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伺候舒服還得老東西

    王富貴的那玩意還綿綿的捅在黄文娟的水簾洞里,黄文娟被王富貴這一頓折騰,身子早就有些乏了,她紧紧的貼在王富貴的身上。回想起年輕的時候,他們兩人躲在麥秸垛里親嘴,王富貴摸她乃子弄她的事。這三想兩不想得,黄文娟覺得自己的那個地方又水汪汪的了。

    “动动,快點动动,你個死人,錯過了這個機會,咱們也許這一輩子都沒機會了!”被黄文娟這樣一說,王富貴也提起勁來了。王富貴拼命的瞅著黄文娟,手摸著那一手堪握的白球,三揉兩不揉,他就覺得自己的那玩意慢慢的有了勁。

    “狗日的,誰說老子的家伙不管用了?這剛弄完多大一會,這不又精神了?”王富貴想想和自己婆娘弄事的時候,沒兩分鐘就解決了戰斗。照今天這種情況看,肯定是老是弄她一個人,早就膩歪了。王富貴想到這里,伸手在自己的那玩意上一抓,自言自語的說:“俺說兄弟啊,原來你也挑食啊!”

    &nbs  p; 黄文娟聽到王富貴的話,不由得噗嗤笑了。剛剛弄事的時候臉上掛著的紅暈此刻仿佛花一般的綻放。瞅得王富貴老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小臊貨,來,你撅著腚跪在椅子上,讓俺這樣弄弄,這個姿勢俺記得年輕的時候老和你弄!”

    “你個老東西,都這個年紀了,還滿肚子的花花腸子!”黄文娟羞得一捂臉,仿佛未經人事的小姑娘一般撒嬌起來。看得王富貴笑著拍著黄文娟的大腚:“狗日的,你老黄/瓜刷綠漆,裝鸡吧嫩咧?看看你這水簾洞,都快變成了黑水河了!”王富貴一掰黄文娟的水簾洞前的門簾,用手往里捅著說。

    “唔唔唔,不能咧!人家這些年可沒招男人,倒是你的那個狐貍精老婆,俺可聽說沒少勾男人咧!”到了這個時候,黄文娟還不忘說田秀華的壞話。

    王富貴聽了心有同感的點了點頭:“這個臊娘們,你看她的大腚就是個臊女人,不過在龙王莊敢給老子戴綠帽的還真沒有,除非他不想活了!”王富貴說到這里,報復一般的挺起他的那玩意,不打招呼的就弄了进去。幸好他那玩意比蚯蚓強不了多少,雖然引得黄文娟一聲驚呼,但卻并沒有太大的過激反應。

    “富貴,你狗日的真老了,這玩意弄起來沒年輕的時候有勁了!”弄了幾下,黄文娟有些不滿足了,她一邊抱怨一邊用手揉著她自己的乃子。

    王富貴聽了心里暗惱,但事實擺在面前,不由得他不認。哎,英雄氣短啊,關老爺那么大的英雄不是還走一遭麥城呢?王富貴頗有阿Q精神,自顧自的安慰著自己。眼看著光憑真本事伺候不了這個如狼似虎臊娘們啦。王富貴手上來了,摸索著在水簾洞的上端找到一個小凸點,拇指加食指捏在一起來回的搓,仿佛搓麻繩一般,就這樣三搓兩不搓,黄文娟終于受不了的叫出了聲。

    “姜還是老的辣啊,富貴啊,你可比那些年輕的瓜娃子強多了!”黄文娟終于哼哼唧唧的把持不住了。哪知道就在這個時候,王大孬和龙小寶破門而入了。后邊還跟著李麻子挎著药箱。

    王大孬瞅見這種現象,嚇得一缩脖子,趕紧捂住了眼睛。他知道這種事不能看到,如果看到了,還指不定王富貴咋收拾他給他小鞋穿呢。王大孬捂著眼嘴里嘟囔道:“哎喲,有個蠓蟲飛到老子的眼里了,啥也看不到了!王大孬說著話,就閉上眼睛,使勁的揉了起來。一直揉到眼皮發酸,眼淚嘩嘩的往外淌。

    龙小寶見了起初也是嚇了一跳,可見王大孬這個鳥熊樣,龙小寶心里暗自瞧不起王大孬。于是他故意的睜大眼睛瞅著這一對狗男女。這一瞅不當紧,王大孬見狗日的龙小寶都不怕,他也偷偷的把手指裂開一條縫,小眼珠子嘰里咕嚕轉著往外看。

    “王富貴,你好狗膽,竟然敢大白天在老娘的眼皮底下弄這事,看老娘不拿菜刀切了你這玩意喂狗!”跟在后邊的田秀花一瞅見屋里王富貴和黄文娟的丑態,氣得肺都炸了。她二話不說,轉身就往灶房跑去,看這架勢,一準是去拿菜刀了。

    “俺的娘啊!”王富貴嚇得一哆嗦,趕紧拔了出來,剛拔出來,就撲簌簌的冒出一團白漿,盡數灑在了黄文娟的白白的脊梁骨上。

    就這說話的功夫,田秀花已經拿著菜刀闖了进來。借著這股急勁,她舉刀就照著黄文娟砍來。黄文娟扭頭一看,嚇得魂飛魄散。她艱難的往旁邊一滾,隨即大聲的說道:“嫂子,不要誤會,俺是給村長治病咧!”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