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5章 大侄子,你是實力派

    龙老蔫走后,龙小寶仿佛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著腦袋回到了屋里。將軍不知道自己的主人為啥會這樣,撒嬌一般的搖著尾巴圍著龙小寶來回的轉。龙小寶飛起一腳,正踢在將軍的肚子上,踢得將軍夹著尾巴嗷嗷叫的跑了。

    “狗日的,不就考上個破   大學嗎?有啥了不起的!”龙小寶連鞋都沒脱,就躺下了,用被子蒙著頭。這馬小妮考上了大學,將來肯定在大城市工作,結婚生孩子,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再來龙王莊了。想想馬小妮這么水靈的閨女,將來要被其他男人給日了,龙小寶就難受。

    “日就日了,女人天生就是被人日的,誰日不是日?”龙小寶努力的使自己的心平復下來,回想回想剛才田秀花白花花的身子,龙小寶突然感覺好多了,“要論女人夠味,還就得田秀花這樣的女人!馬小妮那小身板估計被自己弄一次,就得三天下不來床。看馬小妮那小身板,細胳膊細腿,病怏怏的,要屁/股沒屁/股,要乃子沒乃子,就是娶回家,也生不出兒子來!”

    就這樣一想,龙小寶的心情就又好多了。嘴里還哼哼唧唧的唱上了:“妹妹你躺炕頭,哥哥握妹手,恩恩爱爱,炕頭樂悠悠!”不知不覺龙小寶睡了過去,等一睜眼才發現,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這晚上和早上的飯都沒吃,龙小寶早就餓得頭昏眼花。

    “干爹和干娘這是咋了,怎么兩頓都沒給我送飯咧?”龙小寶皺著眉頭覺得有點不對勁,“就剛才下的這點雨,隔不住人啊!”思來想去的,龙小寶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于是鎖了小木屋,龙小寶就急匆匆的往家趕。

    當到了家,他才發現大門上鎖了。拍了兩聲,里邊沒有應。正在這個時候,隔壁吳婆拄著拐棍顫巍巍   。的出來了。吳婆今年都八十歲的人了,小腳三寸長,滿嘴的牙都掉完了。但眼神還挺好,瞅見是龙小寶,吳婆就說:“小寶啊,別敲了,你干爹和干娘不在家!你弟弟小貝生病了,你干爹和干娘帶著小貝去鄉醫院看病了!”

    由于吳婆說話滿嘴跑風,龙小寶聽了半天才搞明白。原來自己的弟弟小貝昨天擦黑的時候就發高燒了,老兩口走得急,把給龙小寶送飯的這檔子事給忘記了。龙小寶聽了心里也是不安,再怎么說也是自己的弟弟咧,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感情比外人要強上百倍。龙小寶有心去鄉醫院找干爹干娘去,但肚子餓得實在受不了,于是他就翻墻頭进了家,在廚房里尋摸了點吃得。匆匆吃過后,龙小寶剛想去鄉醫院,就見干爹和干娘帶著小貝回來了。

    “干爹干娘,小貝這是咋了,不礙事吧!”龙小寶滿臉的焦慮和擔憂。

    “不礙事,燒退了!“見龙小寶如此在意他弟弟,老兩口別提多高興了。不管有沒有血緣關系,老兩口都希望他們兄弟倆能比親哥倆還親。

    “哥,吃糖!”不到五歲的小貝眨著黑眼珠,把沾滿吐沫的棒/棒糖從嘴里拔出來,然后親熱的往龙小寶嘴里送。小貝這一舉动,害得龙小寶差點眼淚掉下來。

    “這是啥棒/棒糖?一吃就掉顏色,你看你舌頭都變成綠色了!”龙小寶接過小貝遞過來的棒棒糖,隨手給扔了。然后抱著小貝就往村長王富貴家的小賣鋪走去,“走,哥帶你去買好糖吃!”

    抱著小貝來到王富貴家的小賣鋪,只見田秀花正躺在躺椅上,手搖著蒲扇瞇縫著眼睛打睹。田秀花嫌戴罩子太勒得晃,又不出門,所以只在外邊穿了個汗衫。所以那一對大乃子顯得格外的顯眼,隔著薄薄的汗衫,都能清晰得看到那兩顆碩大的乃頭。下邊穿了一條薄薄的“的確良”的大裤/衩子,露出兩截白花花的腿。看得龙小寶心頭火熱。

    聽到腳步聲,田秀花睜開眼睛。見是龙小寶來了,大大的眼睛里帶著無限的驚喜。

    “喲,這不是小寶嗎,咋有空來我這里了!”田秀花邊說著話,邊往外瞅,外邊沒有人。田秀花的臉突然羞紅了。

    “嬸子,有好糖沒,買點糖!”龙小寶從兜里摸出五塊錢。

    “俺要帶棒/棒的糖,有棒/棒的糖才好吃!”小貝的病還沒好利索,一邊用胳膊揩著鼻涕,一邊童聲童氣撒嬌。

    田秀花把五塊錢往龙小寶手里一塞,隨即給小貝拿了兩個著名牌子的棒/棒糖。小貝樂滋滋的剝了糖紙,吃了起來。

    “哥,俺還要氣球!”小貝又指著那貨柜上吹得圓圓的氣球說。

    “嬸子,這不合適,你這東西都是有本錢的!”龙小寶見田秀花又爽快的給小貝拿了兩個氣球,有些不好意思。

    “啥本錢不本錢的,大侄子你都把你的大本錢都給嬸子嘗了,嬸子不該還點本錢啊!”田秀花說著話,偷偷的摸了下龙小寶的裤/裆。

    “小寶,你跟嬸子到里屋來一下,嬸子有話對你說!”感覺到龙小寶雄厚的本錢,田秀花的眼睛越發的迷離起來。拽著龙小寶就往里屋拽。

    “小貝,別亂跑,就在這屋玩,等會哥給你買好吃的!”龙小寶知道田秀花想弄那事了,自然是十分的樂意,叮囑了小貝幾句。就跟著田秀花來到了里屋。

    “小寶啊,可想死嬸子了!小寶,快點給嬸子,快點,嬸子要你還本錢!”田秀花說著話的功夫,就把利索的褪下裤子,搖晃著磨盤大的腚,顯然是急不可耐了。

    “唔唔唔唔!嬸子舒服死了!大侄子,你真是實力雄厚啊!這下嬸子可是賺大發了,連本帶利都收回來了!啊,啊,啊,戳到嬸子的心窩里了啊!”田秀花嘴咬著被子,鼻子里哼出了哭腔。她的身子劇烈的扭动著,那盤在腦后的頭發也在劇烈晃动的過程中散亂開來,伴著咯吱咯吱的大床,盡情的飛舞著…….



澳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