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8章 嫂子,你摸錯了地方

    龙小寶暗嘆狗日的李麻子真是命好。俗話說得好,先胖不叫胖,后胖壓塌炕。用在李麻子倒也貼切。娶得如此一個如花兒一般的女人,要是搂著睡一覺,也算沒白做一會男人。龙小寶盯著那不斷跳躍的乃子,心里胡思亂想著。猛然,龙小寶手碰到了放在廚房門口的鐵锨。

    “壞了!”鐵锨倒地,發出咣當的聲響。

    “誰啊!”蔡小娥驚慌的抬起頭,扯過毛巾裹缠在頭上,然后隨手撈過來衣服穿在身上。

    龙小寶捂著肚子趕紧往回跑,當他跑到大門口,又裝作往院子里进。一邊走著,龙小寶一邊裝腔作勢的喊:“李大夫在家嗎!”

    這個時候,正好見蔡小娥從廚房出來。蔡小娥一邊擦著頭發,一邊說:“喲,這不是小寶嗎,咋有空來串門了!”

    龙小寶嘴巴一咧,“生病了,想讓李大夫給看看!”

    “哦,他不在家,要不你挺挺,等他回來再說,他去縣城进药去了!”蔡小娥擦了幾下頭發,就隨意的把頭發往腦后一捋,笑著說道。

    龙小寶一聽就更著急了,不知道李麻子啥時候回來,要是耽誤了老子的病,再鬧出人命,那就不劃算了。龙小寶只覺得肚子更疼了,腦門子上的青筋蹦跳得厲害。病仿佛比剛才更加嚴重了。

    “不行了,挺不住了,要不我去鄉醫院去看吧!“龙小寶轉身就要走。

    蔡小娥見龙小寶這樣,顯然是不想丟掉上門的生意,她喊住了龙小寶:“你要是信得過我,讓我給你看看!”

    “你?”龙小寶上下打量她半天,然后頭搖晃得跟撥浪鼓一般。李麻子好歹是兽醫出身,雖然以前給畜生看病,但自古先賢就說羊馬比君子,說的是兽醫道和人醫道基本上药理都是相通的,只不過是劑量大小不同罷了。可眼前這個女人雖然生得是如花似玉,可沒聽說過她會看病。

    龙小寶當即拉下臉:“這看病可不是鬧著玩咧,算了,我還是去鄉醫院吧!”龙小寶說完,也不和她費吐沫,轉身就往外走。

    “我娘家就是開診所的,我又嫁給了李麻子,雖然我不是醫生,但我我對病理和药理還是稍微懂點的。看你年輕力壯的,不會是啥大病,也就是頭疼發熱之類的小病,我給你看看,拿點药吃吃就沒事了!”蔡小娥說得一本正經。

    這倒把龙小寶給說心动了,去鄉醫院花錢肯定比這多,要是真和這個小娘們說得那樣,弄點药吃吃就好了,省得往鄉里跑一趟。想了又想,龙小寶終于橫下心來同意了。

    回到前邊的診所里,蔡小娥先讓龙小寶躺在診床上。自己去里屋洗了把手,又穿上一件白大褂,脖子里掛著聽診器。倒也像那么一回事。

    “都啥癥狀啊,小寶?”在蔡小娥眼里,龙小寶還是個孩子,所以顯得格外的輕松。

    龙小寶把癥狀給她說了一遍。蔡小娥聽完后,先摸了摸他的額頭,又掰開龙小寶的眼皮看了看,隨即就說是尋常的感冒發燒。

    “可我的肚子咋這么疼,轉圈打滾的疼!”龙小寶感覺肚子疼得越來越厲害。

    “是嗎?”蔡小娥一皺眉頭,“把皮帶給解了!”

    “解皮帶干啥?”龙小寶不解。

    蔡小娥也不多說那么多,為了看病,龙小兵只得照做。

    “裤子往下脱點,嗯,對,再脱,再脱!”在蔡小娥的指揮下,龙小寶的裤子都褪到了腿窩子里了。只留了個裤/衩子。

    “別动,放松,深呼吸!”蔡小娥說著話,就伸出手往龙小寶的小肚子摸去。

    龙小寶一哆嗦,就感覺到那嫩嫩的小手摸在了自己的那里,帶著點手汗的潮润。頓時,龙小寶到呼吸越發得困難,他只有張著嘴呼吸,仿佛缺氧的蛤蟆一般。

    “是這里疼嗎?”

    “不是!”

    “這里?”

    “還不是!”

    眼看著蔡小娥眉頭皺得越發得厲害,手也慢慢的往下滑。龙小寶只覺得肚子疼,但每一次蔡小娥都摸不對地方。龙小寶心里更急:“妈妈的,你個小娘皮到底會不會看病,老子都快被你給折騰死了!”

    正在這個時候,龙小寶突然覺得她的小手滑进了自己的裤/衩子里邊,還沒等龙小寶來得出聲制止,就感覺到她的手觸摸到了自己小肚子下邊的雜草。就當蔡小娥也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慌忙想撤手的時候,猛然就見龙小寶的那裤/衩子被頂起老高,一桿如鐵枪一般的東西傲然挺起。

    “我的娘啊,光聽說小寶這狗日的東西大,沒見過這么大的!”蔡小娥咬著嘴唇,心臟噗通噗通的跳成了一團。她想把手給抽出來,但她鬼使神差的竟然用她長長的指甲刮了一下。這一下真是有技巧,龙小寶悶哼一聲,紧接著龙小寶就感覺到一陣的跳动,隨即流出一股東西來。不用問,龙小寶知道是啥。

    &nbsp   。;   “嫂子,你到底會不會看病啊,你的手摸錯地方了!”龙小寶突然拉住了蔡小娥的手。蔡小娥沒防備,被龙小寶這樣一拉,身体前傾,竟然倒在了龙小寶的身上,還沒等蔡小娥尖叫,蔡小娥就感覺到自己的嘴碰觸到有著淡淡煙草味的火熱…….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