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可不敢這樣干咧

    太阳都升到一竿子高了,龙小寶總算舒服的安生了。艾香顧不得擦拭嘴角的穢物,攏了攏凌亂的頭發,艾香就匆匆忙忙的離去了。用艾香的話來說,趁著現在得趕紧走,要是再晚一會,被村民給看見了,沒法做人。龙小寶看著艾香走路的姿勢有些不自然,準是好久不適應自己的龐然大物,被弄得火燎火燎的疼得緣故。

    龙小寶見艾香走了,趕紧把窗戶連同小木屋的門給開開。屋里的味道大得很,提鼻子一聞,一股特殊的味道中夹雜著弄那事的味道。龙小寶怕他干爹龙老蔫來給他送早飯,再發現了。所以趕紧清掃打理戰場。當他把一切都弄好后。他重新又躺下了。俗話說得好,好吃不如餃子,睡覺不如倒著。折騰了一晚上,縱然龙小寶年輕力壯,可身子骨也架不住這般折騰。

    迷迷糊糊正當龙小寶快要睡著的時候,忽然聽見門吱呀一聲開了。起初龙小寶還以為是風刮開的,并沒有在意。可隨即他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香水的味道。這香水是劣質的香水,因為聞起來有一股刺鼻的味道。雖然龙小寶不懂香水,但他卻聞過艾麗身上的那種香水的味道。

    “狗日的,誰啊?”龙小寶沒有睜眼,就有些不耐煩的問。

    “小寶,這太阳都曬到腚了,咋還不起來?”耳邊響起女人輕笑的聲音,這笑聲仿佛春天燥騰得老貓一般,聲音里帶著濃烈的臊氣。這女人說著話,就走到了龙小寶的身邊,一伸手就把龙小寶的被子給掀開了。

    “俺的乖乖啊,咋啥也沒穿咧?快嚇死嬸子咧!”這個女人說完竟然夸張的叫了起來,沒等龙小寶睜開眼呢,她的手就摸到了龙小寶的那玩意上。一上一下轉著圈的摩挲著,要是在往常,龙小寶被這樣一撩撥,那玩意早就撅上了天,可如今卻沒有了往常的英勇,疲沓的耷拉著,一动不动。

    “俺說秀花嬸,你一大早來俺這胡摸啥咧,當心摸起來,老子干死你!”龙小寶說著話的功夫抓住了這個女人的手,一用力就把她給拽在自己身上,面對面的紧貼著。田秀花驚呼一聲,心里頓時騰騰的跳個不停:“小寶啊,你這個壞東西,一見嫂子就想使壞!”田秀花說完,故意的用她的兩個大乃子擠壓著龙小寶。龙小寶不由得發出一聲舒暢的叫。

    田秀花剛要有下步动作,突然她好像發現啥一般,鼻子仿佛狗一般的用力的嗅著。越嗅越不對勁,田秀花皺著眉爬起來在小木屋里來回的走著。“這是啥味咧?怪怪的!“

    “嬸子,你這是干啥咧?”龙小寶坐起來,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問。

    “小寶,你老實給嬸子交代,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在屋里睡女人了?這味道不對勁!”田秀花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的臉立刻變了。剛才她過來的時候,和艾香這個臊狐貍走了個碰頭。艾香破天荒的和自己打了招呼。臉上的面紗也沒有帶,笑臉紅撲撲的,頭發還有點散亂。乍一看,就好像剛被男人給骑過一般。要搜索“”看最新章節不是艾香是個人見人怕的不詳女人,田秀花一準懷疑艾香是被龙小寶給骑了。

    “嬸子,你瞎說啥咧?俺要是有女人了,俺還會天天想著你?”龙小寶雖然心里一驚,但臉上依然笑嘻嘻的走到了田秀花面前,一把搂著田秀花,還沒等田秀花說話,就把嘴巴貼在了田秀花的身上。

    “你個壞東西,誰知道你說得是真的還是假的?”田秀花撅著嘴,仿佛小女孩撒嬌一般,“俺在來得路上,碰到了艾香這個臊狐貍,她也是從山上下來,該不會她昨天晚上在你這里過的夜吧?”田秀花心眼子不少,她轉著圈的套龙小寶的話。

    龙小寶一拍田秀花的大腚,佯裝生氣道:“嬸子,是不是侄子得罪了你?要不然你咋變著法的咒俺死咧?就艾香那個臊狐貍,別說骑了,看上一眼就得減壽三年咧!”

    “小寶,別撩撥嬸子了,再撩撥會,嬸子都尿裤了!”田秀花意亂之中,突然推開了龙小寶,撩了撩有些散亂的頭發,一本正經的對龙小寶說道,“小寶,嬸子找你有事咧?”

    “哦?啥事?嬸子,只要俺能辦,俺一定盡力給你辦!”龙小寶笑嘻嘻的又把田秀花給拉到懷里,手鉆进去摸著田秀花的大乃問田秀花。

    “嬸子,不會吧!這是你的主意還是你男人的主意?這是俺可不敢咧!”龙小寶沒想到田秀花竟然會讓他幫這個忙,嚇得他連忙晃著腦袋,一口給回絕了。開玩笑咧,這事可非同小可,要是讓村里的人知道了,那可就全完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