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倆人貼得比鍋貼都緊

    李二麻子家的早點鋪剛開始營業,那大鐵鍋里熬制的胡辣湯咕嘟咕嘟的剛冒泡。李二麻子拿起馬勺用力的在鐵鍋里翻騰著。一邊翻騰攪拌,他一邊沖著身旁的婆娘說:“狗日的,手腳麻利點,茴香三兩,辣椒面半斤,老陳醋多放點!粉條,粉條放得太少了,料足點!”

    “牛肉片放得太多了,你個敗家娘們!”李二麻子此刻仿佛一個將軍一般,對著他的婆娘吆三喝六的。

    李二麻子的婆娘平素里脾氣很火爆  ,可在這個時候卻仿佛是鞭炮沒了捻子一般啞火了。她順從的按照李二麻子的吩咐,一絲不茍的執行著。到最后,李二麻子沖著他的婆娘一努嘴,他婆娘會意的從桌子下邊拉出來一個小袋子,四周看了看,沒有人注意,于是就抓了一把東西就撒到了大鐵鍋里。李二麻子抓著這個機會,用大馬勺更加賣力的翻騰著。

    “有香味了,再熬會就可以出鍋了!”李二麻子聞著散發出來的香味,這才放心的用搭在脖子里的毛巾擦了把汗。匆匆的抽了幾口煙后,把剩下的煙卷捻滅,然后夹在了耳朵后邊,以便留待一會再抽。

    “滋啦滋啦!”兩片面片在李二麻子的手里快速的交缠在一起,順著一口大黑油鍋的邊緣就滑了进去。熱油遇到了面片,仿佛吃了药的猛男一般,發出劇烈的響聲。隨之而來的,是面片仿佛吹了氣一般的鼓涨了起來,又仿佛是懷胎顯懷四五個月的女人鼓起的肚皮。當龙王莊的天剛亮起一片會蒙的亮光的時候,李二麻子早點鋪的胡辣湯獨有的香味和油條的香味就飄滿了整個龙王莊。一夜沒进食的龙王莊村民聞到這诱人的香味后,總是吧嗒吧嗒嘴,然后飛快的從床上爬起來。眼下農村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莊里的群民也一個個耍起懶來,大早上做飯的除了那些精打細算會過日子的女人外。有不少的人都會來李二麻子家的早點鋪吃兩根油條就著酸辣可口的胡辣湯,喝得鼻尖冒汗,全身的毛孔都張開,那叫一個舒坦。比晚上骑在自己家女人身上折騰可要舒坦百倍。

    “來,給俺來兩碗胡辣湯,四根油條!”隨著一個村民洪亮的嚷嚷聲,李二麻子的早點鋪被聚集了越來越多的村民。鄉下人雖然比不得城市的人有規矩和素養,可天生淳樸的他們卻懂得先來后到的道理;碰到那些拄著拐棍顫巍巍的老人家,他們不但自w w w .  . c o m己給他們讓些方便,還一致嗷嗷那些不懂規矩的村民:“狗日的,先讓老人家端了先吃,都讓讓!”

    李二麻子的早點鋪外邊被他扯了一大溜用帆布搭成的帆布篷。夏天遮阳,冬天保暖。逢上刮風下雨的還能遮風擋雨。不大一會的功夫,這帆布篷子里已經坐了不少的村民。

    “狗日的,你手腳麻利點,別讓鄉親們久等啊!”李二麻子深知道這一點,一邊忙著擰油條一邊不住嘴的催促道。

    “李二麻子,你這人手不足啊,得趕紧添丁了,要是照這樣下去的話,沒個男娃,你這獨門的手藝可就失傳了啊!”一個知根把底的村民笑著打趣。

    “狗日的,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李二麻子被說到痛处,臉立刻黑了下來。

    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遠处傳來一陣車鈴的響。李二麻子一抬頭,見是龙小寶骑著一輛新自行車帶著田秀花有說有笑的往他的早點鋪里趕。狗日的,真是邪門了,這兩人都穿著嶄新的衣服,田秀花這狗日的娘們竟然還化了妝,粉餅糊得太厚了,仿佛驢糞蛋下了濃霜一般。可她卻偏偏的把嘴化得通紅通紅的,仿佛一個肥貓剛吃了只老鼠一般。

    “狗日的,看田秀花這個娘們臊的,竟然大白天的不知道害臊,還紧紧的搂著龙小寶這瓜娃子的腰!”一個村民眼尖,一邊咬著油條一邊小聲的說道。

    “不但搂著腰,你看她的兩只大乃子紧貼在龙小寶的背后咧!狗日的,臉還貼在龙小寶的身上,真不要臉!”另外一個村民看了,往地上吐了口吐沫,一臉的鄙夷。

    “嬸子,來下來,吃點早餐再去!”龙小寶停住了自行車,然后伸手就去扶田秀花下來。

    “哎喲!”田秀花突然身子往前一栽。龙小寶趕紧上前。這樣一來,兩人就紧紧的貼在了一起。

    “一對狗男女,不要臉的玩意,這大白天的倆人貼得比鍋貼都紧!”一個上了歲數的老家伙氣得被油條給噎了一口,一陣的亂翻白眼,好懸這一口氣沒上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