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81章 悶頭驢不少吃草

    +

    四個菜上齊了,二葷二素,在龙王莊,炒鸡蛋也 。算是一道很不錯的葷菜。再加上這零賣三十塊錢的小酒抽著,實在是美。龙小寶心里萬分感慨,這在以前自己是想都不敢想能在王富貴家里喝頓酒。拋開王富貴是村長,他的門檻比村里別的人的門檻都高的緣故不說,單就王富貴抠腚溝唆指頭的抠門樣,能在他家蹭一頓酒,那也是一件十分稀罕的事了。

    “兩人喝酒沒意思,要不讓嬸子也坐下來喝點吃點?”龙小寶轉了轉眼珠,突然提到了田秀花。他的眼珠子嘰里咕嚕轉动著,明顯是沒安啥好心眼子。王富貴酒量不佳,這剛喝上兩杯,就臉紅脖子粗了。眼神有些迷離了,說話都有點說不清了。

    “沒問題,小寶說話了,你叔得給你這個臉面,秀花,來陪小寶喝幾杯!”王富貴用筷子敲著桌子。

    田秀花在里屋呆著,聽到自己家的男人喊她出來。她急忙塔拉著拖鞋從里屋出來了。當她看到王富貴灌了二兩貓尿就有些分不清東南西北的模樣,她不由得有些惱火了:“你狗日的,不能喝少喝點,灌了二兩貓尿,還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

    “嘿嘿,嘿嘿!”王富貴心里還有一點清醒,見田秀花發脾氣了,他一缩脖子,不再吭聲,只是端著酒杯滋滋的又喝了一杯。

    “嬸子,來坐這里陪俺喝一杯!”龙小寶用手一指自己旁邊的空位。

    田秀花一愣,這作為離龙小寶也太近了吧。看著貨眼珠子嘰里咕嚕的轉著,準沒安好心眼子。田秀花白了龙小寶一眼,又抬眼征求王富貴的意思。王富貴此刻喝得暈乎乎的,好說話得很。“坐,讓你坐你就坐,來,喝酒!”王富貴又沖著龙小寶一舉杯,隨即一仰脖子又喝干了。

    “你少喝點!”見自己家的男人喝起酒來一杯接著一杯,她著實心疼。她想站起身去奪王富貴的酒杯。哪知道她卻被龙小寶給拽住了,“嬸子,不礙事,俺叔今天高興咧,你就讓他多喝幾杯,俺喝得也不少咧!”龙小寶趁著說話的功夫,手十分隱秘的在田秀花的腿根滑动著。田秀花一哆嗦,趕紧坐了下來。她夹紧腿生怕龙小寶在自己男人的面前胡來。

    “對,小寶說得對,來,咱們繼續喝!”王富貴醉醺醺的笑著,頻頻的往自己的肚子里倒著酒。

    “小寶,你狗日的咋不喝,來,罰你三杯!”王富貴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龙小寶這狗日的一個勁的勸自己喝酒,他卻沒喝多少。這下一來,王富貴不干了。

    龙小寶暗自叫苦,咋被這狗日的給發現了。不喝是不行了,龙小寶倒也豪爽,他端起酒杯一口氣干了三杯。三杯酒下肚,火辣辣的燒,燒得他的腸胃里仿佛有一個麥秸垛點著了一般。

    “咦?嬸子,你咋長了兩個腦瓜子咧?”龙小寶覺得自己腦袋發暈,眼睛開始有些模糊了。他笑嘻嘻的伸手就去摸田秀花的腦袋。

    “哈哈,小寶,你狗日的喝醉了,真不是個爺們,來,咱們再喝!”王富貴流著哈喇子傻笑著,他又喝完了一杯酒后,只覺得腦袋沉得仿佛里邊塞进去一塊石頭。

    “你狗日的,往哪里摸咧?你摸得是嬸子的乃子,可不就是兩個?”田秀花啪嗒打掉龙小寶亂摸的手,低聲在龙小寶的耳旁嘀咕道。

    “嘿嘿,俺說咋這么有彈性咧?嘿嘿!”龙小寶的酒勁上來了,說話模模糊糊的,估計除了田秀花能聽明白是咋回事外,王富貴和聽天書差不多。

    王富貴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還沒走一步,就朝著一邊歪倒。田秀花手疾眼快,趕紧扶住了他。王富貴醉笑著推開了田秀花。舉著酒杯一步三搖的朝著龙小寶走來,滿滿的一杯酒,等到了龙小寶的跟前的時候,已經剩下半杯了。

    “小寶啊,叔告訴你,這酒啊,喝多了是要誤事,不過你叔心里有底,咱喝不醉咧!”王富貴撥浪下腦袋,繼續說道,“小寶,你知道明天鄉里計生辦來檢查工作的是誰嗎?”

    “村長,俺才进村部沒今天咧,哪里知道是誰?”龙小寶也搖晃著站了起來,往王富貴酒杯上碰了一下,就干了杯中的酒。

    “是誰?俺告訴你,哈哈,是個娘們,哈哈,是個娘們!”王富貴突然大笑了起來,這狗日的笑得快要岔氣的時候,他挺直腰說,“這個娘們長得那叫一個俊啊,這個娘們長得那叫一個臊啊,你不知道,她走起路來,那大腚扭得比你嬸子臊多了,還有她的乃子啊,嘖嘖,比你嬸子的小不了多少!”王富貴真的喝醉了,平常不敢說的話,此時此刻竟然順嘴禿嚕。

    “小寶,你不知道,叔要是能骑她睡一次,死了都值了!”王富貴又撥浪了下腦袋說,“這個娘們聽說是個老姑娘,都快四十了還沒嫁人,就是不知道身子破了沒!”王富貴說完,咕咚一聲倒在地上,隨后就鼾聲如雷了。

    田秀花冷著臉聽著王富貴說話,當她聽完后,頓時氣得站了起來,用腳狠狠得在王富貴的腰眼上踹了兩腳。她邊踹邊大聲的嚷嚷:“沒看出來啊,狗日的平常老實巴交的,倒是滿肚子的花花腸子!真是應了那句話,悶頭驢不少吃草咧!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