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他爹,門閂有棱用面杖

    王富貴在龙小寶和王大孬的攙扶下,狼狽不堪的往自己家里趕。這些提著勁趕過來的村民還沒看上一場好戲,就見王富貴回家了。一個個不由得罵起娘來:“娘了個逼的,這好戲還沒開鑼咧,咋就散場了?”

    馬建国更是臉沉得厲害,他本來想看王富貴的笑話,結果笑話沒看成,反而白忙活了。馬建国連忙想喊旁邊的徐守財,讓他別再破費買香了。哪知道徐守財已經買了過來,裝在一個手提袋里。他正準備王富貴這邊一跳河,他就立刻就把香給點上。哪知道人家王富貴竟然走了,孫守財提著一大袋子香呆呆的發愣。

    ,  “狗日的,黄鼠狼沒打著,反惹了一身的臊!”馬建国有些心疼這些買香火的錢。要知道這錢可是從自己的腰包里掏的。馬建国捏著下巴,他在想能否把這些花銷給做进賬里。

    單說王富貴被龙小寶和王大孬給攙扶到家里。他仿佛骨頭散架一般往堂屋的羅圈椅上一歪,閉上了眼睛,一句話也不說。仿佛被閻王爺派過來的黑白無常給勾走了三魂七魄一般。

    “二蛋子他爹,二蛋子他爹,你倒是說話啊!”田秀花一見王富貴變成了這般模樣,連驚帶嚇得,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荷花在一旁擰著衣角手足無措的站在那里,她覺得是她害得公公變成了這樣。要是那天晚上,自己不叫喚,把身子給了公公。公公也不會變成了這樣。想到這里,荷花怯生生的抬頭看了看龙小寶,心里暗想:“不就是被男人的那玩意給捅进去來回的动动嘛,反正自己那個勾男人了,哪差公公這一個呢?”

    “公公,你醒醒,荷花再也不惹你生氣了!”荷花見自己的婆婆哭得快要上不來氣了,連忙用手捋著田秀花的前心。哪知道手忙腳亂間,不小心把田秀花襯衫上的扣子給捋開了兩個,里邊露出田秀花白花花的兩半個大球。王大孬和龙小寶在一旁看得真真的。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誰都沒吭聲。只是眼珠子轉也不轉的盯著田秀花的兩個乃子看。

    “狗日的,鸡吧涨得倒是快,沒想到三寸丁枯樹皮裤檔里的東西倒是不小!”龙小寶瞅了王大孬一眼,心里暗自不忿。

    王大孬看了龙小寶的裤檔一眼,立刻有些泄氣了:“妈了個逼的,同樣是個爺們,他的咋比別人的大上兩三號咧。這玩意要是捅到娘們的裤檔里,非捅出血來!”

    “哎呀,哎呀,你們哭個邏鄭坷獻踴姑凰潰 蓖醺還笸蝗淮右巫由弦槐拇蟾擼抓起桌子上放的茶杯,猛的往地上一摔。啪嚓一聲脆響,隨即就見王富貴一下又跌坐在椅子上,手炮腳蹬翻白眼。眼看著就要沒氣的樣子。

    “狗日的,你看,都倒氣了,快不行了!”王大孬嚇得一哆嗦,把手放在王富貴的鼻孔上。

    “還愣著干啥?俺得趕紧去請大夫!”龙小寶說著話拔腳就往外竄。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不由得龙小寶不上心。

    “俺看是中了邪了,俺的去請黄大仙來!”王大孬撂下一句話后,腚上仿佛著了火一般往外沖了出去。

    單說龙小寶,死急火燎的竄到李麻子家。瞅著李麻子的門診部關著門,他就往他家的院子里沖。院子的門虛掩著。龙小寶也沒顧得上叫門,肩膀一扛就闖了搜索“”看最新章節进去。剛进去就見李小富手里拿著一塊干饃塊在逗他家的阿花玩。“阿花,你個臊貨,趕紧給老子看看你的腚,老子給你塊饃!”

    “嗷嗚!”阿花伸著舌,可憐巴巴的望著李小富手中的饃塊,不情愿的躺在地上,四腳朝天。李小富湊過去,檢查了半天:“狗日的,這么小的洞,小寶叔家的將軍能弄进去?”

    正在這個時候,李小富聽見背后傳來腳步聲,牛頭一看見是龙小寶。李小富感激你伸胳膊給攔住了:“小寶叔,你干啥咧?”

    “你爹咧?俺找他有急事!”龙小寶擦了擦腦門子上的汗珠子。

    “再急的事也不中,俺爹和俺娘在屋里的床上打架咧!”李小富脖子一梗,死活不讓龙小寶過去。

    “你個傻東西,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趕紧給老子讓開,不然大嘴巴子抽你!”龙小寶真急了,虎著臉。

    “你干抽俺,俺讓俺家的阿花咬你狗日的!”李小富的傻勁上來了,“俺爹說了,和俺娘上床打架才是正經的事,俺爹說要給俺生個弟弟咧!”李小富剛說完,龙小寶就聽見屋里傳來姜小娥傳來嗷嗷的叫聲:“小富他爹啊,疼死俺了,要破了!求你別用門閂,用搟面杖光溜點!”

上一篇:兒媳妥協軟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