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天譴倫孽痛不欲生

    “二蛋子啊 ,你快來救俺,你媳婦被人欺負咧!”荷花大聲的嚷嚷著。王富貴嚇得趕紧用手捂住了荷花的嘴,下邊往里邊挺进。也許是王富貴紧張的緣故,那支老枪就是半死不活的,再加上荷花的不配合,王富貴死活进步到里邊。急得王富貴滿腦門子都是汗。

    “狗日的,再亂动,老子弄死你!”王富貴照著荷花年輕的彈力十足的腚就是兩巴掌,扇得荷花連連叫喚,那紧紧閉合的蓬門此刻也裂開了一絲的縫。

    “狗日的,你下邊有动靜了,真是個臊娘們!”王富貴抓著這個機會,用手扶著他的那玩意找準地方就要前进。而荷花任命一般的停止了反抗。

    “家丑不可外揚,要是聲張出去,自己絕對沒法做人了!再加上在這種場合下,被自己的老公公這般欺辱,荷花的心里除了羞恥外,還有一點點說不出的興奮和刺激!”荷花閉著眼睛,等著老公公那丑陋的玩意鉆进自己的身体里。

    “唔唔!”荷花的腚溝被王富貴這樣一摩擦,頓時有點痙攣了。那蓬門張開得越發的大了,已經能看出里邊粉紅的花瓣了,還帶著一滴滴的露珠。

    “小臊貨,公公要进去了!”王富貴見荷花不再掙扎了,心里暗喜。正當他要抓著這時機把荷花給吃下肚的時候。猛然,王富貴覺得腦袋被重重的擊打了一下。這一下來得可真是不輕,差點沒砸爛他的腦殼。王富貴只覺得腦袋嗡嗡直響,眼前金星亂冒。

    “妈了個逼的,誰打老子?”王富貴扭身一看,只見田秀花氣沖沖的拎著門閂正站在他身后。

    “秀花啊,你聽俺說,俺是和荷花鬧著玩咧!”王富貴一見田秀花這個模樣,就知道大事不好了,他臉上強擠出一絲笑的解釋道。

    田秀花咬著牙,揮舞著手中的門閂照著王富貴劈頭蓋腦的就是一頓亂砸。她一邊砸一邊嗷嗷:“砸死你個畜生,你竟然對自己的兒媳婦做出這樣的事,你這是要遭天打五雷轟啊!”

    王富貴自知理虧,他害怕田秀花大嗓門亂聲張,撲通的往地上一跪,咣咣的磕著響頭:“秀花啊,俺知道錯了,俺不是人,你打死俺吧,只求你別聲張,要是讓街坊鄰居知道了,那可就全完了!”

    “你敢做還不敢讓人知道?老娘俺偏要聲張,看你這個大村長做得好事,堂堂的一村之長,国家干部,竟然做出這樣的事來!”田秀花快氣瘋了。她沒想到王富貴竟然能做出這樣讓人感到齷齪和惡心的事來。

    剛才就感覺到王富貴有些不對勁,可田秀花打死也想不到他竟然對自己的兒媳婦做出這樣的事。幸虧沒弄进去,這要是弄进去,那可就全完了。但就是這樣,這欺辱自己兒媳婦的事已經是事實了,兒媳婦的腚溝都被王富貴這狗日的給磨出水來了。田秀花此刻有一種想投河跳井的想法,她覺得家里出了這樣的丑h_小_說網更_新_最_快事,她是沒辦法再這個世上活了。

    “俺去死,眼不見為凈!”田秀花把門閂咣當的仍在地上,轉身就往院外跑!

    “娘,你別這樣,要死也是俺該死,是俺不要臉啊!”荷花哭著跑了出去,腦袋沖著南邊的院墻就撞了過去。荷花的脾氣也烈了點,這一腦袋撞得結結實實的。咣當撞在墻上,隨即荷花的身子一出溜就栽倒在地。

    “俺的荷花啊!”田秀花嚇得差點尿一裤,她連滾帶爬的撲到荷花的身上,連連搖晃著荷花,“荷花,你別嚇娘啊,都是娘不好,都是娘不好!”

    王富貴哪見過這個陣仗,他眼見著荷花的腦瓜子撞在了墻上,他兩手一哆嗦,張大嘴,沖著天喝喝的吸著氣。這一口氣咋弄都上不來,仿佛被捏著脖子窒息一般。過了兩三分鐘,他才緩過來這口氣。“老天爺啊,這都是俺的錯,千不該萬不該,俺不該做出這種畜生不如的事,俺該死啊!”王富貴一下子仿若蒼老了十來歲。他往地上一坐,失聲痛哭起來。

    雨越來越大了,而且還起了大風了。這風猛烈的一刮,刮动萬千雨線胡亂的交織在一起,密密匝匝的連成了一片。地上的水坑里冒著連珠水泡,一個接著一個,仿佛里邊藏著無數只癩蛤蟆吐著氣一般。天上的烏云仿佛受了驚嚇的牛犢一般,撂著蹶子狂亂的奔跑著。一道道閃電如發怒的電蛇一般劃破阴暗的天空,轟隆隆的雷聲仿佛也被誰惹惱了一般,一聲接著一聲的吼叫著,震得整個龙王莊的大地都在哆嗦.

    “老天爺發威了,老天爺發威了,俺要遭天譴了!”王富貴顫巍巍的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出了茅廁。仿佛失了魂兒一般順著平房的樓梯臺階,一步步的往上爬。當下村里新蓋的房子都以平房為主,一般都在平房外邊修設樓梯。將來也好利用平房的房頂晾曬農作物。王富貴家也不例外,當王富貴站在新蓋的平房的房頂的時候,他張開胳膊,仰著腦袋沖著天野兽一般的咆哮著:“來吧,老天爺!來吧,老天爺,你劈死俺算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