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含淚哀求別亂動

    &nh_小_說網更_新_最_快bsp;折騰了多時,龙小寶終于仿佛秋風中的樹葉一般,在脊梁骨冒著冷氣的同時,撲簌簌的落到了地上,又仿佛不知道疲倦亂撒歡的小馬駒子一般終于老實了一般。剛才還作威作福的那玩意此刻疲沓沓的耷拉著,上邊還沾著白漿糊一樣的東西。

    “來,嫂子,讓俺搂著你睡會!”龙小寶捂著嘴打了個哈欠。

    艾香此刻身子骨已經被龙小寶給折騰得七零八落了,兩只眼皮子直打架。她好像躺下來好好的休息休息。這么多年了,終于被不是她男人的第二個男人骑了,而且骑得還是那樣的舒服。艾香看著龙小寶,閃爍的大眼睛里仿佛小南河的河面被涼風吹過一般,閃著明亮的紋路。她的眼睛里仿佛遇到了高溫瞬間融化的白糖一般,滿是老婆看自家漢子的那種溫柔。

    “小寶,你躺下,嫂子今天來給你驅邪來了!”艾香咬著嘴唇,掙扎著爬了起來。撅著大圓腚彎腰在地上劃拉著什么。

    “找到了,幸虧沒有丟,這些可都是俺跑到鄉里的靈光寺求來的,都經過那個得道的高僧開過光的,靈驗著咧!”艾香說著話的功夫,從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兜里掏出一個小盒子。這個小盒子做得異常的徑直,上邊油著黑油漆,油漆的邊緣還鑲嵌著一道土黄類似符紙一般東西,把這個盒子給整個的貼封起來。

    “這里邊裝的啥玩意?轉身弄鬼,凈是糊弄你們這些沒文化的娘們!”龙小寶撇了撇嘴不屑一顧。龙小寶從來都不信這一套。

    鄉里的那個靈光寺龙小寶他小的時候沒少跑去玩。靈光寺是一座破敗的寺廟,早在十年前就破爛得不成個樣子,原本高高的廟墻早就坍塌得一塌糊涂。寺廟占地不小,大概能有一二十畝大。包括大雄寶殿在內足足能有三四十間房子。據說靈光寺是在明朝萬歷年間就建立了。到現在可有不少年頭了。盡管靈光寺早就破敗不堪,但香火卻依然鼎盛。據傳這靈光寺靈驗得很,當真是玉皇大帝放響p,不同凡響。

    如何的不同凡響?小李莊有一石女不能生養,她男人天天不給她好臉看,每天不是打就是罵。由于她那里是粘連在一起,不能弄那事。于是她男人變著法的折磨她,聽人說還往這個女人的腚眼里灌辣椒水。為此,這個女人沒少遭罪流淚。投河都投了好幾次,可幸運的是每次都被人給救了上來。有一次她獨自一人跑到一個偏僻的地方,解開裤腰帶想上吊。可沒曾想眼看著就快要斷氣了的時候,裤腰帶竟然斷成了兩截。鄉下的人都迷信,于是這個女人人為是老天爺保佑她,命不該絕。于是她就去靈光寺上了香,拜了佛。臨走的時候,這個廟里的老和尚還從香爐里給她抓了一把香灰囑咐她回家熬水喝。到了家,這個女人喝了以后。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這個女人先是嗷嗷叫的喊肚疼,隨即竄到茅廁里一陣的拉,足足拉有一個多小時,拉得她已經直不起腰來。好不容易過來這個勁,晚上睡覺的時候,她突然覺得自己的身上有些變化。脱下裤岔開腿一看,發現那個地方竟然開了縫,用手往里捅了捅,竟然通了。當她嗷嗷叫著把這個事告訴了她男人后。她男人不相信的用他的那玩意試了下,結果他男人嗷嗷叫著嚷嚷道:“不但通了,而且還深不見底!”結果沒過一個多月,她竟然懷上娃鼓起了肚皮。到最后還生了一個大胖小子。

    諸如靈光寺靈驗得事很多,哪怕就是誰家的老母豬下崽難產,只要去靈光寺拜上一拜,那也是靈光得狠。所以靈光寺的名氣越來越大,甚至有省里或者是外省的當官的、大老板開著小汽車來靈光寺拜佛許愿。在這么多事實佐證的面前,知道靈光寺的無不相信靈光寺真的靈光得很。可唯獨龙小寶不信這一套。他把這一切都歸于人的心理作用。“好歹老子也是讀過縣一高的人,這點道理老子還是懂得!”龙小寶斜著眼看著艾香畢恭畢敬仿佛敬祖宗一般的請下封條。當她打開這個小盒子的時候,龙小寶頓時吃了一驚:“艾香嫂子,你弄這么多光著腚的小禿驢干啥咧?”

    “不懂別瞎說!”一向脾氣很好的艾香竟然沖著龙小寶瞪起了眼睛,她呵斥完龙小寶后,然后沖著這小盒子里的光著腚的小和尚拜了起來,她邊拜邊嘴里叨咕:“如來佛祖保佑,原諒這個后生吧,俺給你磕頭了!”艾香說完,嘭嘭嘭的磕了起來。

    龙小寶看著光溜溜的艾香跪在地上,大腚撅向天,兩只大乃子貼著地。由于不斷的摩擦,乃子頂端的兩顆粉紅的櫻桃變得越來越大。這個場景,著實讓龙小寶有些氣血上涌了,龙小寶跳下地,不吭不哼的手指摸上了艾香的大腚,手指頭在她淡褐的菊花上來回的摩挲著,時不時的小拇指在艾香的腚縫里滑动著。

    “小寶,別亂动,俺要給你祛祛俺給你帶來得污邪,免得嫂子連累克了你!”艾香哆嗦著按住了  更新速度最快,龙小寶的手,兩眼含著淚的哀求著龙小寶……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