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91章 咬牙忍痛迎合

    龙小寶聽田秀花有點心不甘的嘟囔,他往外瞅了一眼,見艾麗還在外邊抱著肩膀等著。他就一把拉過田秀花到自己的懷里,捧著田秀花的臉蛋,撅著嘴對田秀花一陣的猛親,同時手腳不老實的在田秀花的衣服里邊摩挲著。一會在上邊揉搓田秀花的乃子,一會手又游弋到田秀花的裤檔,摸她毛茸茸的勾縫。沒幾下就把田秀花給摸得氣喘吁吁。

    “小寶大侄子啊,你個壞東西,你的手好像帶了仙氣,你一摸俺的下邊就忍不住的想要尿咧。身子仿佛沒了骨頭一般!”田秀花熱烈的配合著,她用牙咬著龙小寶的舌,一個勁的往肚子里吞咽著。

    “小寶大侄子啊,啥也別說了,嬸子全力支持你的工作,就是一分錢的賬都收不回來了,嬸子也沒有怨言!”田秀花這個娘們長期处于饑/渴狀態,長期得不到滿足,以至于她就像是干得無法再干得麥秸垛一般,一顆火星子濺上去,就能烈焰飛騰。

    田秀花雖然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和龙小寶偷偷摸摸的做上一次兩次,但卻只能止渴一時,管不了一世。而且男女的這種事情就和吃飯一樣:如果天天吃糠咽菜倒也罷了,可一旦吃上那么一頓兩頓的山珍海味后,再回頭吃糠咽菜時就絕對的難以下咽了。

    田秀花裤檔里的那塊地長久处于干旱少雨狀態,就是偶爾被王富貴這個老水泵給澆灌上那么一次,也澆灌不透。哪有搜索  +  龙小寶這個年輕力壯仿佛大功率的潛水泵來得舒服?所以,田秀花被龙小寶這一番撩撥,立刻忘了一切。田秀花恨不得眼下立刻馬上扶著柜臺,撅著腚讓龙小寶那火熱的大玩意弄进來,好好的舒服舒服,可眼下不行咧!田秀花瞅了眼外邊站著的大干部,心里都有掐死她的心。

    田秀花嬸子仿佛篩糠一般哆嗦著。過了一會,她終于咬牙推開了龙小寶的手:“小寶啊,你現在可別害嬸子了!你小子要是有這份心,今天你抽空來嬸子家一趟,好好的讓嬸子舒服舒服!你不知道,嬸子的心里苦啊!”田秀花說到這里,用力的抓揉著她的兩個大乃子死命的揉著。也許只有劇烈的疼才能緩解她現在的強烈反應。

    “你放心吧,嬸子,不但虧不了你一分錢,弄不好還能讓你賣個好價錢!”龙小寶賊笑的同時,話鋒一轉,“嬸子,你放心,等今天俺得著空就來你家找你。俺估摸著都到晚上了,晚上你給俺留著門,俺只要一學蛤蟆叫,你就給俺開門!”

    “狗日的,你都不會換點好聽的叫?你一學蛤蟆叫,俺家媳婦荷花就被子蒙腦袋,說這蛤蟆仿佛吃了老鼠药一般,叫得太滲人!”田秀花說道這里,自己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來。

    龙小寶手在她的裤檔里一伸,抓住她那蓬亂的雜草,用力的一揪。隨機龙小寶把手拿了出來,搖晃著手中黑黝黝的一撮說道:“嬸子,你這個地方的自留地可是夠肥沃的,看這草長得都黝黑閃著光!”

    “狗東西,你要是天天往嬸子的自留地里邊澆泡尿,嬸子的這玩意能長到天上去!”田秀花報仇一般的狠狠得抓了下龙小寶的裤檔,用的力道大了點,抓得龙小寶疼得彎下了腰。田秀花咯咯笑著轉到了柜臺后邊,沖著龙小寶打了個手勢。

    “等讓老子逮住機會,非骑死你個狗日的臊娘們!”龙小寶忍著疼,來到了小賣鋪的外邊,沖著艾麗招了招手。艾麗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見龙小寶沖著自己招手,于是就趕紧进來了。

    艾麗挑了幾樣田秀花小賣鋪里最貴的點心,一樣來了二斤,又買了二斤的糖和瓜子。最后在田秀花和龙小寶不解的目光中,艾麗又要了四樣現成的小菜,二葷二素。還要了兩瓶王富貴小賣鋪里的好酒。雖然比不上茅臺,但一瓶七八十塊,在鄉下也算是貴酒了。田秀花往外拿酒的時候,心疼得一個勁的咬牙。

    到了算賬的時候,艾麗剛要掏自己的錢包,就被龙小寶給攔住了:“主任,俺來得時候和你已經說好了,這不用你費心!”

    艾麗還要坚持,卻被龙小寶拉拉扯扯的給拽出了小賣鋪。田秀花看在眼里,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龙小寶這狗日的咋這么膽大咧,拉扯鄉里的大干部仿佛拉他的小媳婦一樣。難道這個娘們和龙小寶有一腿?”田秀花心里登時仿佛打破了醋壇子一般,酸溜溜的。

    艾麗被龙小寶這樣推搡著,她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感覺到很開心。盡管有幾下龙小寶的手碰觸到她如山般的乃子,但她卻一點都沒有生氣:“看在這個俊后生面子上,我今天也受一回賄賂!”

    “咱們這是去哪啊?”龙小寶跟在艾麗的身后,不住的問。艾麗沒有搭腔,反而是輕車熟路的往村后走去。

    “不能再走了,再走就要进山了!”龙小寶在后邊喊艾麗。

    “廢啥話?拿著東西,跟著我走!”艾麗一瞪眼珠子,身上的那種大干部的威嚴不經意間又顯現了出來。龙小寶嚇得一缩脖子,不敢再問,只得老老實實的跟著艾麗走著……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