!”李二麻子的婆娘說完,就用衣袖在一個不錯的位置擦了又擦,把那原本就擦拭得很干凈的座椅擦拭得越發的光亮照人。

    “吃點啥?”李二麻子也沖著龙小寶陪著笑。

    “兩碗胡辣湯,六根油條,兩個土鸡蛋,記得胡辣湯多放辣椒!”龙小寶大馬金刀的往那一坐,仿佛爺一般。這種感覺,龙小寶十分的享受這種感覺。

    “權利啊!權利!有權就能當爺!”龙小寶此刻越發意識到權利的重要。“往上爬!死也得往上爬!”龙小寶看了田秀花一眼,心里暗自冷笑,“也許陪著這個臊娘們去鄉衛生院倒是個機會,不但能得到村長王富貴的歡心,說不定還能遇到艾麗這個臊娘們,到時候還能攀上點關系。想到這里,龙小寶突然覺得眼前的道路似乎寬敞了不少。

    “喲,小寶,你穿著新衣服要去相親啊!”李二麻子借著端胡辣湯的機會,趁機掏龙小寶的底。

    “不該問的就別問,問那么多干啥?”龙小寶還沒說話,田秀花先把眼珠子瞪圓了。鼻孔里冷哼一聲,臉立刻黑了下來。

    這一聲冷哼對李二麻子來說,無疑于晴天一個炸雷。嚇得他一缩脖子,訕訕笑著。李二麻子的婆娘會來事,急忙又端了一碟蒜泥拌山野菜給端了過來:“秀花嫂子,嘗嘗這山野菜,消消火!”

    “哼!”田秀花又哼了一聲,不吭聲了。

    龙小寶笑著打圓場:“沒事,就是村長交代了,讓俺陪著嬸子去鄉里辦點事!”

    經過這事后,沒有人敢再問了。大家都悶頭吃著早飯,原本吃飯的時候,大家熱鬧嘮嗑的現象沒有了。這一頓飯對這些村民來說,吃得實在是有些憋屈了。一向很好喝的胡辣湯第一次喝到嘴里,沒有了味道。還有那香喷喷的油條,嚼在嘴里仿佛嚼了石蠟一般。

    匆匆的吃過飯,龙小寶甩下十塊錢,就和田秀花匆匆的離開了。田秀花跨坐在自行車的后座上,雙手自然的搂著龙小寶的腰。龙小寶仿佛唱山歌一般,拖長聲調高叫道:“嬸子,坐穩了,走啦…….”

    龙王莊距離鄉里可不近,少說也得十幾里地。由于剛出山,所以還是崎嶇不平的山路。田秀花在后座上被顛簸得腚掀起多高。田秀花生怕掉下來,手搂著龙小寶的腰越發的紧了,仿佛蟒蛇箍缠在龙小寶的腰上一般。勒得龙小寶好懸喘不過氣來。

    “嬸子,你送點手,這才剛出莊,讓人看見了要嚼舌根咧!”

    “怕他個狗日的,老娘這是奉了俺男人的旨和你好咧,俺男人都不說啥,其他的人說有掠茫 碧鐨慊ǔ著山道吐了一口吐沫,仿佛爺們一般的說著臟話。

    “嬸子,你的乃子滾壓在俺的背上,俺受不了了,這樣下去,俺就沒法骑車了!”龙小寶感受到田秀花那兩只圓滾滾的乃子在自己背上來回的碾壓,不由得心猿意馬起來,裤檔里的那東西一頂,他好懸沒把住搜索“”看最新章節車把,掉到山澗溝里去……

    “你個狗日的,你可得小心點,要是骑到山澗溝里,咱倆得做一對苦命的鴛鴦!”田秀花嚇得臉發白,趕紧送開了手。

    “俺還沒娶老婆咧,要是和你一塊死,那俺多冤枉!”龙小寶嘿嘿一笑,伸手在田秀花的懷里揉了一把,然后蹬著自行車飛快的朝著大山外駛去……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