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不該弄這毬事

    王富貴是個人老成精的人,這一輩子雖然沒有多大的官運,但在龙王莊混得也算是順風順水。用龙王莊村民的話來說,他就是龙王莊的土皇帝。至于村支書馬建国則被村民們給自动排到了王富貴的下邊。因為他們感覺馬建国比起王富貴來說,沒有這狗日的更狡猾。在龙王莊村民的眼里,王富貴狡猾得像是山中的老狐貍,鼻子比狗的都要靈驗上百倍。稍微一有點風吹草动,他立馬就能嗅到味道而迅速的做出改變。

    可就是這樣一個在龙王莊算得上頭一號人物的王富貴此刻竟然坐在石頭上,有了輕生的想法。只要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可王富貴始終下不了這個決心。沒有人不想活著,而他王富貴更不想死。他還有很多事沒有做,譬如他還沒抱上孫子,又譬如他還沒有把他的老對手馬建国給整下臺,自己村長支書一把抓。

    王富貴此刻不知道自己走這一步棋是對還是錯,他在等。等一個臺階下,等一個能堵住他婆娘田秀花和他兒媳荷花的嘴。好讓她們把這件丑事給埋在肚子里發霉漚爛,一輩子都別聲張出去。

    “妈了個逼的,都這么長時間了,咋還沒有人找過來?”王富貴漸漸的有些坐不住了,他從石頭上站起身,有些急躁的來回的溜達著。

    “村長,你可不能想不開啊!”這個時候,王大孬不知道從哪里鉆了出來,他跳著腳沖著王富貴擺著手,看那急切的模樣,真比他親爹跳河更紧張。

    “終于來人了!”王富貴皺著的眉慢慢的松了下來,見是王大孬,王富貴心里很是感到安慰,“王大孬這狗日的對自己真是忠心耿耿,看來得找個機會給他再提拔提拔了!”

    “大孬啊,你回去告訴你俺婆娘,就說俺對不起她,如果有來世,俺們還做夫妻!”王富貴說到這里,竟然生生的擠出兩滴渾濁的老淚。

    “村長啊,有啥大不了的事,不能回家坐下來好好說啊,咱龙王莊可離不開你啊,俺王大孬可離不開你啊!”王大孬說著說著竟然也陪著一起掉起了眼淚。兩個鼻筒里竟然流出兩溜弄弄的黄鼻涕,倒掛在鼻孔里,迎風一吹,盡數掛在嘴角。王大孬也顧不得擦,竟然學小孩子一般用舌一卷給倒卷到嘴里。仿佛癩蛤蟆舌卷蒼蠅一般。看得王富貴胃里一陣陣的翻涌。

    “大孬啊,這事不行啊!俺對不起秀花啊,也對不起俺王家的列祖列宗啊,俺不活了!”王富貴演戲高超得很,他的腳看似大步的超前邁,實則早就用眼量好了距離。腳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石面上。可這樣的舉动卻把王大孬嚇得夠嗆。

    “村長,你臨死前有啥話也得給俺嫂子交代下啊,俺這就去喊嫂子,你等會再死!”王大孬方寸已亂,說起話來也沒有了往日的機靈。王大孬說完,撒腳丫就往回竄。

    “呸呸,你狗日的烏鴉嘴,老子還沒活夠咧,怎么會輕易的尋死?”王富貴沖著王大孬的身影吐了幾口吐沫,隨即又坐了下來了。眼下計用了一半了,成不成就看下邊的了。

    果然,時間不大。就看見田秀花跌跌撞撞的往小南河的河邊跑著。她的兩腿已經嚇得發软了,被王大孬和龙小寶一人夹著一只胳膊。后邊還跟著驚慌失措的荷花。倒是他們的寶貝兒子二蛋子一臉的興奮,一邊跑著一邊嗷嗷:“哦,哦,哦,俺爹去小南河逮魚蝦了,大家都來看啊!”

    李小富這個傻貨提著一只大水桶在后邊紧紧的跟著二蛋子,他一邊跑一邊在后邊紧嚷嚷:“狗日的二蛋子,你等等老子,老子的鞋都跑丟了一只!”

    不知道將軍和李小富家的阿花從哪里跑了過來。阿花在前邊撂著蹄子跑,將軍則紧追著阿花不放,時不時的把狗鼻子貼在阿花的腚溝中一頓亂嗅,嗅到高興的時候,還伸出舌舔。弄得阿花興奮得嗷嗷叫個不停。

    村長王富貴想不開要自殺的消息仿佛平地刮起了一真卷子風,還沒幾分鐘就傳遍了整個龙王莊。大家都一溜小跑的朝著小南河跑去。這場景,比村里發救濟款還要熱鬧許多。馬建国聽說了,樂得嘴巴都快咧到后腦勺了。他帶著徐守財風風火火的也往小南河趕。徐守財上了年紀了,再加上腿腳不好,一邊小跑一邊吭哧吭哧的喘著氣:“支書啊,你  更新速度最快,跑那么快干啥啊?俺跑不动了!”

    “你懂個鸡吧咧,碰到這千年不遇的事,不去看熱鬧那不就虧大發了!”馬建国笑得嘴仿佛中風一般,都合攏不上了。“守財,等回去后,你去給俺多買點香,俺得好好拜拜老天爺,老天爺有眼啊,終于要把這狗日的禍害給除掉了!”

    h_小-說網  王富貴看著這黑壓壓仿佛蝗蟲一般朝著小南河趕來的人,他頓時傻眼了:“妈了個逼的,老子的影響力有這么大嗎?這他娘的都是誰走露了風聲?這不是明顯看老子的哈哈笑嗎?”戲演到現在,王富貴有些后悔了……

下一篇:兒媳妥協軟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