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84章 早晚騎了你

    +

    王大孬風風火火的跑了過來,拉著龙小寶就往外走。龙小寶剛要了一碗胡辣湯和油條還沒有吃,他一把甩開了王大孬,然后悶頭就往嘴里塞油條。

    “小寶,別吃了,鄉里計生辦的干部馬上就要來村里檢查了,村長喊你過去有工作要分派!”王大孬見龙小寶不鳥他,只得把村長王富貴給搬了出來。

    王大孬這一招還真好使,龙小寶聽了一皺眉,有些不樂意的把筷子放下:“有那么急嗎?好歹也得等俺把這飯給扒肚子里啊!”

    “這事可急咧,鄉計生辦的主任說話就來啊,要是耽誤了,咱們可都吃罪不起啊!”王大孬急得腦門子上的汗珠子仿佛秋天炸熟的黄豆粒一般,噼里啪啦的往下滾

    著。

    龙小寶見王大孬急成這個樣子,知道事情確實嚴重。他放下碗筷就跟著王大孬跑了出去。突然他想起沒給李二麻子錢 ,他扭著脖子隊李二麻子說道:“先記到俺的賬上,改天給你錢!”

    “那好,俺給你記上!”李二麻子的婆娘聽了,掏出紙筆就要給龙小寶入賬。哪知道卻被李二麻子劈手給奪了過來:“你狗日的不開眼的東西,沒瞅到龙小寶這貨多受村長器重?這將來咱們辦準生證還得指望人家給咱說話咧!”李二麻子壓低聲音熊了他婆娘一頓,然后臉上擠出笑來高聲的喊道:“不用了,小寶兄弟,你能來俺這里吃飯,那是給俺臉咧!”

    龙小寶聽了不置可否的笑了,王大孬在一旁聽見了,嘴張了張,但卻最終沒有說出話來。兩人跑到了龙王莊的十字路口,就分開行动了。王大孬去忙活他的事,而龙小寶則朝著王富貴家里跑去。到了王富貴家里,他發現王富貴正坐在小板凳上喝粥。粥很稀,王富貴這狗日的喝得吸溜吸溜的震天響。

    “村長,喊俺有啥任務?你說!”龙小寶偷偷的瞅了眼田秀花,只見田秀花似笑非笑的看著龙小寶。龙小寶心里暗罵:“這個臊逼娘們,昨天折騰了老子一夜,到現在腰眼還酸得慌咧!”

    “你等會去看看咱們村刷的計劃生育的標語看有沒有脱落的,要是有脱落的,你用點白灰再給補上,今天鄉計生辦的主任來視察工作,不能有半點失誤!”王富貴的腦瓜子還挺好使,所有的方方面面他都想到了。

    龙小寶提著一小桶兌好的稀白灰走在大街上。一條一條的檢查著刷在墻上的標語。雖然標語刷在墻上沒幾天,但還是有些字的邊角有些脱落的。龙小寶倒也盡心盡力的把脱落的都給補刷好。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街上涌現出扛著鐵锨的村民,他們低著腦袋,仿佛覓食的公鸡一般,當看到路上有坑坑洼洼的,就小心的給鏟平,然后再用鐵锨拍實。龙小寶看了不由得暗自咂舌:“狗日的,弄得动靜真大!”

    正在這個時候,有好幾天沒見面的艾香突然出現在龙小寶的背后:“小寶兄弟,你這是忙啥咧?”

    龙小寶一見是艾香,頓時來了精神。盡管艾香的臉被那圍巾給遮擋得嚴嚴實實的,但龙小寶還是眼珠不轉一轉的盯著艾香看。他邊看邊心里不老實的想:“艾香嫂子可真好看,光她的這一雙眼睛就能迷死人不償命,還有把衣服撑得仿佛兩座小山包的乃子,忍不住就想揉一揉。

    “小寶兄弟,嫂子問你話咧?”艾香見龙小寶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莫名的心慌臉紅起來。她趕紧低下了腦袋。

    “艾香嫂子,你真俊!”龙小寶瞅了瞅四下無人,就大著膽子在艾香的耳根旁悄悄的說了一句。話一出口,龙小寶登時就后悔了:“這輕薄的話艾香嫂子聽了準會生氣咧!”

    果不其然,艾香聽了腳一跺扭身就走,她一邊走一邊氣哼哼的說:“連你也欺負嫂子,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嫂子,俺錯了,俺好歹還救過你的命咧,你就原諒俺這一次吧!”龙小寶連忙發下小白灰桶,伸手攔住了艾香。艾香走得急了點,龙小寶這一伸胳膊攔,她沒停住腳,兩個如山一般的大乃子直直的就撞到了龙小寶的胳膊上。

    “真是極品乃啊,彈力足得像彈簧咧!”龙小寶忍不住的叫出了聲。艾香則是身子一哆嗦,久違的那種感覺瞬間傳遍了她的整個身子。

    過了一會,艾香才從這種感覺中出來。“自己這是咋了?三番五次的被龙小寶這狗日的占便宜,自己非但不生氣,反而心里很喜歡他這樣輕薄自己,難道自己真是個下賤的女人?”艾香的心在這一刻徹底的亂了。

    “嫂子,你咋了?”龙小寶見艾香不說話,只是怔怔的站在那里,仿佛呆頭鵝一般。

    “沒事咧,沒事咧!”艾香很是慌亂,她一指龙小寶放在不遠处的小白灰桶問,“兄弟,你這是干啥咧?村里鬧出這么大的陣仗,是不是有啥大事咧?”

    “哎,別提了,聽說今天鄉計生辦主任要來咱村視察工作,這不,大家都忙活上了。這狗日的,真是個禍害精!”龙小寶順嘴禿嚕的說了出來。

    艾香聽了有些不敢相信的 。問:“小寶兄弟,你是說鄉計生辦主任要來咱村視察工作了?”

    “是啊?聽說是個娘們,妈了個逼的,害得老子在這里受苦,等有功夫,老子非骑了這狗日的臊貨不可!”龙小寶的話剛一出口,就見艾香氣得渾身哆嗦,她伸手在龙小寶的后腦勺上就是一巴掌。這一巴掌用了力,扇得龙小寶眼冒金星的。等龙小寶明白過來的時候,艾香已經扭动著好看的大腚走遠了。

    “妈了個逼的,早晚俺要骑了你個臊貨,你不知道男人的腦瓜子不能打咧!”龙小寶可不是啥好脾氣,平白無故的被艾香這個臊狐貍精給打了一巴掌,他自然是氣不過。跳著腳沖著艾香漸行漸遠的窈窕背影,龙小寶滿嘴吐沫星子的破口大罵起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