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一“日”夫妻百“日”

    龙小寶自飲自酌的喝了不少的酒,這才昏昏睡去。正當他睡得香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有人站在他的跟前,不吭不聲,瞪著眼的看著他。

    “鬼啊!”龙小寶一激靈的t開眼皮,看見有一個黑影正站在他的面前。“你…你…是誰?”盡管龙小寶膽大包天,可也架不住這樣悄無聲息的嚇唬人。龙小寶覺得自己的那玩意都快要嚇出水來了。就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腔調。

    “咯咯,你狗日的也有害怕的時候啊,肯定是做了不少的虧心事!”這個黑影一出聲音,龙小寶立刻放下心來。他黑著臉沖著這團黑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就發起了火:“嬸子,你狗日的臊貨要嚇死老子啊!”龙小寶說完,用被子一蒙頭繼續睡覺,理也不理田秀花。

    田秀花咯咯笑罷多時,輕輕的掀開龙小寶的被子,手慢慢的摸在了他的身上:“小寶,是嬸子不對,不該這樣嚇你,嬸子給你道歉了!”田秀花說完,俯下身竟然用嘴輕輕的在龙小寶的身上蹭著。還沒蹭一會,龙小寶就受不了了,這大清早的最容易想這種事。龙小寶一翻身就捉住了田秀花的身子,用力的往上一揪,就把田秀花給揪到了床上。

    “狗日的,送上門來了,老子今天非日死你不可!”龙小寶帶著氣就去解田秀花的衣服。哪知道田秀花紧紧的抓住衣服,就是不肯就范。

    這女人如果不肯,男人就是累死也沒掠謾A小寶是深知道這個道理的,所以他折騰了一會見田秀花不肯,就又把手給松開了。正在這個時候,門吱呀一下又開了。田秀花和龙小寶嚇得都蹦了起來。這要是被外人給堵在屋里,那可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更何況龙小寶還沒穿衣服,田秀花的一只乃子已經從乃罩里竄了出來。

    “旺旺!”一陣狗叫聲,隨即就見將軍探著腦袋鉆了进來,它殷勤的搖著尾巴。看來這狗日的準是餓了,想找它主人蹭點吃的。本來龙小寶就帶著氣,一見將軍這狗日的這狗模樣,龙小寶的火頓時冒到了腦瓜子后邊,他抄起地上的一只拖鞋照著將軍就砸了過去。將軍沒防備,這下正砸個正著。將軍嗷嗷夹著尾巴竄了。

    “小寶,你這是干啥咧?生嬸子的氣了?”田秀花見龙小寶發脾氣,立刻溫柔的拉著龙小寶坐了下來,把衣服解開,拉著龙小寶的手就往自己的大乃子上按:“小寶,你摸吧,想咋摸就咋摸,只是別弄嬸子就行,嬸子今天有大事要辦,不能弄這事!”田秀花說到這里,看了看龙小寶已經快要撅天上的玩意,艷羨的摸了又摸,但始終沒敢下一步动作。

    龙小寶見田秀花今天反常得厲害,也不知道這個臊貨葫蘆里賣的到底是啥药。玩弄著田秀花的兩只大乃子,龙小寶實在忍不住了,翻身就把田秀花給壓在身下,扒開裤子就往她的水簾洞里戳。哪知道田秀花死死的用手捂住,哀求道:“小寶啊,嬸子求求你了,今天不敢弄咧,等一會俺還要你帶著俺去鄉衛生院取環咧!”

    龙小寶一聽田秀花這句話立刻有些急了:“啥?取環也要老子和你一起去?俺不去!”龙小寶當即臉黑了下來,“狗日的,老子又不是你的男人,憑搜索“”看最新章節啥讓俺去!”

    “狗日的,看你沒良心的,嬸子都給你玩多少次了,讓你陪俺去一趟鄉衛生院你都不去,老娘白給你日了!”田秀花一聽氣鼓鼓的瞪圓了眼。

    “嬸子,可別這樣說,哪一次都是你主动往俺懷里鉆,你是看俺能日你日到叫喚你才讓俺日咧!”龙小寶撒潑耍賴的功夫一流的,更何況事實確實如此。田秀花這個臊貨每次遇到龙小寶都是主动的脱裤子嗷嗷叫著求龙小寶干。

    “哎,冤家,嬸子服你了!”田秀花嘆了口氣,然后從兜里[email protected]@的摸出一張百元大鈔在龙小寶的面前晃悠著,“還得是你富貴叔了解你,知道你狗日的沒有好处不干,特意讓俺拿來一百塊錢,只要你答應陪俺去鄉衛生院檢查,這一百塊錢就歸你了!”

    龙小寶本來還黑著臉,當他看到錢的時候,黑著的臉仿佛春天小南河開凍的河面一般,嘩啦一下笑出聲來:“嬸子,你放心吧。一日夫妻百日恩,咱們也不知道日了多少次了!這點小忙俺還是能幫的,你說啥時候去,咱就啥時候去!”龙小寶伸手奪過這一百塊錢,輕輕的彈了一彈,隨后爽快的答應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