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吱嘎搖響的八仙桌

    光天化  日之下,姜小娥歪躺在八仙桌上,龙小寶則開始慢慢的扒姜小娥的裤。姜小娥仿佛發燒一般臉通紅一般,又仿佛打擺子一般,渾身忍不住的哆嗦,兩條豐腴的腿紧紧的夹在一起。剛才匆忙扎起的頭發不知道什么時候披散開來,一半擋住了她光潔的臉,一半低垂在半空中,仿佛倒掛的黑瀑布一般。

    “小寶,別這樣,嫂子沒事!別這樣,嫂子沒事!讓人家看見就跳到黄河也說不清了!”姜小娥眼睛微閉著,不敢看眼前這個對自己动手动腳的男人。龙小寶的手掌仿佛帶電一般,雖然隔著衣服,但就是這種觸碰就讓她的心兒徹底的融化了。

    “嫂子,這狗日的真是個牲口,竟然這樣折磨嫂子!”龙小寶輕輕的把姜小娥的裤子扒到膝窩。映入他眼睛的首先是觸目驚心的青紫,在雪白肌膚的映襯下顯得尤為的刺眼。

    “小寶,輕點,疼!”不知道是龙小寶的話扎到了姜小娥的心窩里,還是那被自己男人折磨的地方確實的疼。姜小娥忍不住的掉下了眼淚。淚珠順著她的臉頰滾落,仿佛斷了線的珍珠一般。

    龙小寶把住姜小娥的腿慢慢的往兩邊掰:“嫂子,腿叉開點,讓俺看看剛才這狗日的把你給弄壞了沒有!”

    姜小娥羞得夹紧雙腿,死活不松開。但龙小寶卻有壞招,輕輕的揪住姜小娥上邊烏黑的雜草,輕輕的往上一揪。姜小娥忍不住的驚呼一聲,腿就不由自主的分開了。

    “狗日的,真夠狠的,都出血了!”龙小寶手指輕輕觸碰山皋兩旁的粉紅簾子。姜小娥忍不住的叫了起來。慢慢的,從那水簾洞中擠出一絲絲晶瑩的東西來。龙小寶用食指沾著輕輕往上一提溜,竟然提溜出老長一般。仿佛小孩子冒的鼻涕泡一般有粘性。

    “嫂子,你看!”龙小寶壞笑著在姜小娥的眼前晃悠著食指上粘的東西。姜小娥嚶咛一聲,用手捂住了臉,“小寶,你個壞東西,不要笑話嫂子了!”

    此時此景,龙小寶那玩意早就發瘋一般的膨胀。龙小寶[email protected]@的脱裤子,挺动著他的驢玩意在姜小娥的水簾洞門前摩擦著。三磨兩部磨,姜小娥就受不了了。她努力的抬起腚,氣喘吁吁的說道:“小寶,嫂子豁出去了,快點給嫂子快樂吧。這些日子,你不知道嫂子是咋過來的!”

    “哦,哦,啊,啊,輕點小寶,你這東西好久沒用了,容不下啊!”姜小娥手拍在八仙桌上,砰砰的響聲,她不顧平日的斯文罵道,“你個狗東西太大了,嫂子快被你撑裂了,啊,啊,再用點力,把嫂子給弄死算了!”

    龙小寶感覺到姜小娥的那個地方仿佛小孩子的嘴吃乃一般,蠕动只見有一股吸力,恨不得要把他這玩意給強行的吸納进去。腰部猛然一發力,龙小寶就刺进到姜小娥的身体里。來回的动作,左右的扭动。身子紧貼在姜小娥溫熱的身子上,嘴不老實的叼著姜小娥的一只大乃子,吱哇吱哇的吃著。這上下夹攻,姜小娥沒一會的功夫就丟盔卸甲了。扯著嗓子仿佛難產的老母豬下崽一般,叫得那個聲大。

    “吱嘎吱嘎吱嘎!”結實的八仙桌在兩人的劇烈动作下發出不堪重壓的聲響。又仿佛是催人發狂的鼓點,讓兩人徹底陷入到瘋狂的糾缠之中。把姜小娥弄得死去活來三次后,龙小寶終于把自己体內的子彈全部打进到姜小娥的身体深处。滾烫的熱流刺激得姜小娥一翻白眼,好懸沒暈過去。突然,姜小娥仿佛意識到什么,她急忙推開龙小寶從八仙桌上跳了下來。就地就蹲在地上,兩手撑著她的水簾洞的門簾子,上下用力的甩动著她的大腚。

    “嫂子,你這是干啥咧?”龙小寶不解的問。

    “狗日的,俺這些天都沒吃药,李麻子這狗日的天天禍害俺,就想讓俺幫他生個娃。他這桿老枪比不上你的火力猛,你狗玩意弄出來的東西灌进嫂子的肚子里,萬一嫂子再懷上你的娃子該咋弄?”姜小娥白了龙小寶一眼,繼續的甩动著。果不其然,沒一會的功夫,龙小寶灌进去的大多數的漿糊慢慢的被擠弄了出來。

    “啥嫂子啊,就俺這火力,你就是把腸子甩出來也甩不干凈,你就幫俺生個娃吧!”龙小寶得意的嘿嘿直笑,他用力的在姜小娥的大乃子上揉搓著。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龙王莊響起了一連串的“還魂炮”。咚咚咚…九響過后,紧接  ,著就又是九響。總共九九八十一響。這還魂跑打破了龙王莊的寧靜,就是過年也沒有如此熱鬧過。

    “壞了,王富貴這狗日的弄不好老命保不住了!”龙小寶突然記起這個岔,提上裤子就往外跑……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