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激燃扭坐瘋狂得很

    黄大仙把王富貴的上衣給脱光后,竟然開始扒他的裤子。當王富貴赤條條的呈現在黄大仙的面前的時候,黄大仙竟然臉紅的嬌啐了一口:“這狗日的,這么多年過去了,這家伙還是那么小一點!”黄大仙自言自語的說著話,眼睛卻向門口瞟了一眼。見屋門關得嚴嚴實實的,黄大仙哆嗦著手一撥拉王富貴那玩意,那玩意软塌塌的翻了個身,又歪到了另一邊。

    “狗日的,你這可不行,這咋給你治病咧?”黄大仙有些著急了,她用右手攥著王富貴的那玩意,拇指上下的滑动著。看黄大仙的手法純熟,以前肯定是沒少為男人弄這事。

    說來也奇怪,黄大仙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就這樣弄了十幾下后,王富貴那玩意竟然開始有了抬頭的趨勢。隨之而來的是王富貴的鼻孔里冒出的氣漸漸的重了起來。

    “看來有效果!”黄大仙心喜,顧不得其他了,她俯下身,趴在王富貴的身上,小口一張就叼住了王富貴裤檔里的那玩意,哧溜一下,仿佛吸溜面條一般全部吸到了嘴里。

    “咕嚕,咕嚕,咕嚕!”黄大仙仿佛蛤蟆吐水泡一般,發出奇怪的聲響。隨著她賣力的动作,王富貴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那在黄大仙口中的玩意也慢慢的膨胀了起來。

    “狗日的,都快五十的人了,家伙還湊合著能用!”黄大仙感覺到口中王富貴那玩意的變化,滿意的吐了出來,往手上吐了兩口吐沫,順勢往自己的裤檔里一抹,然后抓著王富貴的那玩意就往上坐。

    哧溜,哧溜。由于王富貴的那玩意還沒達到那種程度,软塌塌的剛往里一擠就滑溜到一邊。好不容易塞进去了,黄大仙發出一聲悠長的叫來:“你個死鬼,好好的疼人家吧,像你年輕的時候,在麥秸垛里按著俺弄得那樣,使勁的弄吧!”黄大仙掀開自己的衣服,兩手用力的揉搓著雖然不大,但卻很挺的乃子。

    “啊,啊,啊!”王富貴雖然眼睛紧閉著,但已經張著嘴發出喝喝的聲音了。由于本能,他的腰上下的动作著。黄大仙披頭散發的小聲哼哼著。可能她覺得王富貴的那玩意太不過癮了,她竟然伸出手指輔助的抠著她那水簾洞頂端凸起的小紅顆粒。每抠弄一下,黄大仙的身子就哆嗦一下。沒過多大一會,黄大仙就全身劇烈的晃动起來。

    “忍住,忍住,一定要忍住,不能前功盡棄啊!”黄大仙咬著牙從一旁的小箱子里掏出一張黄符紙,啪的貼在了自己的前額。又拽出兩張,啪啪的貼在了她的太阳穴。這樣一弄,頓時好多了。看起來,黄大仙還有幾招唬人的本領。

    黄大仙見穩定住了,不由得長出一口氣,她有技巧的抬高自己的白腚又重重的落下。水簾洞里邊水流四濺,時不時的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仿佛躲在淤泥里的泥鰍往外不斷的吐水泡一樣。

    “啊,啊,啊!”黄大仙感覺到王富貴那個地方有一道滾烫的熱流喷出后,隨即她也把持不住的歪在了王富貴的身上。

    “啊,啊,俺這是在鬼門關還是奈何橋?”王富貴慢慢的睜開眼,痛苦的哀叫著。

    “富貴,你醒了!”黄大仙見王富貴睜開眼睛,她趕紧從王富貴的身上下來。當連接的地方拔出的時候,發出噗的一聲響。仿佛用起子開啤酒瓶蓋一般。

    “黄文娟?咋是你咧?”王富貴睜開眼后,先是慢慢的適應。等適應過后,他眼珠子一轉,看到一個娘們一絲不掛的起在自己的身上。塞在她那里邊的東西被夹得紧紧的,王富貴不由自主的往上动了那么一动。隨著王富貴故意的动作,黄大仙嚶咛一聲,又重新的趴伏在王富貴的懷里。

    “你個死鬼,這么多年,你恐怕早就把俺給忘了吧!”黄大仙吻著王富貴身上似曾熟悉的味道,眼淚撲簌簌的掉個不停。

    “文娟,謝謝你救了俺的命,俺都不知道咋報答你!”王富貴回想起年輕時候的往事,覺得愧對了黄文娟,于是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樓主了黄大仙的腰,粗糙的手掌在黄大仙的背上摩挲著。

    “感覺下咋樣了?”黄大仙仿佛一只溫順的貓一般問著王富貴。

    “比剛才好太多了,精神頭也上來了,而且感到輕飄飄的,仿佛抽了大煙吃慣了李二麻子家放有罌粟殼的胡辣湯一樣!”王富貴說完,張嘴就銜住了黄大仙的一個乃子,吱哇吱哇的吃起了乃。

    “村長咋樣了?快點讓俺进去看看啊!這封建迷信不能要,要搜索“”看最新章節不然非害死村長不可!”李麻子挎著药箱在外邊隔著窗戶大聲的喊。

    “砰砰!”門突然被撞開了,紧接著龙小寶一馬當先的沖到了屋里,隨后跟來的還有李麻子。當李麻子看到屋里黄大仙和王富貴擺弄的姿勢的時候,他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明白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