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80章 晃蕩的暈乎乎的

    +

    龙小寶看到田秀花剛洗過澡,頭發還沒干,正滴滴答答的滴著水。那一對大乃子雖然稍微有些下垂,但那兩顆紫葡萄卻挺得老高。龙小寶趁著這個機會,鼓著眼珠子正想正大光明的看個清楚。哪知道王富貴仿佛吃了枪药一般的跳了過來,老母/鸡護鸡崽的一般張開臂膀想要擋住龙小寶。可由于王富貴的個頭比較矮,任憑王富貴如何的遮擋也擋不住龙小寶的那一對滴溜溜亂轉的賊眼。

    王富貴急了,他踮著腳上前捂住龙小寶的眼。哪知道他一沒弄好,正好戳到龙小寶的眼珠子上。弄得龙小寶眼睛一酸,眼淚嘩嘩的淌了下來。龙小寶閉著眼睛,一邊揉眼一邊嘟囔:“村長,俺沒看嬸子啊,你快把俺的眼睛給戳瞎了!”

    這個時候,田秀花總算是看清楚來得人是誰了。她一見是龙小寶。心里陡然的輕松了起來,她心里暗想:“揉都揉了,弄都弄了,還怕這狗日的看?”但由于當著自己男人的面,田秀花故意裝作十分害羞的樣子,扭身就往屋里跑。她那白/花花的大腚忽閃忽閃的顫悠著,讓眼睛剛適應過來的龙小寶心里一熱,下邊突然支起了帳篷。幸虧是天黑,沒給王富貴看見。等王富貴看到田秀花竄到屋里的時候,王富貴這才往旁邊一閃。他嘴里一個勁的嘀咕:“老子請你喝頓酒,賠大發了,這才叫賠了夫人又折兵咧!”龙小寶不敢言語,只是陪著干笑。

    “都进來吧,來得時候也不知道提前打個招呼!”過了一會,田秀花穿好衣服從屋里出來了。可能是由于穿得太匆忙,也可能是天氣熱得厲害,田秀花里邊沒戴罩子,這一走起路來,仿佛母豬一般的亂晃著她的那一對大乃子,引得她的兩個大乃頭也冒出來,頂得衣服上有明顯的兩個凸點。

    王富貴見了一皺眉,他拉著田秀花到了一旁,小聲的訓斥著:“狗日的,你咋這么臊咧?里邊也不戴個罩子,你這不是明顯給龙小寶這狗日的看咧?”

    田秀花聽了咯咯的笑作一團,伸手摸了把王富貴的裤擋:“狗日的,就你稀罕你的老娘們,人家年輕小伙子能看得上你婆娘?”

    “這可說不準,俺看龙小寶這狗日的眼睛里仿佛楔进去個木橛子,都 。拔不出來咧!”王富貴哼哼著,但卻沒有一點辦法。他只能寄希望于龙小寶是個瓜娃子,看不透自己婆娘衣服里邊的玄機。

    “嬸子,這么晚了還來打擾你,實在是不好意思咧!”龙小寶見王富貴拉著田秀花在一旁嘀嘀咕咕半天,他心里也犯了嘀咕:“是不是天太晚了,田秀花這狗日的不待見自己?”

    “小寶兄弟,你想得太多了,你嬸子可是個熱心茬的人,你能來,她高興著咧!”王富貴急忙打圓場,隨后他沖著田秀花說道,“今天晚上俺得和小寶兄弟好好的喝幾杯,你去準備幾個好菜,再弄瓶好酒!”

    “嬸子,菜隨意弄,只是這酒別弄二鍋頭了,弄點好的,這二鍋頭上頭!”龙小寶生怕田秀花為了圖省錢,再把灌王大孬和馬紅軍的孬酒給自己弄出來喝。

    田秀花聽了抿嘴一笑:“你個狗日的,鬼心眼子還真不少,你放心吧,嬸子給你拿好酒,保準上不了頭,滋溜一杯下肚,保證你舒舒服服的賽過天上的神仙!”田秀花說完,趁著王富貴沒注意自己,還朝著龙小寶拋了個嬌媚的眼神。

    龙小寶假裝沒看到田秀花撩撥得眼神,趕紧把腦袋低了下來。他心里暗自罵:“這老娘們,發臊也不講究個時間和地點,這場合發臊,被王富貴給逮住,自己可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王富貴拉著龙小寶在堂屋嘮嗑等著。田秀花今天還真下功夫了,她到灶房里生起火,不大一會功夫,就端上來三盤菜。一盤黄澄澄的炒鸡蛋,一盤酸爽可口的醋溜土豆絲,還有一盤是炒得火候剛剛好的花生米,咬一粒在嘴里,噶巴巴的響,而且還咸香可口。

    “你們先吃著喝著,俺咱給你們弄個葷菜!”田秀花彎著腰把菜給擺好。也不知道是她有意還是無意的,她彎腰領口沖著龙小寶。龙小寶只需眼睛往下一瞟,就能看到田秀花那耷拉搖晃的大乃子。乃子上還有一道道的紅印子,準是剛才自己和她弄得時候,指甲留在上邊的。

    “嬸子,別麻煩了,就這幾個菜就中,豐盛著咧!”龙小寶有點過意不去,這大晚上麻煩人家下灶房炒菜,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不麻煩咧,小寶兄弟,這葷菜時小賣鋪里縣城的,俺只需要給切點姜絲蔥絲給拌下就好咧!”田秀花搖著大腚從龙小寶的身旁經過,手指不著痕跡的在龙小寶的后背上輕輕的滑過。

    “趕紧弄瓶酒來,俺們先喝著!”王富貴扔了一顆花生米到嘴里,嘎巴嘎巴的嚼著,有些含糊不清的說道。

    “來了,來了,你看看這酒咋樣,零賣三十塊一瓶咧!”田秀花手腳麻利的拎過來一瓶酒,放到了王富貴的跟前。

    “嗯,不錯,這酒不錯,來,給小寶兄弟滿一杯!”王富貴打開酒瓶蓋子,然后把酒瓶子遞給了田秀花。田秀花溫順得仿佛一只小貓款款的朝著龙小寶走來,彎下腰,就往龙小寶的酒杯里倒酒。她的那兩只大乃子在衣服里晃荡著,晃荡得龙小寶未喝酒就已經有些暈乎乎的醉意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