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75章 好事多磨咧

    +

    黄桂芝的腿仿佛得了小兒麻痹一般,兩腿綿得沒有一點力氣,仿佛在太阳底下暴曬過的面條一般。龙小寶幾乎是半拖著黄桂芝來到了村部。龙小寶沒有冒然的进去,他先勾著腦袋往村部瞅了瞅情況。只見村長王富貴正背著手來回的直溜達,旁邊的桌子上趴著王大孬和馬紅軍兩個人。兩個人鼾聲如雷,看樣子王富貴已經把這兩個家伙給灌趴下了。

    “事情辦妥了,你跟俺进來!”龙小寶沖著黄桂芝擺了擺手,隨即他又板著臉警告的說,“記住,見了村長少說話,你要知道他是一名村干部,收禮這叫賄賂干部,被人發現了弄不好就要下大牢,所以你見了村長以后,不該說的話不說,該說得話少說,聽明白了嗎?”

    黄桂芝一個婦道人家,再加上又不太經常拋頭露面,所以被龙小寶這一番話一說,心里更加的沒底氣了。她怯怯的說:“要不,俺不进去了,你去把俺男人放出來就行!”

    龙小寶琢磨了下,覺得這個法子不錯。“那中,你先找個旮旯藏好,別被人給發現了,俺去去就回!”

    “小寶,全指望你了!”黄桂芝突然撲到龙小寶的壞里,撅著嘴如鸡叨米一般在龙小寶的臉上瘋狂的親吻著,“等事情辦成了,有機會俺還讓你走俺的后門!”黄桂芝說完,不自然的扭动著大腚躲到了一個黑旮旯里。只是兩只帶著濃烈期盼的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光。

    龙小寶見黄桂芝這樣,心里自覺得有些心虛:“狗日的,這事情傷天害理咧!這貪官也不是那么好當的!”龙小寶心情很復雜。他略微平靜平靜有些亂了的心,然后就进了村部的院子。

    王富貴急得仿佛洞房花燭夜,啥也不懂的年輕娃子一般,焦急的等著新娘子岔開腿給他日。猛然他聽到腳步聲,嚇得一哆嗦,趕紧跨坐在桌子旁,腦袋一歪,裝作喝醉了一般。龙小寶見王富貴這么麻溜的动作,心里暗笑:“這狗日的,倒也機靈,紅臉漢子扮關公——裝起來真像那么一回事!”

    “村長,是俺,小寶!”龙小寶走到王富貴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嚇死老子,你也不事先咳嗽一聲!”王富貴驚魂未定的擦著腦門上的汗珠子。

    “村長你也有怕的時候啊?”龙小寶嘿嘿笑著。

    “狗日的,這事要是讓鄉里的人知道了,俺這個村長一準是‘老光棍天黑鉆被窩——準玩完蛋!’”王富貴這一句俏皮話,逗得龙小寶嘎嘎的笑個不停。

    “笑個鸡吧咧!快點辦事啊,咱們這事就是讓馬建国這狗日的知道了,那也夠咱倆喝一壺的!”王富貴紧張的又朝著村部外邊瞅了瞅。

    龙小寶見王富貴嚇成這樣,趕紧止住了笑:“你放心吧,村長,這事保證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露不了馬腳!”龙小寶說話的功夫,就在王大孬和馬紅軍的身上摸來摸去的。

    “你狗日的摸啥咧?”王富貴一皺眉。

    “摸鑰匙咧!”龙小寶應了一聲,手卻沒有停。

    “早給你準備好了!”王富貴從兜里掏出一把鑰匙塞到了龙小寶的手里。

    龙小寶嘿嘿一笑,拿起鑰匙“咔吧”一聲就把門給打開了。小黑屋很黑,沒有一絲光亮。王富貴捏亮了放在桌子上的手電筒也跟著进來了。在小黑屋里一照,發現趙老四這貨正蜷缩在墻角,睡得呼嚕震天響。

    “這狗日的,心眼倒是夠大,都這時候了,也能睡得著!”王富貴把手電筒塞到了龙小寶的手中,隨即找了個借口就溜到村部會議室躲去了。這個時候,他覺得還是不露面的好。

    &nbsp

    ;  “四哥,四哥,醒醒!”龙小寶用腳踢了踢趙老四。把睡得正香的趙老四給弄醒了。趙老四正做夢她媳婦給剛滿月的胖小子喂乃呢,哪知道卻被人給驚醒了。他自然氣不打一处來,還沒看清楚對面站的是睡,張口就罵了起來:“妈了個逼的,誰打擾老子的好夢了?”

    龙小寶一聽趙老四嘴里罵罵咧咧的,有心想發火踹他幾腳,但他最終還是壓下了火:“四哥,俺是小寶,你小點聲,俺來放你出去!”

    趙老四聽了,揉了揉眼睛,避開龙小寶手電筒照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問:“啥?你放俺出去?”

    “是的,抓紧時間趕紧走,再晚就走不了了!”龙小寶扭著脖子又往外瞅了瞅。

    “那可不是,啥話都別說了,桂枝嫂在外邊等著你咧!你們趕紧遠走高飛,先去外邊躲躲風頭!啥時候生了胖小子了,你們再回來!”龙小寶說完就把趙老四去地上拽了起來。

    趙老四喜出望外,麻溜的站起來,連謝字都沒說,鞋都沒顧得上提,悶頭就往外竄。他一邊竄一邊嘴里喃喃的念叨著:“麻痹的,天無絕人之路,好事多磨咧!好事多磨咧!”他剛竄出村部的院子,就見一個女人猛的撲到在他的懷里……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