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干爹和干娘干起來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田秀花這個瘟神,龙小寶折回小木屋,剛想睡個回籠覺。哪知道剛躺下,就聽見將軍又嗷嗷叫了起來。這一刻,龙小寶連割了將軍狗鞭的心都有。“妈了個逼的,叫個鸡吧毛咧!”龙小寶氣沖沖的抄起門后的糞叉就沖了出去,他朝著將軍嗷嗷叫的方向就去了,他想打斷將軍的狗腿,隔了將軍的舌,再切了將軍的狗鞭。

    哪知道剛一出門,就聽見了龙老蔫氣呼呼的沖著將軍嗷嗷:“娘了個逼的,老子來一次你叫一次,叫你娘了個逼咧?你這狗眼再鸡吧不認人,老子今天就讓俺兒把你給弄死燉燉吃!”

    將軍見龙老蔫比自己嗷嗷的還牛,越發得不服氣了,這畜生的畜生勁犯了,它梗著脖子,瞪著狗眼,吐著一尺來長的狗舌叫得更加的歡實。這勁頭,恨不得把毛茸茸的尾巴夹到腚溝里使著勁。將軍天生的兽性未退,從來只有龙小寶一個主人。哪怕它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自己的主人的干爹,哪怕眼前的這個人有事沒事總爱給自己扔個饃,弄點骨頭啃。但它依然是見了他就嗷嗷。從這一點上來看,將軍更像是一條狼一般,絲毫沒有土狗的那種溫順。

    “干爹,你咋和將軍斗上氣了?他又不會真咬你,你直接往里进就是了,咋和個娘們一樣磨磨唧唧的?”龙小寶被龙老蔫打擾了睡眠,心里很是不高興,于是說話的時候也就帶著點氣。

    龙老蔫一聽更加的惱了:“狗日的小寶,你也來惹你干爹?看干爹不揍你個兔崽子!”龙老蔫說完就從自己腳下扒下他鞋底磨破了一個洞的布鞋,拎在手中,照著龙小寶就奔了過來。龙小寶一見嚇得一缩脖子,這都多少年了,沒見龙老蔫發這么大的火。看這樣子是真揍啊!龙小寶趕紧跳開了,嬉皮笑臉的求饒:“干爹,你消消氣,是不是和俺干娘斗嘴了?”

    這話說到了龙老蔫的心坎里了。龙小寶如今已經長大成人了,再加上又是村里的干部,是個要面子的后生。這要是真揍了,指不定龙小寶該如何記恨自己咧。畢竟不是自己親生的,這要是揍出個好歹,弄不好會鬧出事來。龙老蔫見好就收,氣哼哼的穿上鞋子:“給老子來根煙!”

    龙小寶趕紧竄到小木屋里,拿出大半盒十渠遞給了龙老蔫。龙老蔫點著一根,就地往果樹下一坐,吧嗒吧嗒抽著煙一句話不吭。

    “干爹,你到底咋了?”龙小寶也點著根煙,陪著龙老蔫坐下嘮嗑。

    “還不是你狗日的干娘惹的?今天村里來個收生豬的,價格也合適,俺就尋思著給賣了,也好早點給你娶個媳婦。你干娘非得等到農歷八月十五再賣,說那個時候能賣個好價錢,好給你的婚事辦得更加風光點。就為了這事,俺們就嗆了起來。你干娘還威脅俺不讓俺上她的床!”龙老蔫說到這里,往地上吐了口濃痰,“俺呸,這些天被俺弄得嗷嗷叫得舒服,要是俺三天不和她睡,她準吃飯不香,干活沒力!”

    龙小寶聽明白后,心里暖暖的,有一種想哭的感覺。為了自己的事,他們二老這么上心,哎,就是親爹娘也不過如此了。龙小寶偷偷的抹了抹眼淚,心里暗自下了決心:“自己一定要混出個人樣,要讓他干爹和干娘過上好日子,當親爹親娘一樣的給他們養老送終!”

    “干爹,你看你急得,俺干娘說得對,八月十五生豬的價格肯定高咧。這能多賣不少錢咧,俺現在還年輕,也不急著一時半會的,等會俺回家好好勸勸俺干娘,都一把年紀了,還吵啥咧?也不怕小貝笑話你們!”

    龙老蔫一瞪眼珠子,有些氣急的說:“你弟弟他敢?老子非打斷他的狗腿不可!”眼見著龙老蔫吹胡子瞪眼的又拽起了威風,龙小寶笑著不吭聲了。

    “小寶,你覺得你艾香嫂子給你說的那個丫頭咋樣啊?”龙老蔫沉悶了一會后,試探著問龙小寶。

    “就那回事唄,先互相了解了解再說,現在俺們年輕人和你們那一代不一樣了!”龙小寶沒有告訴他們實話,隨口糊弄了過去。

    “俺覺得那個丫一秒記住  頭雖然有點胖,但模樣也算周正,關鍵是她爹有錢咧!要是能和他結親,你小子一輩子都不用發愁吃喝了!俺喝你干娘也就放心了!”沒想到一向蔫了吧唧的龙老蔫竟然打得這樣一副好算盤。

    “俺知道了,干爹,俺盡量和她处,你們就別操心了!”龙小寶漫不經心的敷衍著龙老蔫。

    這個時候,龙老蔫把帶的熱飯菜給一一的端了出來。龙小寶正餓得前心貼后心,逮著飯菜一頓狼吞虎咽,如同風卷殘云吃完后,連打了兩個飽嗝后,這才摸著肚皮躺下了。

    龙老蔫又陪龙小寶說了話,就拎著飯盒下山了。看著龙老蔫越見彎曲的背影,龙小寶突然感覺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甩了甩腦袋,龙小寶強忍著眼淚沒掉下來。“看樣子以后得好好的在村部混了,混出個好前程,將來也好報答干爹干娘對自己的天大的恩情!”想到這里,龙小寶又悶悶不樂起來,關于田秀花借種懷娃的事,讓他腦袋疼得厲害:“這可是一招險旗啊,走得好了,背不住能沾上王富貴的光,走得岔了,那就萬劫不復啊!”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