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86章 敢干不敢

    王富貴聽馬有才這么一說,頓時把眼睛給瞇縫了起來。他看著那輛冒煙的吉普車,心里暗自打起了鼓:“狗日的,看樣子,這個娘們不好對付啊!”

    王富貴沖著王大孬使了個眼色,王大孬對接待干部這一套很是熟練,平日里沒少接待大大小小的干部,眼力價活絡得很。王富貴把這接待工作交給王大孬,他放心。王大孬邁著小短腿仿佛癩蛤蟆蹦一般的,在這倆吉普車后邊紧攆著。

    吉普車在龙王莊的村部院子里停下了,隨后艾麗就從車上跳了下來。這個時候,王大孬在后邊氣喘吁吁的趕到了。他沖到艾麗的跟前,點頭哈腰的陪著笑:“艾主任,有啥需要俺的地方,你盡管吩咐!”

    “哦?你是誰?”艾麗好看的眉一皺,看著眼前這個長得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的男人,打心里升騰起一種厭煩的感覺。特別是這貨的兩只賊眼珠嘰里咕嚕的在自己的絲/襪上亂瞅著,讓艾麗非常的不舒服。

    “俺是龙王莊的治安主任,俺叫王大孬!”王大孬一齜他仿佛玉米粒一般的大黄牙,咧著蛤蟆一般的嘴猥瑣的笑著。

    “不用了,等 。會讓支書和村長來找我就行,你先忙去吧!”艾麗冷得仿佛一塊萬年凍成的冰。王大孬自討個沒趣,訕訕的退到了一旁。他心里一個勁的嘀咕:“狗日的,你要不是鄉計生辦的主任,老子早帶幾個人把你拉到高粱地里上了你了,看你裝逼裝得像個公主,脱了衣服叉開腿,和婊子有啥兩樣?”王大孬心里嘀咕的同時,又斜眼瞄了眼艾麗的那網格狀的絲/襪,鸡吧立刻頂著裤檔。思謀著村長馬上就要過來了,他需要提前給王富貴打個招呼,好讓他心里有個思想準備。于是王大孬就一道煙的出了村部去迎王富貴了。

    等見到了王富貴,王大孬把這個計生辦主任的情況一說,王富貴立刻皺起了眉。一旁的馬有才一見頓時咧嘴笑了:“俺說得對吧,這個娘們要是那么好對付,鄉長還能派俺跟過來?”王富貴看出來馬有才仿佛對這個艾麗有很大的意見,于是他試探的問:“馬秘書,這個計生辦的主任好像有點不上道啊,要不俺們給她包個大紅包?”

    “哼,包紅包?人家可是兩袖清風啊,人家可不怕撅你面子!”馬有才聽了冷笑連連,“這個娘們自己兩袖清風不說,還擋老子的財路,真鸡吧掃興!”

    王富貴聽馬有才這么一說,立刻明白是咋回事了。對于這個計生辦主任的油鹽不进,他的腦門子頓時疼了起來。眼下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了。王富貴扭著腦地問王大孬:“大孬,你去通知支書馬建国,讓他趕紧趕到村部!咱們只有見機行事了!”

    王大孬答應一聲,趕紧就要去辦。剛走沒幾步,就又被王富貴給喊住了:“大孬,你等會抽空去山上劉老六的瓜園子里,摘點新鮮的甜瓜給馬秘書帶回去嘗嘗鮮!”

    “王村長,你這可是客氣了!”馬秘書裝腔作勢的擺手。

    “山里也沒啥好東西,不值幾個錢!這大熱天的馬秘書還來俺村視察工作,還得多請馬秘書給說點好話!”王富貴心里暗罵馬有才虛偽,但嘴上卻說得十分的漂亮。

    “那好吧,等會偷偷的給俺塞到車后備箱里,別讓計生辦的艾主任看見了!”馬有才交代了王大孬幾句,隨即又對王大孬說道:“你放心,俺會盡力在艾主任面前為你們說話的,只是這個娘們有些難伺候,需要找個腦瓜子機靈,嘴皮子利索,辦事能力強的人來應付她。最好找個年輕帥氣的小年輕!”馬有才說到這里附在王富貴的耳朵旁小聲的說道,“這個艾主任都三十好幾了,還沒結婚咧,平日里看見年輕帥氣的小伙,她總會多看上幾眼咧!”馬有才說完,喉嚨里發出只有男人才能理解的猥瑣小聲,王富貴笑得更是肆無忌憚:“狗日的,原來如此啊,看來必須得找一個這樣的人了!”

    “找誰呢?”正當王富貴抓耳撓腮想人選的時候。就見馬建国沉著臉過來了,后邊還跟著臉耷拉多長的龙小寶。來到了王富貴的身邊,還沒等王富貴說話,馬建国就氣哼哼的說道:“富貴啊,告訴會計,今天龙小寶的工錢不能算!”

    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為了提高大家干活的效率。王富貴和馬建国決定,凡是今天參與干活的人每人發十五塊錢。所以當聽說要把今天的工錢給扣了的時候,龙小寶眼珠子瞪了起來:“為啥扣俺工錢?俺也干活了!”龙小寶說完,把手中的小白灰桶R啷的扔到了馬建国的腳下。

    “你干活了?要不是俺發現你在睡覺,就讓你蒙混過關了!想要工錢?你腚眼里塞鸡蛋——沒門!”馬建国本就煩龙小寶,今天讓他逮住龙小寶偷懶睡大覺,自然不會輕易的放過他。

    龙小寶氣得肚子鼓涨得仿佛水坑里喝水過多的癩蛤蟆,一鼓一鼓的。要不是馬建国是支書,龙小寶早就大耳刮子扇到馬建国的臉上了。可如今自己也算是村干部了,這種事他可不能做。

    “小寶啊,只要你把下邊俺交給你的工作給做好了,不但你那十五塊錢照發,而且村部再獎勵你一百塊!”王富貴弄明白是咋回事后,不但沒隨著馬建国說話,反而拋出了這樣一個頗具吸引力的條件。

    “啥?狗日的你瘋了?”馬建国聽了一跳多高,仿佛一個受驚嚇的跳蚤一般。

    王富貴嘿嘿一笑,扯著馬建国到一旁咬了一會的耳朵。就這一轉眼的功夫,馬建国立刻變了模樣,他沖著龙小寶“和藹”的笑了:“小寶,村長剛才說話算話,只要你把下邊這件事給辦成了,再多給你一百,就是不知道你敢干還是不干?”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