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74章 瘋狂得如同獸

    +

    黄桂芝從來沒有体驗過這種事情,她屙屎的地方仿佛塞进去半截木樁子,這稍微一动就堵得慌,稍微的一晃荡就感到火燎一般的疼。以前她當小姐的時候,有顧客也這樣要求過自己。可她從來都不答應人家走她的后門。她聽說,如果走后門走得多了,容易得艾滋病咧。艾滋病是啥東西?得了花多少錢都治不好,只有死路一條。

    至于這種說法是否科學,黄桂芝不知道。但她身旁有姐妹玩過這種花樣,也沒見得啥艾滋病,照樣活得好好的。雖然婦科病不少,但這是她們從事這一行的職業病,沒啥大驚小怪的。她當年也沒少得這種婦科病,一開始是下邊老留白花花的仿佛帶子一般的東西,而且還有些紅腫潰爛。去醫院看了婦科,婦科的大夫告訴她這是婦科炎癥,吃些消炎药,輸點液体就好了。

    到最后,她發現自己哪里潰爛越來越嚴重了,上邊還出了不少鸡皮疙瘩一般的小紅點,搔氧得厲害。后來大夫確診說著是臟病,不太好治。在這以后,就遇到了趙老四。趙老四把打工積攢的那點家當都給她用來看病了,終于才把自己的臟病給看好。

    今天這一被龙小寶用他的那大驢玩意給堵上,她頓時就覺得仿佛回到了從前。回到了自己接客的年代,只是客人沒往自己的哪里捅,而是往自己的菊花深处戳。黄桂芝疼得想大叫,但她又怕被人給聽見。她只得從樹上拽起一團團的樹葉,仿佛牲口吃草一般的塞到了嘴里。發出嗚嗚嗚的叫聲。

    龙小寶不知道從何時起迷上了這種姿勢,記得第一次的時候是和姜小娥這般,后來就是和荷花弄過。這種感覺能讓他感到超級的興奮。這和捅女人的桃花源是兩種概念。這是一種完全的征服,看著身下的女人在瘋

    狂的扭动,看著身下的女人因為疼痛而歪曲的臉。他就有一種無與伦比的自豪。這是全天下每一個男人都有的一種心理畸形。雖然很多人平日里并不表現出來,可這種東西卻仿佛潛伏在每一個男人心中最深处的兽,一旦遇到合適的時機和土壤,它就會萌动进而爆發。

    黄桂芝在龙小寶如此激烈的撞擊下,早就失去了思考能力,也沒有了力氣叫。她只是劇烈的扭动著大腚,有意識的一夹一夹的,好使龙小寶趕紧出來完事。可龙小寶仿佛吃了进口的药一般,只見他瘋狂的进进出出,不見他有絲毫要繳枪的跡象。“這一輩子能遇到這種生猛的男人,恐怕是女人的福氣也是女人的罪過。這一個女人根本滿足不了如同野兽一樣強壯和瘋狂的龙小寶!也許要三四個女人才行!”黄桂芝突然頭高高的昂起,脖子上的青筋仿佛要撑破血管蹦跳出來一般。她嗚嗚嗚的嗚咽著,仿佛暢快涌出的泉水突然被堵上了泉眼一般,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

    “啊,啊,啊,不行了,俺大小便管不住了,前后一起出來了啊!”黄桂芝的身子猛然的往上一仰,隨即又重重的趴伏在樹上。樹枝刮破她露在外邊的乃子,但她卻沒有一點的直覺。那種前后一起出來的感覺,讓她有了一種徹底死亡的感覺。這個時候,夜空突然刮起了一陣風,清風拂面,撩撥著她的頭發,讓她逐漸的清醒了過來。她艱難的翻轉過來身子,看著扶著樹不斷喘氣的龙小寶,嬌羞的笑罵道:“狗日的,花樣還真不少,看把嫂子給折騰得,都尿裤屙裤了!”

    龙小寶低頭看了看,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嫂子,時間不早了,俺怕王富貴這狗日的在等急了,咱們趕紧去吧!先把你男人撈出來要紧!”

    “你個沒良心的貨,你把嫂子都折騰成這樣了,嫂子連穿衣的勁都沒了,你讓俺咋去?”黄桂芝小女人一般的撒嬌著,她故意的張開胳膊,讓龙小寶幫自己穿。龙小寶欣然接受了,當然在穿衣服的過程中,龙小寶的手腳不老實的在黄桂芝的身旁游走著。引得黄桂芝又是一頓的喘,差點梅開二度。

    “這讓俺咋見人咧,都弄成這樣了!”黄桂芝用手揪著她的裤子,前邊和后邊都是一片片的污漬。這讓她有點為難了,“這要是讓她男人看出來端倪,估計這事就鬧大發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這事你自己想辦法,先給俺來!”龙小寶感覺到時間確實夠晚了,他生怕再出啥變故,于是就拉著黄桂芝的手往村部急匆匆的趕去…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