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當家的,你急個球咧

    當著龙小寶的面,王富貴不敢大聲的張揚。他先示意龙小寶在小賣鋪柜臺旁邊的椅子上坐下,自己則頂著雨往灶房里跑去。越下得越來越大了,仿佛珍珠倒卷一般,又仿佛天河開了口一般,整個天空霧蒙蒙的,彼此距離一米遠都看不清長得啥模樣。

    龙小寶探著腦袋往灶房的方向張望,可惜除了接天連地的雨線外什么都看不到。唯獨聽到王富貴呵斥田秀花的聲音:“狗日的,咋呼啥咧,有外人在,讓人聽了,俺這個村長的面子何在?”

    “狗日的,初中都沒畢業,還拽啥鸡吧詞,弄得跟唱戲一樣!”龙小寶撇了撇嘴,心里暗笑,“這狗日的娘們在自己那里沒弄成,倒是勞煩起她男人來了!看這樣子,王富貴對田秀花沒一點興趣了,也難怪,都老夫老妻的,都骑了半輩子了也沒多大勁了,還不如去娜娜美發屋弄幾個外地的娘們帶勁!”正當龙小寶胡思亂想的時候,就見田秀花笑著进了屋。一进屋,立刻沖著龙小寶拋了個媚眼,隨即兩手掬著沉甸甸的乃子忽閃了兩下。龙小寶看得心里火氣:“這狗日的,咋天天這么大的臊勁咧!”

    正在這個時候,王富貴手里端著一盤炒花生米跑來了。他跑进屋里,沖著外邊的天不住的咒罵:“狗日的,這是啥鬼天氣,從灶房到這里,就幾步的路竟然能淋成這樣!”

    &nbsp搜索“”看最新章節;田秀花瞪了王富貴一眼,然后又笑著對龙小寶說:“小寶啊,外邊下得越來越大了,你要是不嫌棄就在嫂子這里隨便吃點!”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龙小寶正好也餓了,于是他就不再推辭了。

    “先喝點酒暖暖身子!”田秀花沖著王富貴一示意,王富貴會意趕紧從貨柜上拿了一瓶沒有包裝盒子的酒。王富貴掂了又掂,到最后一咬牙打開了。

    “小寶,你今天有口福了,你富貴叔一向是抠腚眼唆手指的人今天把他多年珍藏的好酒都拿出來了!”田秀花笑嘻嘻的說道。

    “狗日的,這瓶劍南春俺撕了包裝盒就是為了能給自己留一瓶好酒,你要知道,這酒貴得啊,喝一口就頂得上一只小豬崽了!”王富貴心疼得給龙小寶倒了一小酒杯。這酒剛入杯子,香醇的酒香就撲鼻而來。端起酒杯一看,琥珀色的粘稠。“好酒,不虧是好酒!”龙小寶連連贊賞。雖然他不懂酒,可這樣的好酒哪怕是二蛋子都能分辨出來。

    “哧溜!”一口悶了下去,隨手捏了兩顆花生米扔到嘴里,吧嗒吧嗒滋味,龙小寶把酒杯往王富貴面前一伸:“再弄一杯嘗嘗!”

    “狗日的,這好酒和好茶一樣,得一小口一小口的品,你這樣喝,能喝出啥味道來?”王富貴把眼珠子一瞪,先是小口吸溜了一口,臉上帶著神仙一般美滋滋的模樣,又給龙小寶倒了一小杯。

    “來,小寶,吃菜!”田秀花殷勤的拿出兩個豬蹄,撕也沒有撕就遞給了龙小寶。龙小寶也不客氣,甩開腮幫子大口的吃了起來。

    “倒酒啊,富貴,快點給小寶倒酒!”田秀花伸出腳在王富貴的腿上踢了一腳。王富貴一咬牙,心里暗自想:“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為了能給自己老王家傳宗接代,老子認了!”可隨即王富貴又心里很賭氣:“喝了老子的好酒,還得骑老子的女人,到最后老子還得養他的種,這真鸡吧窩心!”

    窩心歸窩心,可王富貴卻沒有一點辦法。計劃生育政策越來越紧了,趁著現在自己還能弄到生育指標,趕紧時間再生一個。要不然老王家真絕后了。王富貴想到自己的傻兒子那软啦吧唧半殘廢的家伙就一陣的窩心。

    “來,喝,小寶,等一會叔還有事求你咧!”想明白的王富貴忽然變大方起來,他沖著田秀花嗷嗷道,“沒眼力價的娘們,換大碗,這小酒盅喝得不帶勁!”

    一向厲害的田秀花今日反常的對王富貴百依百順。就連龙小寶看了都嘖嘖稱奇。推杯換盞,不大會的功夫,這一瓶好酒就快見了底。兩人的酒量都不咋滴,所以喝得是眼花耳熱心跳。

    “小寶,你看你嬸長得咋樣?”王富貴拉著田秀花問龙小寶。

    “美,俊俏,好看!”龙小寶傻傻的笑著,他此刻腦子已經有些不停使喚了,仿佛塞滿了漿糊一般。

    “那叔求你和你嬸子睡一覺,你樂意不?”借著酒勁,王富貴口齒不清的說了出來。

    &nbsp  更新速度最快,;  “睡覺?那不行?這不是給你戴綠帽子了?不行,不行!”龙小寶連連擺手。

    “必須睡,叔不怕戴綠帽子,必須睡,今天晚上就睡!”王富貴抓著田秀花的胳膊就往龙小寶的懷里拽。田秀花沒注意就被推到了龙小寶的懷里,一腚坐下,正好被龙小寶那已經興奮起來的小兄弟給頂著。田秀花爽得一哆嗦,好懸沒叫出來。她沖著王富貴一瞪眼:“當家的,你急個球咧?俺還沒取環咧!”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