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89章 一大片淡黃的水漬

    艾麗皺著眉看著墻上刷著的標語,臉上帶著很不高興的模樣。龙小寶第一次覺得刷在墻上的字是那么的刺眼,那一個個一直以來讓他得意的字仿佛一個個都變成刺猬一般扎著他的眼珠子,讓他張了張嘴,又把到嘴的話給咽了下去。

    “不是問你咧,這標語是誰寫的?”艾麗漂亮的大眼睛白了龙小寶一下,仿佛勾人的狐貍精一般,放出兩道勾魂攝魄的電流來。此刻的龙小寶是壽星老尿炕——老沒出息了!被艾麗的眼神這么一瞟,張嘴就禿嚕了出來:“這詞是俺想得,這字也是俺寫的,如果主任覺得有啥不妥的話,俺一會就把這字給鏟了重新的寫!”

    今天的天氣雖然炎熱,但還不至于讓人汗流浹背。而此刻龙小寶后脊梁上腦門子上都是汗:“狗日的,早知道是這樣的話,還不如不賺那鸡零狗碎的小錢!”

    看著龙小寶這副模樣,艾麗噗嗤的笑了:“我又沒說旁啥,看你紧張得咧!這標語雖然寫得有點狠,但還是蠻上口的,在農村抓計劃生育,這樣反而更有效點!”艾麗捂著秀麗的小嘴白了龙小寶一眼,繼續說道,“沒看得出來,你倒是個人才,這字寫得有功底!在村里干屈才了,等有機會了,愿不愿跟著我到鄉里去工作?”

    “您說啥?”龙小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耳朵里全是嗡嗡的聲音,仿佛兩只耳朵眼里鉆进十幾只忙著采蜜的蜜蜂一般嗡嗡亂作一團。

    “等有合適的機會了,我把你調到鄉里去工作,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艾麗笑得越發的歡實了,她已經三十好幾歲的人了,平日里在眾人面前裝慣了深沉,可如今她笑得想一個剛十八九歲的女孩子一般。在龙小寶面前,她無需遮掩什么,這讓艾麗感到莫名的輕松。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艾麗越發對眼前的這個年輕后生有了好感。甚至她還亂糟糟的想要是自己能小上那么幾歲,這個年輕的后生能大上那么幾歲,說不定還真能成夫妻咧。想到這里,艾麗覺得粉臉通紅,寂寞的心撲通撲通的跳成了一團。“咦,自己今天這事咋了?咋對這個年輕的后生动了這樣的念頭?”艾麗低著腦袋不敢再看龙小寶。

    “愿意,愿意,就是讓俺去鄉里給你端茶倒水的伺候您,俺也愿意!”龙小寶到底是年輕人,一聽到艾麗說這樣的話,興奮得快要蹦上了天。“狗日的,要是俺能調到鄉里去工作,那可真是土八路穿皮靴垮盒子炮——大不一樣咧!到那個時候,看龙王莊的哪個狗日的敢不給他龙小寶面子。

    更新速度最快,估計就是支書和村長見了自己都得晃腦袋撅腚巴結自己!”龙小寶此刻思緒如同老太太紡棉花搓成的棉線,哧溜哧溜的被揪長著,估計能一下延伸四五里地去。

    “你們村哪里有小賣鋪,陪我去買點東西!”過了好一會,艾麗平復了下自己的凌亂的心問龙小寶。

    “有,有,村長家就開著小賣鋪,說啥買不買的,到了看中啥拿啥,這個主俺替村長做了!”關鍵時刻,龙小寶果斷得很。這種小事就不用麻煩問王富貴了,這也是為村里辦事,大不了掛在村部的賬上。

    艾麗瞪了龙小寶一眼,但沒有發脾氣,她淡淡的說道:“你給指著點道,帶我去!”龙小寶答應一聲,前邊引路。時不時的偷眼瞄一眼艾麗由于走路而帶动的那兩個高挺的大乃子。吐沫一茬接一茬的醞釀著又被他給伸著脖子干咽了下去。

    作為一個敏感的女人,艾麗豈不知龙小寶在偷看她的兇。在嬌羞的同時,她又隱隱有些自得:“看來自己在這個年輕的后生眼里還是有莫大的吸引力的!”想到這點,艾麗越發的把腰板挺了起來,那兩個本來就惹眼的大乃子更是驕傲的前凸出去,仿佛按了強力彈簧一般,上下劇烈晃动出勾人的弧線。

    “哎呀!”正在這個時候,艾麗突然尖叫了一聲,隨即身子就往一旁歪去。龙小寶手疾眼快的趕紧攙扶住了艾麗:“主任,你咋了?”

    “鞋跟崴了!”艾麗一臉的痛苦。龙小寶低著腦袋一看,“可不是嘛,左腳那又細又長的鞋跟生生的斷裂了!”艾麗俊俏的臉痛苦的擰在一起,光潔的鼻頭上也冒出一層密密麻麻的細汗。

    “你別动,來這里坐著,讓俺看看!”龙小寶攙扶著艾麗來到了一個蔭涼的地方,搬了兩塊土磚頭疊放在一起,讓她坐下。自己則沒有任何避諱的就去脱艾麗的鞋子。艾麗的左腳一僵,剛想往

    更新速度最快,后挪,可哪知道自己的腳卻龙小寶給抓在了手中。

    略帶著粗糙的手摩挲著自己的腳踝,仿佛爱人的手在抚摸一般。男人的腦袋女人的腳,可摸不得。艾麗覺得仿佛觸了電一般的,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龙小寶意痢!奧點,試著抬高點腳,晃动下!”龙小寶慢慢的太高艾麗的腳,無意中龙小寶的眼往艾麗的兩腿間瞄了一眼,他頓時覺得呼吸急促起來。他看到了艾麗短裙里邊白的小內/裤上有一大片發著淡淡黄的水漬……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