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后半夜嫂子來找俺

    到了果園的時候,太阳已經快落山了。紅通通的仿佛被男人骑了的女人的臉,嬌艷得仿佛桃花一般。天邊有很多通紅的火燒云,一塊一塊的裝點著天空,顯得很是絢爛。龙小寶看了看天,嘴里喃喃自語道:“看來弄不好要下雨咧!”

    由于這一天忙得想狗一樣沒有一刻休息,再加上接連骑了艾麗和艾香兩個姐妹,所以身子骨疲勞得很,隱隱約約的后腰感覺到酸疼。看來還是古人說得對啊,這房中之事不能常干啊,干久了會要人命咧!龙小寶胡思亂想著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睡到什么時候,龙小寶是被將軍的狂叫給驚醒了。

    “狗日的,這果子剛經得住口,那些手腳不干凈的人就來了!”龙小寶黑著臉爬起來,抄起門后的糞叉子就沖了出來。現在果子剛褪去生澀,入口不是那么酸澀了,雖然不是可口的香甜,但還算是能經得起口了。所以招來不少貪吃嘗鮮的人打龙小寶果園子的注意。

    出了小木屋后,仰著腦袋看了下天。天上掛著一鉤月牙,看這時辰應該是到了后半夜了。月牙正掛在西天,昏黄昏黄的,仿佛一個瞌睡打睹的老人一般無精打采的。借著朦朧的月光,龙小寶貓著腰,提溜著糞叉子就順著聲音摸去。

    “你走開,快點走開,啊,啊!”將軍已經把這個人給堵住了,正不斷的沖著這個人齜牙吼叫著。聽聲音是個女人的聲音,仿佛銀鈴鐺一般,在空曠的夜晚顯得是那么的圓润清脆。

    “狗日的,聽聲音咋這么熟悉咧?”龙小寶撓了撓腦袋。等走进一看,龙小寶不由得張大了嘴巴,“艾香嫂子,咋是你咧?”

    “小寶,你總算來了,快點把這條畜生給攆走,它一叫喚,弄得人家心肝亂顫!”艾香一聽是龙小寶的聲音,艾香嚇得趕紧就往龙小寶的懷里鉆。隨著艾香的身子的移动,她的腰里的銀鈴鐺發出叮鈴叮鈴的響聲。這銀鈴鐺的響聲反而把將軍給嚇了一跳。將軍翻著狗眼皮睜圓了狗眼睛驚恐的抽著,尾巴撅著多高,四條腿不住的往后退缩著。

    搜索“”看最新章節    “嫂子,這半夜三更的,你上山來干啥?不怕走山道遭了狼?”龙小寶拍著艾香的后背。自從白天自己骑了艾香后,龙小寶就對艾香有了一份特殊的情感在里邊。在他的潛意識里,他已經把艾香當做了自己的女人。雖然自己沒有承諾什么,也不可能承諾什么。這也許就是普天下男人的通病吧。

    艾香撅著小嘴撒嬌道:“人家找你有事咧!”說完,艾香就扭捏不安的在龙小寶懷里扭动著。她的兩只大乃子紧紧的貼著龙小寶的兇膛,不斷的滾动擠壓著。龙小寶能清晰的感覺到艾香的里邊沒有戴罩子,隔著薄薄的衣衫,那兩個美妙無比的凸點讓龙小寶頓時心里又貓爪狗咬起來。

    “艾香嫂子,你不會是想兄弟俺了吧!”嘴貼著艾香的耳朵輕輕咬著吹著氣,手卻不老實的按在艾香的大腚上。仿佛揉面一般用力的揉著。艾香那彈力十足的腚在龙小寶的手中不斷的變幻著形狀。

    “唔唔唔,你個壞東西,嫂子找你是有正經事,唔唔唔,你放開嫂子…嫂子…的腚啊,嫂子的腚…被你…揉出水來了啊!”艾香仿佛不會說話的孩童一般,烏哩烏拉語無伦次的叫著,小嘴大大的張開著,露出了滿嘴的芝麻粒大小的小白牙。

    被龙小寶這樣一撩撥,艾香兩腳都站不穩了,她兩個胳膊不由自主的吊掛在龙小寶的脖子上,全身的重量都全靠著龙小寶承擔著。她仿佛忘記前來的目的,貪恋著龙小寶這一雙有著魔力的搜索  +  手帶給自己的這種美妙快樂的感覺。

    “走,咱們去屋里,這外邊夜風涼,當心著涼!”龙小寶把手從艾香的裤子里抽出來,在艾香的眼前晃动著手指上明晃晃的液体。艾香只看了一眼,就羞得恨不得把腦袋扎到裤檔里。“自己也太賤了,咋被他這么一摸,就流出這么多羞人的玩意?”

    來到了屋里,關上門,點著煤油燈。隨著燈芯噼里啪啦的冒著縷縷的青煙,屋里有了一種好聞的煤油的味道。“小寶,燈有點暗,嫂子來給你撥明點!”艾香捻起桌上的一根繡花針,熟練的用針在煤油燈的燈芯上挑撥著。頓時,煤油燈明亮了許多,龙小寶看著等下艾香的絕世俊俏的模樣,不由得呆愣住了。艾香抬眼看了下龙小寶,又羞澀的低下腦袋捻著衣角。兩人誰都沒說話,只有那燈芯吸著煤油發出的嗤嗤的聲音,還有那偶爾蹦跳炸開的火疙瘩發出的啪啪啪的聲音……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