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容納不下的疼痛

    兩人誰都沒有話,但明顯的屋里的溫度開始升高,伴隨著兩人越來越急的呼吸聲音。龙小寶一把攬過來艾香,然后把艾香放在了床上,身子整個的壓了上去,還沒等艾香有所反應,他就把嘴巴湊了過去。

    艾香先是左右扭擺著腦袋的不從,可到后來卻慢慢的主动的配合著龙小寶。靈活的小舌靈巧的在龙小寶的面頰和口腔里來回的游弋著,灑下一串串帶著女人特殊香的唾沫。

    “小寶,不要這樣,嫂子…嫂子大半夜來找你,不是讓你欺負咧,嫂子…嫂子找你有急事!”艾香一個沒防備,裤子就被龙小寶給拽了下來。里邊只剩下一個窄小的黑小的裤/衩子套在棉花一般的腿上,顯得尤為的讓男人著迷。艾香蜷著腿,仿佛一個受驚的兔子一般。而龙小寶去不管那么多,低著腦袋一路慢慢的親來。艾香慢慢的顫抖著,慢慢的融化著。她漸漸的把身子放平躺下,兩腿慢慢的分開,鼻子仿佛急速拉动的風箱一般,呼哧呼哧喘著氣,羞如蚊蟲一般的聲音喃喃的響起:“小寶啊,不要這樣,俺是個不吉利的女人,千萬不敢再和俺做那種事了,這會害了你!”艾香說到這里,忍不住的掩面嚶嚶的哭了起來。

    龙小寶皺著眉看了看艾香,見她自顧的哭起來。心里莫名的一陣的煩躁,他粗魯的撕扯掉艾香的裤衩子,分開她的腿,粗魯的闖了进去。

    “不…不要…不要啊!”正在哭泣的艾香的猛然覺得一個巨大而又火熱的物什闖了进來,盡管那里已經有了充分的泥濘润滑的準備,但在如此清醒下感受這樣的龐然大物,這還是大閨女上花轎,頭一遭。

    “啊,啊,快點拔出來,疼,疼死俺了!”顧不上其他,艾香扭动著身子想擺脱龙小寶那玩意的闖入。龙小寶一聲獰笑,身子往她的身子上壓去。一手扳著她的肩膀,一手拽著她的秀發,腰猛的一發力,龙小寶就感覺到完全的进入了。

    “啊,啊,不要再往里了,被你給捅裂了!”艾香眼角閃著點滴晶瑩。她實在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如此的痛苦,記得自己新婚的時候,被男人給開/苞也沒有如此的痛苦。這快比得上古代刑罰中的骑木驢了。

    艾香平日里總喜歡拿古代的烈女和自己相比,所以對古書上記載的那些紅杏出墻,風臊的女人勾搭男人不要臉所受的刑罰很是了解。這骑木驢就是古代酷刑之一,把不守婦道的女人給綁在特制的木驢身上,四肢分別的固定在木驢前后的木樁子上。把婦人的渾身剝光,然后讓這婦人骑在上去。木驢中間有一個通常是一面圓長型的木板,下面安裝有四條支撑的驢腿或滾轮,于長木板正中間,安裝一根約二寸粗、一尺余長的圓木橛子向上直豎,游街時,全身被完全剝光,女人的那個地方對準那根驢背上的粗木橛直插进去,由四名大漢抬著示眾。在顛簸晃动的過程中,會給女人一種戳穿身子的感覺,行刑結束后,很少有女人能挺得過來的。這種刑罰在明清的時候尤為盛行,特別是在清朝,被稱為滿清十大酷刑之一。由此可見這種刑罰的歹毒了。

    艾香覺得自己的那個地方在不斷的痙攣著,她的手紧紧的掐著龙小寶的胳膊,扯著嗓子大喊起來。她想用喊叫來代替那種疼痛的感覺。“嫂子,你這里太紧了!”龙小寶一皺眉,隨即直起身,兩人依然相連,只不過龙小寶變成了跪坐。龙小寶伸手摩挲著艾香妙地方上端的那顆小櫻桃,很有技巧的揉搓著。

    “啊,啊,啊,不要啊,小寶,嫂子不行了,嫂子受不了了!”艾香剛停止的哭聲隨即又開始了,帶著哭腔的尖叫撕破夜的寧靜,轟隆隆,轟隆隆,雷聲響起,隨即咔嚓一聲,炸雷劈下,就聽見外邊傳來樹木裂開的咔嚓聲音.

    龙小寶聽到了外邊的聲音,心里也嚇了一跳。可如今正到了關鍵的時刻,龙小寶哪有其他閑心。感受著艾香瘋狂的扭动慢慢的平靜下來后,龙小寶這才試著運动著自己的大玩意。“啊,嫂子,這下好多了,比剛才順溜多了,你聽,噗嗤,噗嗤的,你這里在唱歌咧!”龙小寶說著話,猛的往外一抽,隨即又猛的往里一搗。

    “啊,小寶,你饒了嫂子吧!別弄了,弄了嫂子,你會倒霉的!”艾香說話已經少氣無力了,剛才的那突然來的那種感覺,已經讓她徹底的放棄了所有的反抗。一动不动,任憑龙小寶在自己的身上變著花樣的玩弄著。借著煤油燈的光亮,看著龙小寶年輕但卻透著一股坚韌的臉龐,艾香突然失神了,她突然嘴里念念有詞的叨咕著:“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保佑,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保佑……”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