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77章 深夜尖叫

    +

    龙小寶剛才和黄桂芝弄了一炮,現在身子骨還仿佛缺鈣一般,软得厲害。雖然被田秀花不停得撩撥,可龙小寶就是提不起來興趣。這個時候,田秀花已經把手伸到了他的裤檔里。當她用手撈到龙小寶的那玩意,發現疲沓沓的沒有一點动靜。田秀花有些失望的把龙小寶的寶貝掏了出來,來回的搖晃著問:“小寶兄弟,該不會你這玩意又不管用了吧?”

    “狗日的,你說啥咧?老子這東西現在掛上個十來斤重的東西都沒問題!”龙小寶一聽就有些惱了。龙王莊這個地方邪得很,說啥應啥。“快點往地上吐吐沫!”龙小寶不依的按著田秀花的腦袋往下按。

    “狗日的,吐你一鸡吧!”田秀花并不急,她笑嘻嘻的低著頭一口吐沫正吐在龙小寶的那玩意上。眼看著吐沫順著龙小寶的那玩意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田秀花伸手攥住,上下的捋动著,由于有吐沫在中間润滑著,再加上田秀花那技巧十足的动作。龙小寶那玩意撲棱的就起來了。

    “嘻嘻,看來不是剛才嬸子想得那樣,可惜啊,還不夠咧!”田秀花說完,張嘴又把龙小寶的大玩意給吞进到口中。田秀花不是科班出身,論吞吃男人這玩意的功夫,她和黄桂芝比起來就好像是王太太遇到了汪太太,差得可不是一點半點。但田秀花夠野蠻,放得開。她吞起龙小寶的這玩意仿佛吸溜面條一般,靈巧的舌轉著圈變著花樣的缠來缠去。時不時的因為技巧不夠嫻熟,牙齒還掛上那么一下兩下。可就是這種感覺反而給了龙小寶不一樣的*感。

    “狗日的臊貨,既然你想吃,那就吃個夠!”龙小寶按著田秀花的腦瓜子,使勁的往下一用力。隨即就見田秀花嗚嗚嗚的捶打著龙小寶。她拼命的掙扎著,舌往外頂著龙小寶那作惡的大玩意。好不容易吐了出來,引得田秀花一陣陣的咳嗽:“狗日的,你想把你嬸子給嗆死啊,嬸子都被你弄得翻白眼了!”

    田秀花數落著龙小寶,隨即她把裤子往下一扒,沖著龙小寶拋了個媚眼:“快點,伺候伺候嬸子!”

    “狗日的臊貨,今天要是不喂飽這個娘們,估計自己走不了了!”龙小寶沒辦法,只得上前,兩手掰著田秀花有些發虛發胖的大腚,用力的往外掰。知道那一條水淋淋的縫被掰裂開成一個橢圓形的洞。隨即他毫不客氣的捅了进去。

    田秀花的那里確實太松了,可能是上了年紀的原因。黄桂芝都生了三個娃了,那里依然紧得仿佛用橡皮筋繃著一般。這樣反而好,龙小寶弄了好長一陣,把田秀花都送上天兩次了。可依然沒有繳枪投降的跡象。田秀花有些受不了了:“小寶,你狗日的咋還沒出來,趕紧出來,嬸子的腚溝都快被你干穿了!”

    “嬸子,你這里松得仿佛棉裤腰

    ,死活出不來咧!”龙小寶停止了动作,擦了擦腦門上的汗珠子。

    “這可咋弄咧?”田秀花也知道自己那里確實不紧了,“要不這樣吧,嬸子這里紧,還沒被人进去過,要不你試試!”田秀花猛然想起了自己的一個地方,從小到大就沒人进去過。可自己卻聽說,這里也能被男人玩咧。就是第一次不習慣,有些疼。

    龙小寶一聽心里暗自高興。能讓女人主动提出來弄這個地方,可真的實屬不易。龙小寶沾著田秀花那里流出來的東西润了润她那個地方,然后慢慢的往里捅。

    “停,停下,快停下,這里不能捅,不能捅啊,疼,嬸子不干了,你放了嬸子吧!”還沒剛进去一點,田秀花就殺豬一般的叫了起來。

    “嬸子,你別喊,當心被人給聽見!”龙小寶趕紧用手捂住了田秀花的嘴,然后腰一用力,就噗嗤进去了大半截。

    “嗚嗚嗚嗚嗚,裂開了,身子裂開兩瓣了!”田秀花疼得淚流滿面。龙小寶對田秀花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的心,在田秀花面前,龙小寶覺得自己就是一只兇狠的野兽,眼前的這個女人要的不是懦弱而是征服。別看她現在哭得嗷嗷叫,其實心里渴望著咧。

    龙小寶并不說話,而是又鼓足勁用力的往里捅,這下終于捅到底了。田秀花眼前一黑,忽然就暈倒了,她整個身子出溜在地上。龙小寶趁勢就壓在了她的身上……

    “唰!”天上一道閃電仿佛發狂的蛇一般劃過沉悶的夜空。“轟隆!”隨后一聲悶雷打破夜的寧靜。在這雷電交加的小胡同里,龙小寶骑在田秀花的身上縱橫的驰騁著。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有人高聲的叫道:“快來人啊,不好了,趙老四逃跑了!”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