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64章 循循誘惑干不干

    +

    王富貴一进屋,就感覺屋里的味道不對。他仿佛狗一般的抽著鼻子,這里聞聞,那里聞聞。“不對勁啊,這屋里一股啥味?咋這么臊咧?”

    田秀花正準備出門,見王富貴這樣,她立刻就耷拉下臉,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罵道:“狗日的,一大早你抽啥瘋咧?自己造出來的味道,難道去茅廁里聞會屎味就忘了?”田秀花說完,用手狠狠的掐了下王富貴的胳膊。王富貴疼得擠眉弄眼的,仿佛戲臺上唱猴戲扮演的孫悟空做鬼臉一般,讓人看了滑稽可笑。

    “嬸子,俺找村長有正事商量咧!你要是沒事的話,能不能先出去?”眼見著田秀花糾缠著不走,龙小寶趕紧上前解圍。

    田秀花聽了一愣,隨即沖著龙小寶罵道:“你們能有啥正經事,芝麻粒的小官,弄得跟国家主席处理国家大事一般!”田秀花狠狠的用眼睛剜了龙小寶一眼,嘴角掛出一絲得意而俏皮的笑。趁著王富貴沒注意自己的功夫,田秀花微微的撅起嘴,開合著嘴不發聲的說道:“小寶啊,你狗日的日得嬸子真舒服!”

    田秀花說完就扭頭出去了。眼看著天不早了,村里家家戶戶的灶房里都冒著煙,是做早飯的時候了。田秀花洗漱完畢后,就在灶房里叮叮當當的忙活了起來。由于剛才被龙小寶給弄得舒服得要死,所以她做起飯來也格外的痛快,仍不住的她還唱起了小曲,咿咿呀呀的聽不清楚。

    “小寶啊,你別和你嬸子介意,這個娘們就是個神經病!”王富貴扔給龙小寶一支煙,隨即他就問龙小寶,“你到底找俺有啥事?”

    龙小寶故作神秘的往院子里瞅了瞅,隨即壓低聲音說道:“村長,有一個發財的機會,就是不知道你敢干不干?”

    “啥發財機會?犯法不?”王富貴的眼睛亮了下。

    “不犯法,還能行善!”龙小寶眼珠子滴溜亂轉,一步一步诱導著王富貴。

    “哦?那你說來聽聽!你不知道啊,你叔現在就缺錢啊!”龙小寶的這一番話正說到王富貴的心坎上,這些天他一直在發愁錢的事。現在被龙小寶這么一說,王富貴哪里會不动心?

    龙小寶一見鋪墊個差不多了,眼下時機成熟了。龙小寶壓低聲音說:“趙老四的婆娘黄桂枝昨天晚上找俺去了,哭著求著非讓俺放了她男人!”

    “啥!你狗日的答應了?這可不行!”王富貴聽了,一拍桌子,登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龙小寶被王富貴這一拍桌子給嚇了一大跳,他心里暗罵但臉上依然帶著笑:“哪能答應呢?再說了,俺在村里也是個芝麻粒大小的官,這事俺哪能說辦就辦咧!要辦還得村長你啊!”

    “俺也不行咧!現在可是抓典型,絕對不能手软,要不然兩個月后鄉里工作組檢查,咱們可都得吃不了兜著走!”看樣子王富貴是吃了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

    “哎,那算了,本來俺還準備讓村長你發筆小財呢!既然這樣,那俺就不說了!”龙小寶佯裝站起來就往門外走。他前腳剛邁過去門檻,就聽見王富貴在身后喊:“狗日的,你咋說了半截話又咽了回去了?到底咋發財,你還沒給俺說清楚咧!”

    “魚上鉤了!”龙小寶暗自冷笑,他隨即轉過身來說,“黄桂枝說了七八千的罰款她交不起。俺套她的話,她給俺說東拼西湊才能湊兩千塊錢!俺尋思著,趙老四他們根本就是個窮鬼,咱們就是逼死他們也榨不出二兩油來,這兩千塊錢就是交給鄉里也得受批評,還不如讓她把錢私自給你,你高抬貴手,放他們一馬!”

    &nb 。sp; “這個?”王富貴聽了心里一动,覺得這個辦法可行,是個發財的好辦法。只是還有個支書馬建国,這事可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的。王富貴為難了,他和馬建国一向不和。馬建国的脾氣他也清楚,如果給他說,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這事要是讓上邊給知道了,那可不得了!”王富貴又點著了一根煙,狠命的抽一口,隨著從鼻孔里冒出兩道濃重的煙霧,他的眉頭皺在了一起。

    “這事俺都替你相好了,只要你按照俺說得法子辦,俺保證萬無一失!”龙小寶把嘴貼在王富貴的耳朵旁嘀嘀咕咕耳語了一陣。王富貴聽了,又仔細的琢磨了一遍,當即一拍桌子:“好主意咧!這個法子可行!小寶,你只要能把這事給辦成,俺虧待不了你!”王富貴說完,當即抓起桌上放著的那盒十渠強自塞到了龙小寶手里,“這煙你先拿去抽,啥時候沒有啥時候來拿!”

    “這么說你同意了?”龙小寶按捺不住內心的狂喜,不敢相信的問。

    “同意了,只不過這事得做得逼真點,要是被他們給看穿了,那咱們的麻煩可就大了!”王富貴點了點頭,隨即又覺得心里沒了底氣。

    “你放心,這事準能辦得漂亮!”龙小寶說完,嘿嘿的笑了起來。王富貴見龙小寶都這樣表態了,自然也是心花怒放。這兩個人,一老一小,仿佛老狐貍和小狐貍一般,一個個聳著肩膀笑個沒完……



澳洲快乐时时彩