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老相好豁出去了

    王大孬在前邊點頭哈腰的領著路,后邊跟著一個妖里妖氣的娘們。這個娘們白凈面皮,鼻眼端正,年齡大概在四十五六歲。眼角已經有不少皺紋堆積。更讓人感到驚奇的是這個娘們的頭發,梳著五根沖天小辮。這五根沖天小辮的梳法大有講究。四根小辮分別朝著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暗含天干地支之意。唯獨頭頂上的這一根小辮直撅撅的沖上天,暗含沖天一炷香,通吃四方仙之意。這個娘們的個頭不高不低,身材不胖不瘦。走起路來幾乎是用腳尖在踮著走一般,走起路來輕飄飄的。一對不大的乃子在薄薄的襯衫掩蓋下忽閃忽閃的顫著。里邊沒有戴罩子,因為大家很清晰的能看到她乃子露出來的兩個凸點。

    “乖乖,王大孬這狗日的把黄大仙都請來了,看來王富貴這家伙病得不輕!”其中一個村民小聲的對著另一個村民咬著耳朵。

    “可不是嘛,黄大仙的還魂炮都點著了,而且還是九九八十一響。俺看王富貴這狗日的懸,估計弄一百零八響也呼不回他的魂兒!”另一個村民有些幸災樂禍。因為前些年因為宅基地,王富貴狠狠得敲詐了他一筆錢,到現在他還憤憤不平。

    “狗日的,就你的嘴碎?小心黄大仙聽見,給你念個咒貼個符的,讓你一輩子倒霉!生個兒子沒腚眼!”旁邊站著一個矮胖的女人。這個女人一掐她身邊的男人。這個男人立刻訕笑著閉紧了嘴。

    “俺聽說,這個黄大仙年輕的時候是王富貴的姘頭咧,倆人沒少睡覺!”一個稍微上了點歲數的人吧嗒吧嗒抽著旱煙小聲的對周圍的村民說。

    “可不是嘛,據說黄大仙還被狗日的王富貴搞大過肚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龙王莊的村民  ,對這樣的話題很是感興趣,一個人一開頭,其他的人立刻就跟著起哄。在龙王莊村民的眼里,王富貴的死活和他們并沒有多大的關系。過去的皇帝死了,地球還照樣轉咧。更何況是王富貴這個小小的村長咧?盡管他在龙王莊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可和皇帝比起來,他就是腚溝里放出來的氣。

    “大仙你快點,村長眼看著就不行了!”王大孬急得腦門子都冒出了汗。他生怕王富貴有個三長兩短,在他眼里,王富貴就是他的靠山。如果靠山都倒了的話,那他這個小治安主任遲早得被狗日的馬建国給拿掉。

    黄大仙比王大孬更著急,想想王富貴。黄大仙就想掉眼淚:“狗日的,這都是命啊!”黄大仙生怕王富貴出了意外,走得越發的快了。快得就像是一陣風一般。當黄大仙來到王富貴的家里的時候,田秀花趕紧迎了出來。當田秀花看到黄大仙的時候,先是一愣,眼珠子立刻瞪圓了。黄搜索“”看最新章節大仙站在那里不說話,只是眼珠子也瞪得仿佛鸡蛋一般。兩人仿佛掐架的老母鸡一般,誰也不肯示弱。

    “大仙啊,求你救救俺男人吧!”到最后,田秀花實在忍受不了,她掉著眼淚往旁邊一閃。

    “你放心,俺比你更疼富貴,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俺活著也沒啥意思!”黄大仙不咸不淡的丟下這句話,就直奔堂屋而去。

    “臊逼狐貍精!”田秀花暗地里吐了口吐沫。

    “嫂子啊,現在不是斗氣的時候,先讓村長把這口氣給緩過來再說!”王大孬自然知道黄大仙、王富貴和田秀花之間的事,只不過眼下情況紧急,他只得好言安慰。

    “大孬,村長咋樣了?”正在這個時候,李麻子挎著药箱闖了进來。

    “快不行了,都倒氣了,在堂屋躺著咧!”王大孬見李麻子過來了,趕紧迎了上來。

    “俺先进屋看看!”李麻子二話不說,就要往堂屋去。

    “李大夫啊,你現在不能去咧!黄大仙正在屋里給村長施法驅邪咧!你一进去,大仙的法術就得破啊!”王大孬慌忙攔住了李麻子。

    “狗日的,又搞封建迷信,再晚可能真要出人命了!”李麻子急得一個勁的跺腳。可王大孬攔著他就是不讓他进。

    “富貴啊,你咋變成了這樣了啦?”黄大仙进了屋,見王富貴面如金錢紙,氣息奄奄的歪在椅子上。她的眼淚忍不住的喷涌而出。

    打開她隨身帶著的一個小木匣子,先拿出八根銀針手疾眼快的扎在王富貴的頭頂、腦門和面部的穴位上。出手如電,也就是電光石火的功夫,八根銀針全部扎了进去。按照各個穴位,黄大仙小心的捻著銀針慢慢的往里邊扎。這種扎針和平常老中醫的一根一根扎針的方式不同,黄大仙的這種扎針的仿佛是必須八根銀針同時扎进去,然后再分別調整深淺。據說這種施針方式是來自宫廷御醫的不傳之法,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流落到黄大仙的手中。

    “該有反應了,咋還不行?”黄大仙掰了掰王富貴的眼皮,眉毛紧紧的皺了起來,“就是個死人也該喘口氣了,看來這是中邪了!不用這個辦法不行了!”黄大仙心一橫豁出去了,她湊到王富貴的面前,手指顫抖著開始慢慢的脱王富貴的衣服……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