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多半是想弄那事了

    龙小寶哭得仿佛兔子一般,兩眼通紅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死了爹娘一般。龙小寶背著手,趿拉著鞋慢吞吞的往山下走,往日的龙行虎步此刻也變成了彎腰的老漢一般。他嘴里叼著一根從山道旁折下來的荊條,低著腦袋漫無目的的往山下溜達。山風陣陣吹來,引得路兩旁的荊棘唰啦啦的響著。送來不知名的野花的芬芳。香味撲进鼻子里,引得龙小寶過敏一般的接連打了四五個喷嚏。“狗日的,這是誰又罵老子咧?”龙小寶皺著眉胡思亂想起來。想來想去,自己也沒有做啥傷天害理的事,除了利用計劃生育騙了人家點前,再就是偷偷摸摸背著她們的漢子的骑了幾個娘們。對,還給二蛋子他媳婦開了苞,僅此而已!

    龙小寶的喷嚏仿佛下山骑自行車一般,怎么捏閘都剎不住車一般。打起喷嚏沒完。龙小寶揉了揉鼻子,大聲的罵道:“狗日的,老子又沒做啥傷天害理的事,誰他娘的再暗地里罵老子,老子咒他死全家!”龙小寶這一番惡毒的話剛罵完,就見天上咔嚓響起一個炸雷,就在劇烈龙小寶頭上不足三米的地方響起,嚇得龙小寶脊梁骨冒涼氣,頭發根都豎了起來。龙小寶仿佛死狗一般當即臥倒在山路上,兩手抱著腦袋,仿佛鴕鳥一般腦袋扎在荊棘棵里。

    “哎呀,俺的娘啊,俺龙小寶沒作惡啊,咋老天爺晴天霹靂非得雷劈了俺啊,俺還沒娶媳婦咧!”龙小寶嚇得快屙裤了,他哆嗦著身子不敢看天,只是一聲紧著一聲,一聲快似一聲的叨咕著。本來天不怕地不怕的龙小寶此刻竟然也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神靈了。“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大慈大悲的真主,俺龙小寶充其量就是管不住裤檔里的玩意,這就是被抓到派出所也判不了死刑,你咋非得要收了俺不可啊!”

    “轟隆,轟隆,轟隆!”雷聲接二連三的響起后,原本平靜略微帶著點涼風的天氣轉瞬就變了。黑壓壓的云彩從東往西滾來,仿佛糞池里的黑水開閘一般,剎那間,烏壓壓的染遍了整個天空。紧接著隨著一聲炸雷在龙小寶的腦袋上空炸起后,黄豆粒大小的雨點鋪天蓋地的襲來。轉瞬間,整個山上都充滿了一種土腥的味道。

    “狗日的,看來是湊巧趕上了。要是聽了天氣預報,老子也不會這么狼狽了!”龙小寶暗自下決心,等有時間进城,一點得買個收音機。要不在果園里連天氣預報都聽不了。

    “罵了個逼的老天爺,有本事你用雷劈死老子?”龙小寶剛才的驚嚇勁過了,他用衣衫擋住雨,從兜里掏出煙卷,劃了十來根火柴,終于點著了煙。一口氣抽了大半根,隨著龙小寶一呼吸,兩道白煙仿佛修仙打坐的兩條氣龙一般,喷涌而出。

    眼看著雨嚇得越來越大了,龙小寶不敢再耽擱。他用衣衫一蒙腦袋,就風一般的村里沖。等他到了龙王莊,龙王莊的低洼的地方已經積了不少的水。龙小寶索h_小_說網更_新_最_快性把鞋脱了下來拎在手中,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家里趕。

    當他路過王富貴家開的小賣部的時候,發現王富貴正坐在躺椅上一邊喝著茶一邊看著天,嘴里還不停得叨咕:“狗日的,這雨嚇得可真不是時候,計劃生育剛開始,還沒開展起來呢,就得因為這鳥雨天給停了!”正在這個時候,王富貴突然瞅見龙小寶腦袋上盯著衣衫慌忙趕著路。他趕紧沖著龙小寶招手:“小寶,來叔家避避雨!這雨嚇得太大了并且這雨點也涼,淋出病來不是鬧著玩咧!”

    龙小寶聽見了,心里一猶豫,就想拒絕。“剛剛擺脱了田秀花,現在過去無異于羊入虎口!”龙小寶眼珠轉了轉,就笑著給拒絕了:“富貴叔,沒事,再走幾步路就到家了!”

    “狗日的,連俺的話都不聽了?”王富貴見龙小寶不給自己面子,臉蛋子立刻拉了下來。

    龙小寶一見王富貴這般模樣,沒辦法只得鉆到了王富貴的小賣鋪里。“狗日的,這雨嚇得可真鸡吧大!”龙小寶一邊擰著衣服上的水一邊沒話找話的和王富貴打招呼。

    “這雨下得也好,再過些天就該給玉米施肥了!趁著這場雨,到時候地墑足,到時候就不用澆地了!一準好收成咧!”王富貴雖然嘴上說耽誤工作,其實心里巴不得這雨下個三天三夜才好咧。自己也好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歇歇。于是他就用這個借口做掩護。

    “富貴叔,俺咋沒瞅見俺秀花嬸子咧?”龙小寶探著腦袋往里瞅。

    “別瞅了,你嬸子在灶房里做飯咧!  無廣告無彈窗。”王富貴笑著遞給了龙小寶一根煙后,心里很是舒服。他對龙小寶的評價很高:“這個狗日的,腦瓜子管用,嘴皮子利索,明知道他是假意的問,但還是很受聽!”

    正在這個時候,就聽到田秀花在灶房里扯著嗓門喊:“富貴,快點來,快點來啊,人家受不了了,快點!”就田秀花這幾聲突然的叫聲,弄得王富貴手腳慌了。他站起身來一邊往灶房里走,一邊嘴里嘟嘟囔囔的罵著:“欠弄得貨,光天化日之下也不能弄這種事啊!”聽秀花這娘們這般的嗷嗷,她多半是想弄那事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