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公公你這樣要遭報應

    王富貴回到屋里,瞅見田秀花已經用被子蒙上了頭。掀開被子,王富貴捅了捅田秀花:“秀花,俺有個事找你商量商量!”

    “啥事?你是家里的掌柜的,啥事你自己做主就行!”田秀花剛才被王富貴弄得超級不爽,所以說起話來自然沒帶著好聲氣。

    “這事可不是俺一個人能做得了主的!”王富貴張了張嘴,可卻不知道咋說。這老公公對兒媳婦沒安好心,這可是要遭天譴的。弄不好出去一個雷就得被劈死。

    見王富貴哼哼唧唧的,田秀花干脆又蒙上頭睡覺。沒多大會功夫,田秀花就睡著了。王富貴見了,自然把這個念頭給放棄了。“要是能偷偷的說通荷花,和她偷偷的睡上一睡,能種個種也行,這種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咧!”想到這里,王富貴的心又活了。

    正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聽見荷花屋里的門吱呀一聲打開了。王富貴站起身,扒著窗戶往外看,只見荷花提著裤火急火燎的往茅房里竄去。估計是來得急,快憋不住了。剛到茅廁口,荷花就開始往下把裤,露出的那大白個白花花的腚讓王富貴看得那玩意騰得一下就起來了。“嘖嘖,這女人啊還是年輕的時候水靈,看著就想咬一口!”王富貴被兒媳婦荷花給勾得肚里仿佛有無數的饞蟲涌动一般,再也把持不住了。

    王富貴瞅了瞅自己的婆娘田秀花已經發出均勻的鼾聲了。于是他裝著膽子就出了屋門。這個時候,雨下得依然很大。從屋里到茅廁原本用不了幾步的路。但就這么短的距離已經讓王富貴淋了一個落湯鸡。王富貴裝作內急的模樣,風風火火的竄到了茅廁。瞅也沒瞅里邊蹲著的荷花,解開裤腰帶就脱裤子。當他把他那老得已經抽抽在一起的老枪給逃出來的時候。荷花嚇得連忙的咳嗽提醒茅廁里有人。

    “公公的鸡吧真丑,比起龙小寶的來,真是王婆遇到了汪婆差得不是一點兩點。”荷花在這種窘迫的氣氛下,竟然還能想起龙小寶的那玩意來。并做了個對比。

    “呀!荷花,你咋在這里咧!對不住一秒記住  啊,對不住啊!”王富貴裝作很吃驚的模樣,只是卻沒有半點要退出茅廁的动作,他反而厚著臉皮說,“荷花,你先給公公讓個位吧,公公憋不住了!”

    “公公,你先把眼睛閉上,俺給你讓位!”荷花羞得臉通紅,她慌亂的往上提裤。王富貴偷眼一瞅,看見了荷花小肚子下邊那濃密的一簇黑來。

    “乖乖,兒媳婦的這里這么旺盛,肯定是一個悶臊的人兒!”王富貴皺著眉,強往外憋。最終稀稀拉拉的流出了一點。

    “荷花,你繼續吧,俺好了!”王富貴說著就出了茅廁。

    見公公走了,荷花這才把心放下,回到了茅廁,她重新又蹲了下來。可能是吃壞肚子了,荷花噼里啪啦的一陣亂響,体內的穢物盡數派出。荷花舒暢的叫了一聲。可就在這個時候,王富貴又折了回來,手里還拿著一頂草帽。

    “公公,你又來干啥?”正在蹲著的荷花沒法起來,只得慌亂的用手掩蓋著自己暴露在外的羞人的部位。她已經有些惱了。

    “荷花啊,俺看著雨下得太大了,給你拿頂草帽戴上,可別淋著了!”王富貴說完就朝著荷花走來。

    “爹,你不能這樣咧!”荷花慌亂的想站起來,可卻被王富貴給按住了,拿著草帽就往她的腦袋上扣。手按著荷花的腦袋,王富貴故意的用往自己的裤檔上按。荷花的腦袋扎在王富貴的裤檔里,王富貴舒暢得叫出了聲。

    “爹,你再這樣為老不尊,俺可要喊人了!”王富貴的舉动這般明顯,荷花此刻已經看出來了,公公對自己沒安好心咧。

    “荷花,俺知道二蛋子那玩意不中用,要不就讓爹代勞吧,你放心,俺一定讓你舒服咧!”王富貴說完,就把荷花給抱了起來,手不老實的在荷花的身上亂摸著。

    “來人啊,來人啊!”荷花剛喊了兩聲,就被王富貴給捂住了嘴。“荷花,來吧,來讓公公伺候伺候你,這種事情做了一次就想第二次咧!只要你能為俺王家懷個種,爹給你當牛當馬都認了!”王富貴說完,就掏出他的那玩意,往荷花的腚溝里塞。

    荷花一個弱女子無論怎么反抗都掙脱不了。眼看著那玩意在自己的腚溝里磨來磨去的就要弄进去了。荷花流著眼淚哽咽道:“公公,你這樣欺負你兒媳婦,你要遭報應咧!”

    “報應?啥鳥報應?老王家絕后才糟報應咧!”王富貴眼珠子通紅,此刻他仿佛一只發狂的兽一般,拼命的擠壓著荷花……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