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漿糊有點咸有點甜還有

    艾香的這種稀奇古怪的祛邪方法,讓龙小寶血脈僨張。他感覺自己的血管仿佛被注进許多水一般,有一種馬上就要撑爆炸的感覺。度秒如年,龙小寶忍不住他心中的躁动。捉住艾香那兩只蹦跳飽滿的大白兔使勁的揉搓起來。

    艾香也不輕松,她光潔的額頭冒汗了,龙小寶的那里隨著不斷的滑动給她一種把持不住的瘋狂。那里越來越泥濘了,而且還夹雜著一種難以忍受的瘙養。艾香忍不住的想用手去狠狠的抠弄兩下,哪怕抠弄兩層皮,哪怕抠得流了血,也比這種煎熬要好受得多。感覺到自己的兩個乃子被龙小寶捉住揉搓,艾香幾乎要瘋掉了。她張著嘴,鼻孔仿佛拉風箱一般呼哧呼哧的出著氣。“小寶,求你了,別撩撥嫂子,現在到了關鍵的時候,你再忍忍,等忍過這一時,嫂子永遠都是你的人,你咋折騰嫂子,嫂子都依你,哪怕你讓嫂子為你生娃咧!”艾香生生的咬著牙,聲音顫抖著從牙縫里擠了出來。

    “啊,啊,啊,不行了,嫂子不行了,嫂子要尿了!”艾香突然加快了滑动的力度和速度,龙小寶能清晰的感覺到艾香的那里哆嗦成一團,一溜水箭喷出,全部弄在了龙小寶的小肚子上。

    “嫂子,你這不礙作法祛邪吧?”龙小寶生怕因為艾香出了狀況再重新來過。

    “不礙事,不礙事,靈光寺里的老和尚交代了,女的把持不住沒事,只要不讓男的把那東西給戳进去就中!”艾香撩了撩額前沾滿汗水的秀發。隨即又动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龙小寶在煎熬中猛然聽到了鸡報曉的聲音。勾著腦袋往窗外一開,眼見著如同刷了十幾層黑油漆的天空慢慢的暈出一條金縫。這金縫仿佛女人的溝縫被男人的那東西捅进去一般,慢慢的裂開,慢慢的擴大,隨之而來的是一片片紅紅的云霞擴散開來。云霞越來越多,金縫越來越大。那天邊團團的濃霧再也阻擋不住,轉眼間一轮通紅的圓盤跳出了云海。

    “嫂子,天都亮了,咋還沒好?”龙小寶無聊的用手一捻艾香乃子上的紅櫻桃。艾香嚶咛一聲,“好了,好了,可累死俺了,比被你一夜骑三次還累得慌!”艾香說完,趴伏在龙小寶的身上,眼皮子馬上就合上了。

    “嫂子,你折騰完俺了,該俺折騰你了!”龙小寶一翻身把艾香壓在下邊,掰開她的腿就要往那泥濘的縫隙中搗。艾香嚇得慌忙用手去捂:“小寶,嫂子不行了,渾身沒勁,經不住你再折騰了!”

    “嫂子,你的体內也有邪氣咧!俺用你剛給俺開過光驅過邪的寶貝也給你驅驅邪,免得村里的人都說你是狐貍精!”龙小寶拿開艾香捂掩的手,不費吹灰之力的就深入进去。

    艾香聽了,有點惱怒的擰了下龙小寶的腰:“狗日的,俺就是狐貍精,就是要勾你當俺的男人,非把你的這玩意給累死不可!”艾香話剛說完,就覺得一陣猛烈的撞擊傳來,她啊啊啊啊的叫了起來。這聲音仿佛狂風吹過齊腰深的苞谷地一般,一層接著一層的翻涌個不停。

    弄了約摸有四十多分鐘,龙小寶終于有了要發泄的跡象。艾香感受到了,她嚇得慌忙往后退缩著。企圖離開龙小寶的侵襲。哪知道龙小寶不依不饒的往前一頂,艾香就再也动不了一下。

    “小寶,嫂子求你了,趕紧拔出來吧,要不然把嫂子的肚子給弄大了,嫂子可就沒臉見人了!”今天是艾香月事過去的地十五天,正是容易懷娃的時候,這要是弄进去,一準把肚子給搞大。所以艾香害怕了。

    “嫂子,那不正好給俺生個大胖小子!”龙小寶感覺到自己的那東西跳动得厲害,眼看著就快把持不住了。

    “小寶啊,你個狗日的,你不能這樣害嫂子啊,嫂子還沒被你骑夠咧,要是大了肚子,看你咋用?”艾香的一句話點醒龙小寶這個夢中人。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龙小寶看著艾香微微張開的口,眼珠子一轉有一秒記住  了主意。湊到艾香的耳旁嘀咕了幾句,艾香先是劇烈的反對,可到最后她卻妥協了。“上輩子欠你的,來吧,小寶,只是要憐惜點嫂子!”艾香說完,就長大著嘴,閉著眼睛,等著龙小寶的巖漿喷發。

    “咳,咳,咳!”艾香吞咽不及,嗆了喉嚨,一陣劇烈的咳嗽,隨即她的嘴角慢慢的溢出一團團白的漿糊來……

    “嫂子,這漿糊是啥滋味咧?”龙小寶很好奇的問。

    “啥滋味?有點咸,有點甜,還有點臊不啦幾的酸!”艾香嬌嗔的白了龙小寶一眼,隨即閉上眼一动不动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