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別動,讓俺檢查檢查

    “狗日的,你還挑肥揀瘦的,剛才看你皺著眉,耷拉個臉,仿佛死了男人一般,是不是嫌棄你男人沒本事,妈了個逼的的賤貨!”里邊傳來李麻子的叫罵聲。

    紧接著就是姜小娥嗷嗷的連哭帶叫的聲音:“他爹,你不能啊,不能,洞撑裂了,疼死了,啊,疼!”

    “今天非弄死你不可,你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和龙小寶這狗日的有一腿!”李麻子的話如同晴天一個炸雷一般,嚇得龙小寶一缩脖子,抬腳就往門外溜。

    屋里頓時陷入了一片沉靜,紧接著就聽見姜小娥嗷嗷哭著喊:“李麻子,你說話可得憑良心,抓賊抓臟,你哪只眼睛看見俺和龙小寶有一腿了?他還是個瓜娃子咧!”

    龙小寶在院子里一聽,立刻心里對姜小娥豎起了大拇指:“這個娘們還真有兩把刷子,只要不是現場被堵在被窩里了,死活都不能承認!”龙小寶長出了一口氣,他往地上一蹲,思謀著一會咋應付。

    “證據,還要證據?老子都偷摸瞅你好幾次了,你一瞅見龙小寶就往他裤檔里瞄,臉紅得仿佛猴腚一般!”李麻子說著話功夫,仿佛發怒了,屋里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響。

    “你還說俺呢,你瞅見村長家的婆娘田秀花,裤檔都能腫起來,唯獨你對俺,到床上,软塌塌的,塞半天還塞不进去,你說你還是個爺們嗎?”姜小娥是個溫順的女人,可如今她也急了,剛才她男人說她和龙小寶有一腿的時候,她嚇得好懸沒尿了一裤。幸好李麻子只是胡亂的猜,沒有真憑實據。所以姜小娥就裝瘋賣傻的撒起潑來。

    果然這一招很靈,姜小娥這一哭一鬧,李麻子立刻慫了。他喏喏的說道:“你別瞎說,這事要是傳到村長的耳朵眼里,咱們要二胎這事就不好辦了!”紧接著就傳來姜小娥唔唔唔的聲音,看這樣子是李麻子堵住了姜小娥的嘴。

    機會就在眼前,龙小寶抓住這個節骨眼。故意的大聲咳嗽了一聲,隨即就沖著屋里喊了起來:“哪個狗日的偷看村長的婆娘咧?”

    龙小寶這嗓門也忒大了,震嚇得就連躺在地上的阿花也夹著尾巴嗷嗚嗷嗚的溜走了。屋里越發寂靜了。過了好大一會,才聽見屋里傳來[email protected]@的穿衣聲。隨后,就見門吱呀一聲開了,李麻子頭發蓬亂的從屋里出來,當他看到龙小寶抱著肩膀冷笑著站在外邊的時候,臉上頓時有了不自然。他生怕自己剛才說得話被龙小寶給聽去了。好歹龙小寶現在在龙王莊也算是個人物,要是這狗日的使壞給自己下絆子,那自己可沒有好吃的果。

    “喲,這是哪陣風,把小  無廣告無彈窗。寶兄弟給吹來了,趕紧往屋里請!”李麻子用手抓撓了自己兩下頭發,弓著腰往屋里讓龙小寶。龙小寶也不客氣,进了屋,往太師椅上一坐。

    “小娥,趕紧給大兄弟泡茶啊,這大熱天的!”李麻子對著里屋躲避的姜小娥一聲吼。就見姜小娥衣衫不整的從屋里出來。抬眼見是龙小寶,姜小娥眼圈一紅,好懸淚珠子沒滾下來。自己剛才受了天大的委屈,如今總算盼來個自己貼心体幾的人了。

    “不用忙活了,你趕紧挎上药箱去村長家里,村長得了陡病,眼看就不行了!”龙小寶顧不得糾缠其他,立刻就催促李麻子趕紧去。

    李麻子聽了身子一哆嗦,王富貴今年才剛過五十,身子骨挺結實的,咋就突然不行了呢?人命關天,再加上又是王富貴得了病,李麻子不敢怠慢。他挎上药箱,沒顧得上招呼龙小寶就先竄了出去。李小富豎著耳朵在一旁聽得真真的,他一見有好戲看,把手中的干饃塊往阿花的腦袋上一扔,跟著也竄了出去。

    “嫂子,沒事吧?讓你受委屈了!”等李麻子走遠了,龙小寶上前抓住了姜小娥的手。姜小娥身子一哆嗦,隨即扎在龙小寶的懷里,捂著嘴嗚咽的哭了起來:“你好狠心啊,你要了人家的身子后,你就不搭理人家了,人家好想你啊,你個負心的人啊!”

    姜小娥哭得仿佛雨珠子打在梨花上一般,嘴大張著,一抽一抽的。“嫂子,俺錯了,俺錯了!”龙小寶摸著姜小娥豐腴的后背,滿是心疼:“剛才那狗日的沒捅壞你吧?”

    “你啥都聽到了?沒…沒!”姜小娥慌亂的夹著腿躲閃著。

    “別动,讓俺檢查檢查!”龙小寶說完就把姜小娥給放在堂屋的八仙桌上,伸手就去扒姜小娥的裤子……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