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沒臉見人牲口村長

    雨下得急,收得也快。當龙小寶剛剛跑到家里換穿好衣服后。這雨就立時的住了。龙小寶走出屋子,沖著依然阴沉的老天爺破口大罵:“妈了個逼的,害得老子淋了個落湯鸡!”

    龙老蔫叨著從龙小寶換下的衣服兜里順來得煙卷,雖然已經有些潮了,但還是能點著火。只是抽起來煙氣越發的大。抽一口煙,喷出的煙霧仿佛超載的拖拉機冒出的黑煙一般。龙老蔫剛吸了兩口就感覺嗓子眼疼,肺熏得喘不過氣來。一陣的劇烈的咳嗽,最后悻悻的把煙卷給扔到了地上。

    “這可是場及時雨啊,再過個月把,就該收苞谷咧!”龙老蔫換裝上一鍋旱煙,吧嗒吧嗒有滋味的抽了起來。

    “你倆別光顧著喷空,趕紧把衣服給俺歸攏歸攏!俺好給洗出來!”閑不住的馬菊芳端著個大盆走到了院里。

    “下雨天也閑不住,歇會吧!”一向木訥的龙老蔫竟h_小_說網更_新_最_快然知道心疼自己的婆娘了,這讓馬菊芳聽了心里美滋滋的:“老天爺開眼了,臨到老了,自己的男人不但那東西厲害得讓自己受不了,而且還知道心疼人了!”馬菊芳白了龙老蔫一眼,“還不是為你們爺倆?”

    “干娘,等有空俺去縣城,給你買個洗衣機,到時候你就不用手洗了!”龙小寶無意中看到干娘的手粗糙得仿佛枯樹皮一般,不由得一陣心疼。

    “洗衣機?哪有手洗的好!”馬菊芳聽了心里越發的高興。

    “干娘,你不懂,這是高科技咧!你只要搬個小板凳往旁邊一坐,手一擰按鈕,就自动洗咧,比你搓洗得干凈多了!”龙小寶一邊說話一邊搶過馬菊芳手中的洗衣盆放到了院里,開始咣當咣當的壓著壓水井。一壓竄出一溜水,速度慢得仿佛老鱉爬。“啥時候能把這個壓水井給換了,該用電機抽就好了!”龙小寶壓了沒幾下,就感覺身上冒汗。可能是這些天那種事情干多了,身体虛得厲害。

    “看來得找李麻子給弄點中药給補補身子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錢,龙小寶比誰都明白,沒有好身体,有再大的機遇和官運都白瞎。

    “還是俺的小寶知道疼人,小寶,等會干娘給你殺只老母鸡,給你補補身子!正長身子的時候,這營養可得跟得上,要不然身子骨單薄,將來就是娶了媳婦生個娃也壯實不到哪里去!”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正當龙小寶一家人拿起筷子要吃晚飯的時候。猛然就見田秀花披頭散發的跑了過來。她一見龙小寶,立刻嚎啕大哭了起來:“小寶啊,你富貴叔出事了!”

    “啥?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咋回事?”龙小寶見田秀花這個樣子,也吃了一驚。

    “你富貴叔不見了,他冒著雨出去的,到現在還沒回來!”田秀花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的。龙小寶越聽越糊涂。剛想往下問,哪知道田秀花拉著他就往外走:“小寶,幫幫嬸子吧,你富貴叔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俺可就不活了!”田秀花不敢當著龙老蔫和馬菊芳的面說王富貴做出得畜生的事。等到了外邊,田秀花把這事一講,龙小寶聽了眉毛立刻皺了起來:“嬸子啊,這可不是啥好征兆啊,弄不好俺富貴叔一時想不開,再尋了短見!”

    龙小寶這樣一說,把田秀花嚇得眼前一黑,好懸沒栽在地上。她的身子哆嗦成一團:“小寶啊,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你鬼點子多,幫忙尋尋你叔,要不然,嬸子可真就沒法活了!”

    龙小寶推辭不過,同時他也意識到了這事的可怕。于是他往村部跑去。到了村部,掏出兜里的鑰匙打開村部的會議室的門。按下電喇叭的電源。喂喂了兩聲后。龙小寶就扯著嗓門喊道:“村長,村長,你在哪里?鄉里又來了大干部來檢查咧。聽到后,趕紧趕來村部!”

    龙小寶一連重復了四五遍,這才關了電喇叭。“狗日的,俺就不相信你聽到這消息后會不出來!”龙小寶暗自為自己的注意喊絕。

    “狗日的,毛還沒扎齊的瓜娃子,還想騙老子?”王富貴坐在小南河一塊凸出的石頭上,冷笑著沖著村部的方向罵了一聲。隨即他的目光又瞅向了小南河的河面。

    “做了這種事,實在沒臉見人了,要是死了那可就是一了百了啊!”王富貴咬著牙的站起身來,他瞅著因為剛才陡降暴雨而暴涨的河面,他把眼睛閉上了……

    搜索“”看最新章節

下一篇:不該弄這毬事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