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95章 娘們天生瘋狂的本能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這三人喝酒很有意思,不知道是高興還是難過,不知道是情愿還是不情愿。反正沒多大一會三人都已經酒酣耳熱了。龙小寶醉眼惺忪的看著眼前兩個如花似玉嬌滴滴的女人,心中的那團火再也按捺不住的燃燒了起來。

    “姐,俺不行了,腦袋暈了,俺的去躺會!”艾香嬌笑著捂住了酒碗,不讓艾麗再給自己倒酒了。艾麗咯咯笑著沖龙小寶示意了下,龙小寶會意,趁機抓住了艾香的小手。艾香柔嫩的手仿佛春天小南河岸邊還沒吐絮的蘆葦一般。“真嫩啊,真白啊,艾香也是天天干農活的人,可為啥人家的手心里連塊老繭都不長咧?”龙小寶爱不釋手的把玩著艾香的手。

    艾香整個身子

    一震,不知道是不是喝多酒的原因,臉騰得一下就紅了。“小寶,你放開嫂子的手,這樣讓別人看見笑話咧!”

    “不放!嫂子,你啥時候能為自己活一回?不去管村里的人咋看你咧?”龙小寶說著話,強制的把艾香的手又往自己懷里扯了扯。艾香劇烈的掙扎著。猛然,艾香的手碰觸到一個如同水泥樁子一般的東西,她的心猛然的哆嗦了下:“這是啥咧?咋一摸上去,自己的心兒就仿佛雪兒遇到了火,嗖的一下就融化呢?”

    “啊!”龙小寶忍不住的也舒服的叫了一聲。強力的感覺讓龙小寶不由自主的引導著艾香的手往自己的那里摸去。趁著艾麗往艾香酒杯倒酒的時候,龙小寶在艾香的耳畔輕聲的說道:“搜索“”看最新章節嫂子,用力的攥住它,你放心,它不怕疼,不怕紧,就怕松咧!”龙小寶說完,輕輕的往艾香的耳朵眼里一吹氣,艾香忍不住的鼻孔里哼出一聲。隨即仿佛丟了魂兒一般的張開手指把龙小寶的那東西抓在手里。不用龙小寶教,女人仿佛天生就會這種本領一般,上下輕輕的套动著。

    “砰砰砰!”龙小寶的心里仿佛有一面大牛皮鼓擂響一般,艾香的手指每一次的運动,都讓他忍不住的想高聲的喊叫。“太他娘的舒服了,今天說啥也得趁著酒勁把艾香這個小臊娘們給骑了!”龙小寶心里打著壞主意,猛然看見艾香的酒碗又給滿上了,他端起酒碗沖著艾香醉意的一笑:“嫂子,來,俺敬你!”

    艾香此刻越發的迷恋龙小寶那仿佛水泥樁子的東西,抓住了就不想再松開。眼見著龙小寶沖著她舉起了酒碗。艾麗不情愿的松開手指,撩了下垂落在眼前的青絲掛在耳后,隨即抿著嘴端起了酒碗,沖著龙小寶拋了個嬌媚的眼神:“小寶兄弟,你真是個壞東西,知道嫂子都快醉了,還灌嫂子,是不是沒安啥好心眼咧?”艾香說完,自己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來。借著這酒勁,艾香壓抑多年的東西全都拋到九霄云外。笑聲中帶著一絲女人本能的放/荡。舌在酒碗邊上靈活的吞吐著轉著圈,又仿佛蜻蜓戲水一般的用舌舔著酒,在龙小寶口干舌燥的注視下,她慢慢的喝干了碗中的酒。

    “咯咯,妹子你真是海量。小寶,來陪俺喝一個!”原本一直撇著普通話的艾麗此刻在酒精的麻醉下也露出了本相。一口異常流利的家鄉話頓時拉近了和龙小寶之間的關系。龙小寶重新滿上酒,然后就端起了酒碗。

    “嘻嘻,姐,你們這樣喝沒意思,要不來點花樣吧!”艾香眼珠子轉动著,看她的模樣準是憋著壞。

    “鬼丫頭,你想啥孬點咧?俺可不上你的當!”艾麗咯咯笑著,引动著兇前的那一對大乃劇烈的晃动著。仿佛兩座大雪山突然引發雪崩一般,上下晃动著,仿佛要掙衣裂開一般。龙小寶用仿佛刀子一般的眼神死死的盯著艾麗的那一對大乃子,口水不知不覺的滴落了下來。

    “那可由不得你了!看俺先給你示范下!”艾香端起酒碗先喝了一口酒含在嘴里,并沒有下咽。然后沖著龙小寶的嘴就貼了過來。還沒等龙小寶明白是咋回事。就見艾香的嘴已經貼在龙小寶的嘴上。艾香用手指捏著龙小寶的鼻子,龙小寶氣一悶,不由自主的張開嘴巴。就在這個時候,艾香小嘴松開,辛辣的白酒從艾香的嘴里流到了龙小寶的嘴里。

    “唔唔唔!”龙小寶大口咽下嘴中的酒。他實在想不明白艾香今天咋變得如此瘋狂。“本能,這一定是女人天生的本能,只不過以前她壓抑了太久了!”龙小寶趁著這個機會,大手抚上艾香的飽滿的腚,手一使勁,艾香情不自禁的嬌呼一聲,隨即她就覺得一條靈巧如蛇的東西闖进到自己的嘴里,拼命的咂著自己的舌,拼命的吮吸著自己的口水……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