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99章 哪有爹給閨女拉皮條

    馬秘書被艾麗這樣一弄,頓時面子上過意不去。“妈了個逼的,欠日的貨,老子好歹也是鄉長秘書,論級別不比你低多少咧!在官場混,那得講究個八面玲瓏,像你這個小娘皮一張嘴就把所有的路都給堵死了,真他娘的是個傻鳥!”馬秘書臉鐵青著,盡管心里罵得厲害,但卻憋著嘴一句話不吭。

    王富貴趕紧沖著龙小寶偷偷的一擺手,龙小寶頓時明白了:“這些狗日的貨,自己搞不定的事還得讓老子去搞,還真以為老子是大鬧天宫的孫猴子,神通廣大了?”龙小寶有些不情愿的走到了前邊,先是干咳了兩下,隨即對艾麗一笑說道:“艾主任,這是俺們龙王莊村民的一點心意,你就收下吧!”

    艾麗一見龙小寶站出來講話,那沉著的臉如同冬雪遇到了春阳一般,轉瞬就融化了。她抬著眼深深的看了龙小寶一下,隨即小媳婦一般的點著腦袋:“那俺就收下了,等回到鄉里,給他們嘗嘗鮮!”

    “這就對了!”馬建国和王富貴長出了一口氣。兩人交換了下眼神。心里更是犯嘀咕:“看這樣子,這個娘們準是被龙小寶這個胡子都沒長黑得瓜娃子給骑了!”他們都是老得成精的人,從艾麗的種種表現上來看,她絕對是被龙小寶給干了。而且還干得相當的舒服,要不然,她不會對龙小寶百依百順。

    “難道是那個小金龟的作用?”馬建国和王富貴不約而同的往龙小寶的裤檔里瞅,把龙小寶瞅得一個勁的往后退。心里一個勁的發毛,“這倆老東西,咋往俺這個地方看?”

    送走了艾麗和馬秘書,眾人都送了一口氣。特別是馬建国和王富貴,兩人更是感覺到渾身的輕松。

    “小寶侄子啊,這次還多虧了你,要不然咱們村的計劃生育工作還真搞不定!”馬建国破天荒的喊得十分的親昵。這讓龙小寶聽了,脊梁骨都直冒涼氣。龙小寶急忙擺手,“支書你說笑了,這都是大家伙的功勞,俺只是做了應該做的!”

    “不錯,年紀輕輕,就知道不貪功不自傲,你小子將來前途無量!”王富貴這個時候也走上前,拍著龙小寶的肩膀哈哈笑著,“小寶,走,讓你嬸子再弄幾個好菜,咱爺倆再喝幾杯!”

    龙小寶一聽到酒這個字,急忙的搖著腦袋。剛剛陪著艾麗和艾香喝得腦袋暈乎乎的,這要是再喝,非得要了自己的小命不可。“村長,改天吧,今天實在累得夠嗆,俺得先回果園歇下!”

    見龙小寶執意要走,馬建国和王富貴也不強留。“守財啊,把小寶的工錢給結算下!”王富貴沖著站在身后的徐守財說道。

    “這?”徐守財一愣,他的眼睛朝著馬建国看去。

    &nbsp搜索  +  ;“嗯,給小寶結三百塊吧,算作額外獎勵,今天就數他功勞大!”馬建国竟然非但沒有反駁王富貴的意見,反而竟然給龙小寶又多加了不少。

    見支書和村長都發話了,徐守財自然無話可說。他從身后的軍綠的小挎包中掏出三百塊錢,從自己的嘴里挖出一大坨吐沫在手指上润了润,三張百元大鈔他竟然數了好幾遍。然后才遞到了龙小寶的手里。徐守財趁著美滋滋的龙小寶伸手接錢的時候,小聲的說道:“小寶啊,你狗日的掙錢真叫一個快!對了,小寶,俺閨女馬上就要實習回來了,到時候你們可得多來往來往!”

    龙小寶沒答徐守財的話茬,從他手里接過錢,就朝著自己的果園里走去。徐守財的意思龙小寶當然明白,不過他從來沒想到自己和那個野蠻潑辣的女人能成事。這就好比是愣把蟈蟈栓到牲口棚楞充叫驢一般,無論如何的撮合都是不可能的事。

    眼看著龙小寶都走出老遠了,徐守財還是踮著腳在后邊看著。徐守財的小算盤,馬建国和王富貴一眼就看出來了,圍觀的群眾也看出來徐守財的意思了。于是他們都笑了。“徐會計,別看了,再看龙小寶也當不了你姑爺!”

    “徐會計,你既想日老婆又想睡小姨,別做那春秋白日夢了。人家龙小寶可是咱們龙王莊少有的好后生,眼珠子恨不得高到天上去,你家虎妞長能配得上人家?俗話說得好,鳳配龙,魚找蝦,龙小寶你家虎妞還真配不上!”村民們都嗷嗷叫的起哄。

    “這年頭稀罕事真多,哪有當爹的給自己閨女拉皮條的?”又有村民躲在人群中說著風涼話,看著笑話。這狗日的還真聰明,說話的時候捏著鼻子掐著喉嚨,說出話來,徐守財愣是聽不到是哪個狗日的說的話。

    徐守財一聽,頓時臉上有點掛不住了。無論如何,他徐守財在龙王莊也算是有一號的任務,如今被眾村民給輕視了,他這口氣哪里能出得出來?于是,徐守財他眼珠子一瞪,冷哼一聲:“俺閨女咋了?俺閨女長得在龙王莊也是數得著的俊閨女了嗎,又是會看病的醫生。難道還配不上他這個泥腿子?”徐守財說完,扭身就走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