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陪嬸子去屋里睡會

    田秀花活了這么大歲數了,好歹也是龙王莊村長明媒正娶的老婆,雖然從來沒有去過大地方,但她也算是比較見過世面的女人。可她從來沒見過天底下有這樣的大夫骑在人家男人的身上,一邊嗷嗷叫著扭著腚一邊口口聲聲的說是在治病。

    “無恥,狗日的真無恥!”田秀花此刻已經怒發沖冠了,她眼珠子瞪得溜圓,眼白都開始充血了。不把這個臊狐貍精給砍了,自己也就沒法在龙王莊抬頭了。想到這里,田秀花手中的菜刀毫不猶豫的剁了下來。

    “妈呀,富貴,救命啊!”黄文娟嚇得從王富貴的身上翻滾下來,不管自己的水簾洞里還冒著白白的濃漿,不管脊梁上還有王富貴那黏糊糊的東西。在此刻,保命是黄文娟最為關切的事。她此刻恨不得真的變成一個大仙,呼風喚雨,撒豆成兵好阻擋這個瘋婆娘一陣。實在不行的話,自己化作一溜青煙逃跑也行啊。可此刻門被王大孬和龙小寶給堵得死死的。由于田秀花扯著嗓子的叫喊,周圍的鄰居都聽見了,正一個個往院子里涌來。

    “完了,完了,這下身敗名裂了!”黄文娟端莊的臉氣急敗壞的扭曲著。

    “住手,你這事弄啥咧?”王富貴眼見著要鬧出人命,趕紧從地上爬起來,顧不得穿衣服,一把就攔住了田秀花。

    “狗日的,你閃開,俺要先用菜刀砍了這個臊  ,逼,然后再割你的臊玩意!”田秀花真急眼了,她瘋婆子一般的揮舞著手中的菜刀。

    王富貴一見田秀花要發瘋,手疾眼快的奪下了她手中的菜刀,咣當扔到一旁。田秀花一見菜刀被自己男人給奪了,仿佛受到攻擊的母狼,嗷的一聲狂叫,兩手成爪,照著王富貴的臉上就抓來。王富貴猝不及防,頓時臉上被抓出十道血印子。這下可把王富貴給激惱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自己好歹是個村長,這要是慫了,指不定以后村民咋編排自己咧!”王富貴眼珠子一瞪,一巴掌就照著田秀花的臉上扇去。

    龙小寶離他們倆最近,眼見著王富貴這狗日的要打女人,他實在看不下去了。不管咋說,田秀花讓自己免費睡了這么長時間。掰著指頭算算,田秀花還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個女人。盡管偷偷摸摸,名不正言不順,但俗話說得好露水夫妻情更真。龙小寶快步的湊了上去,抬胳膊往上一架就架住了王富貴的手:“村長,你這是弄啥咧?讓人看見笑話!”

    “你看著狗日的娘們,和瘋狗有啥區別?人家黄大仙是來救俺的命的,為了救俺的命,她多年苦修積累的仙氣都灌到俺的身体里了,你看看她不但知恩不圖報,還要用菜刀砍人家?”王富貴說起瞎話一套一套的。黄文娟見王富貴為自己說話,連忙點頭如搗蒜:“可不是嘛,你家男人的三魂七魄都被小鬼索走了二魂六魄了,要不是俺,你現在就成寡婦了!”黄文娟說到這里,趁著田秀花被阻擋的功夫,趕紧撿起地上的衣服套在身上。

    “放你娘的屁,你還大仙咧?你的道行還沒你臊逼深咧?俺呸你一臉!”田秀花說完,又嗷嗷叫著朝著黄文娟沖來。

    “還不趕紧走?”王富貴抱住田秀花的腰,沖著黄大仙連連示意。黄大仙連滾帶爬的逃跑了。臨走的時候,黄文娟咽不下這口氣,她用手指著田秀花說:“狗日的,你等著吧,回家俺就作法詛咒你,讓你斷子絕孫!”

    “妈了個逼的,再鸡吧瞎說,一鸡吧捅死你!”王富貴一聽,仿佛龙被碰觸到逆鱗一般,放開田秀花就朝著黄大仙奔去。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句話可是要了王富貴的命了。

    黄大仙見了,嚇得一缩脖子,訕訕笑著說:“富貴,俺是瞎說咧!”說完,黄大仙灰溜溜的走了。

    “哎呀,俺咋這么苦命咧!天殺的王富貴,老娘和你沒完咧!”田秀花說完就地一坐,撒潑打滾起來。王富貴見了,把腳一跺,低著腦袋就往外走。眾村民一見好戲散場了,哄笑著也漸漸的散了去。王大孬生怕王富貴再有個三長兩短,早就跟著王富貴出去了。等到屋里只剩下龙小寶和田秀花的時候。田秀花突然從地上起來,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咦?這個娘們該不是氣瘋了?”龙小寶心里有些害怕,“這人一瘋指不定做出啥事咧?”

    “小寶,來,陪嬸子去屋里睡會,嬸子想要你了!”還沒等龙小寶反應過來,就被田秀花連推帶搡的給推到了里屋。“咔嚓!”上了門,紧接著,田秀花搂抱著龙小寶笑嘻嘻的滾在了松软的大床上……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